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老年大法弟子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九日得法的,修炼九年了,回想真是风风雨雨在魔难中走过来的。

我想起得法一年后,是九八年九月份,我去菜市场买地瓜、买小米,卖饭用。我骑着三轮车在拐弯处被汽车撞了,当时觉的迷迷糊糊的听到“当”的一声,我就摔在地上,感觉三轮车轻轻的压在我身上。我醒过来后看,到三轮车在我身上,司机站在我身边看我死了没有。我赶快叫他把三轮车搬下来。我说:“没事儿。”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全身没有一点疼痛。

司机一看我没事,就发火了,说:你看我的汽车被你碰了一个大坑。我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如果不是大法师父在保护我就死在这里了。你花几十万,我家里人也不会放过你的。”我还说:“法轮大法弟子不会给你找麻烦的。”车里坐的人下来说:“咱们走吧。”我们单位一个同事看见了,把车号给记下来了。

我骑着三轮车买了三百斤地瓜回家了,对家里人说我被汽车撞了,没事。我儿子要去公安局,要他们找车主。我说没有什么事,别给人家找麻烦。下午我还照常去卖饭。到了当天夜里睡觉时,脱衣服看见肩膀下十几公分地方,有一个大坑,皮肤变的黑不黑,黄不黄的,很吓人。我也没有叫老伴看,怕他给人家找麻烦。我就睡觉了,躺下一点不能动了,疼的很厉害,自己委屈的发出声音时,听到骨头咯咯的响。忽然想到是师父在给我接骨。我感激的哭了。七天后那个坑平了,全好了,一直没有影响我卖饭。师父给我了第二条生命。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党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这时我想上北京上访,几次都没有去成,我还委屈的哭了。老头还劝说以后再去,但从那时再也没有去成。

我想回农村证实法。有一天孩子不在家,老头去城里喝喜酒,正好是个好机会。我留了个纸条要他们不要等我,今天不回家了。十二点,我没吃饭就提包资料去农村。因为我的两腿都变形的很厉害,走路一拐一拐的很困难,就一点一点的往前移动。走到一里多时,从前面来了五辆警车,响着警笛,我发正念,靠边走,警车过去了。

我顺着路向村庄走去,到了村头我发一念,今天下午能把资料发完。奇迹出现了:我的腿不疼了,走路也快了。我从村西头往东去,挨门挨户的送真相,一会儿从东边来了六辆拉砖的车,我马上前去说:“大兄弟好,你们真是有缘份,你们碰到我真有福份,我给送喜信来了。”后面五个人也到我面前,我给他们一人一份资料。他们同时说谢谢,让我慢走。

我往东传去。有一家狗跑出来叫,我说:别叫,给主人送喜信的。果然它不叫了,围着我转了圈,跑了。从另外一家走出来一个妇女,问我是干什么的,从哪儿来。我说给送喜信的,走着来的。她又问我信从哪里来的,我回答说全国都有。就把资料给了她,她说了声谢谢,就回家了。我又走了不远,一个人向我跑来,我发正念,很平静,也没有害怕。这人对我说给他一份资料,我送给他一份,他就走了。我继续向东走,到了东头来到村委大队部,我就坐在了路边,有一个老头是个干部模样的向我走来,我赶快起来把一份资料送给他看,他接过来就走了。

我走完这个村庄快六点了,手里只剩七份资料了,我想得送完。我往南走去,正好来了七个人,他们刚从地里干活回来,我向前说:“你们真有福份,现在就有七份资料了,每人一份。”他们说:“请慢慢走。”我就这样慢慢走着,到了家已是晚八点了。第二天同修告诉我,村里有人到单位告法轮功的人去他村散发资料。我说没事,我会发正念的。从那天起没有人找过我。

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想我们发出的愿望和想法一定要是正念、神念。

因文化浅薄,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