记一次在公交车上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六日】自从开始劝三退以后,凡我所遇见的同学,我都把他们救了下来。前几天我想过,同学也是缘份化来的,请师尊加持,请把与我有缘的同学领到我身边来,我要救度他们,一个我都不会落下。

九月十七日上街回来,上公交车看见了一位自从毕业后从未见面的老同学,我边和他打招呼,边对他发正念。这天,我的同学还带着他的妻子,好,又多了一个!我对着全车人发着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共产邪灵因素和彻底清除阻碍他们退出邪党组织的一切邪恶因素。

车还没有开,我问邻座五十多岁的人:“大哥,你念多少年书?”他说:“我念二、三年级。”我说:“你戴过红领巾吧?”他说:“戴过。”我开始向他讲真相,我的声音很大。我想让我的同学和我周围的人都听到。有人问我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说:“那是假的。我们打个比方:我是法轮功,你是老百姓,我又指着同学的妻子,她是江泽民。我法轮功学真善忍做好人,他江泽民想迫害法轮功,诬陷法轮功,你说他能说好话吗?你老百姓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他就借着电视媒体把不学法轮功的人花钱雇来,演戏一样搬上了银幕。”

我又说:“法轮大法传播到八十多个国家,唯独我们中国受到镇压,那些个国家都拥护。还有,共产党洗脑转化不成,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些都是共产党和江泽民合伙干的,牟取暴利,挣黑心钱,这是天理不容的事情,会遭天谴的!善恶到头终有报,人不治,天治,所以明白的人都退出邪党组织,不做中共的陪葬品。中共是苏联传来的,苏联共产党都解体好几年了,东欧十几个国家不也解体了吗?!现在退出中共的都已经二千五百多万了,一天退出三四万人呢!中共不也正在解体吗?所以我劝大家退党保命,有个美好的未来,用真名、小名、化名都行。”

大家议论纷纷。有的人说:“退那么多人了?”也有的说:“现在共产党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本村的三大爷说:“是啊,共产党现在也挺好的,现在种地不交农业税。”我接着说:“又给直补金,那你们看看这钱不还都是咱们老百姓的吗?不说别的,机动车上税,就单说这摩托车上税,什么落籍、驾驶证,就六、七百元,还有年年复检一百多元。否则抓住一次罚两千元,还有不戴头盔也罚款。”

邻座直点头。我坐在中间,三大爷在前排。我又大声说:“三大爷,我们是一牙屯的,外屯人不认识我,你说我们学真善忍的好不好?”他说:“你倒是好人,我是说上边学法轮功的闹事。”我说:“上边法轮功也都是学真善忍的。说真话,办真事,说一不二,忠诚老实,善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万事都忍耐,与人发生矛盾,不和人一样计较,为别人着想,不让人生气。你们说,这样的人好不好?”三大爷说好,别人也有说好的。

我说:“再问你们一个问题,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器官。你们是同情法轮功,觉得残忍,还是觉得迫害应该。我给你们一个选择未来的机会。觉得迫害残忍,同情法轮功的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觉得迫害应该的,没有好的未来。我说的都是真的。”有的说:“不学法轮功能活摘器官吗?把尸体扔進炼人炉。”那个抱小孩的女人说:“信啥,别信太痴迷,信的太痴迷就不正常了。”

我说:“神讲心诚则灵,信仰什么都得真信。我没学法前什么病都有,什么心、肝、肺哪个零件都有毛病。特别是我坐月子胳膊受风,严重时拿筷子吃饭都费劲。炼功第二天胳膊肘子嗖嗖往出冒凉风。炼完功,胳膊肘子好了,大病初愈的感觉真好。半个月之内,我什么病都一扫而光。整整十年了我没吃过一片药。(二零零一年正月我去北京证实法,劳教时出现病业状态,吃过药,是伟大慈悲的师尊,让我监外执行。回家后也是这种症状吃过几天。)还有很多得过癌症的人,医院都判了死刑,诚心学炼法轮功都炼好了。”

车开了,我想,中途有下车的,车停的时间长一些,我讲真相大家听的清楚一些,一会儿,车到大队了,停有二十来分钟,这二十来分钟内车里人的话题都集中在法轮功上。有人说:“现在人家不让学,你这么在车里大声的说,不怕有人抓你吗?”我说:“它凭啥抓我,谁敢抓我,我学真善忍的,说的都是真话,我这是为大家好。”三大爷说:“这要是毛泽东活着,就得说你是反革命。”

我说:“毛泽东也害人不浅哪!共产党从打土豪、分田地到文化大革命,从三反五反到左倾右倾,五八年大跃進,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六四大学生请愿,还不算迫害死法轮功,害死八千万中国同胞。”有不少人说:“是啊,真死了那么多人”。三大爷又说:“你不学法,你家的地能被缴上去吗?”

我说:“是,就因为我上北京天安门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就把我家五亩半地给缴上去了,被卖出去十年,现在直补金都给了人家,你们说这公平吗?”有人说:“哎呀,给卖十年呢?就因为喊法轮大法好?”我说:“你们别着急,将来他们会加倍偿还的。”三大爷说:“还能给你法轮功平反吗?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我说:“我告诉你们,只要是退党,退团退出少年队,不做共产党的陪葬品,抹去兽的印记,就能看到那一天,而且未来的生活是美好的。”车里的人都沉默了。一会儿,三大爷对身边的人说:“我和她(指着我)是一个屯的”,又大声说:“侄女,你别生气,我寻思我们是一个屯的不见外,我才跟你说这些的。”我大声说,“三大爷,我是学真善忍的,我是不会生气的。我还得谢谢你帮我讲真相的呢!”

我快下车了,我凑到我同学面前说,“老同学请听我良言劝善,为了你美好的未来,把你的少先队员退了吧。”他说:“我不是少先队员。”我对他发正念,笑着说:“别人不知道你戴没戴过红领巾,我还不知道?”他笑着说:“退了退了!”我对他妻子说:“你也退了吧。”她笑着点点头。

我又指着邻座的,你也退了吧!她笑着说:“退!退!”我说:“你贵姓?”她说:“姓王,你说这么多话你不累吗?”我笑着说:“不累,你们都退了,我比什么都高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她使劲点点头。

到站了,我走到抱小孩的女人身边说:“你也退了吧?”她很坚定的说:“退!退!”下车之后,我回头看车,王秋月(化名)隔着车窗正对我笑呢。

过了两天,看见三大爷,我让他把团员也退了。

从邻居到亲戚、朋友,从认识到不认识,我讲真相也退了不少,但是我觉的这一次值得记录下来,以此鼓起勇气激励自己,为了以后更好、更多的救度众生。写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