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怕” 神起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读到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的一句话:“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忽然明白大法弟子的被抓被迫害,从来不是因为他制作或发放了真相材料,或他家里被发现有多少本《九评》,或跟谁讲了什么、做了什么有关大法中的事,而是因为在做这些事中生出的显示心、欢喜心、敷衍心、干事心、怕心等执著心,没有意识到或没有及时清除掉,才招致了邪恶的迫害。

师父说:“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坏人是被层层生命控制的。可是操控人的生命不管层次多高,它对于我们做真相救众生的事都是不敢反对的,原来是这样啊!我顿觉发放真相时那种紧张、压抑的物质一下没有了。感觉我头顶上空至无穷遥远都是空空的,通透的,没有任何物质(障碍),有一种这一切都是归我管的熟悉而又亲切的感觉。

可是一些大法弟子长期以来会形成这样一种认识:做(讲)真相的事就会被迫害,家中有与大法有关的东西就是邪恶迫害的证据,就会加重迫害,不做真相就安全等等,为什么把自己局限在这种常人观念中呢?

我们是在迷中修,迷中世人很难看到事物的本质,人间的理又是反理。另外空间的生命干扰人修炼时,都有世间的假相用来迷惑人。比如撞车取命的例子,如果我们抱怨司机为什么不注意点,后悔自己没有小心点,我们就是在表面空间的假相中纠缠。人的身体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常人忙着处理这个肉身上的东西,却不知道在极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存在,是它发出的这个场。如果再深究下去为什么会有灵体在那儿,就会知道是业力造成的,这就找到了根儿。可迷中的世人往往是费力的摘掉了这边的瘤子,那边又冒出了癌细胞,无可奈何。这是禁锢在常人观念中造成的。当然,常人用常人观念思考,是因为常人只能是常人状态生存,但修炼人不再是常人,是因为我们在不断的放下和超越常人观念,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修上去。

与病业的表现相似,对于在人中修炼的人,旧势力同样会用层层假相来掩盖本质。特别是当它们以去修炼人的执著心为借口时,会把事情变的更加复杂难解。造成一种你只要做大法的事就会被迫害的假相,并且制造众多“事实”,让你相信这是真的,从而产生怕心不敢做证实大法的事,离开法。

其实,执著心的存在是旧势力迫害修炼人的最大借口,是根本原因。放下对人的执著,旧势力就不敢对堂堂正正伟大的神下手。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修炼人不慎被抓时,被发现家里从打印机到各类真相材料应有尽有,却能几天就正念闯出魔掌,解体了迫害;而有的修炼人没做多少证实大法的事,也没什么“证据”落在邪恶手里,却被迫害的很重,甚至很长时间。师父讲:“了却人心恶自败”(《别哀》),我想,师父一直在要求我们透过世间假相看到事物本质。

执著心有时候表现为显示、欢喜、亲情、急躁、应付、怕、妒忌、争斗、证实自己等人心;有时表现为由于悟法跟不上形成的不正的观念。比如有的人觉的:我做了这么大的事,邪恶可不会善罢甘休,或者要不花钱找人,邪恶可不会放人,或者他岁数大了不会把他怎么样,等等。

而怕心也不是单一的,它往往夹杂着众多人心。我们来解剖一下“怕”。怕家人不理解:实质是怕失去眼前和睦、安逸的生活,怕失去亲人在一起时的热闹气氛,说白了就是要人中的“美好与幸福”;怕承受不住迫害:实际是把自己当作人,而不是救人的神,怕吃苦,贪恋人生,怕失去这个肉身。

还有一种情况,有些修炼人坚持做着证实大法的事,但潜意识中老有一种做大法的事就可能被抓、被迫害的想法,这是因怕而形成的观念。我们从旧宇宙中脱胎而来,也带有“对救人的神迫害是正当的”变异观念,而这恰是师父在这次正法中要改变的。大法弟子今天与正法同在,是在开创历史,去正一切不正的,首先要去掉自己头脑中残存的变异的旧理。

大法弟子应当正气十足:师父所要的,谁都不准动!

记的古人啊以皇帝为最高,天子嘛!他的威严有多高呢?那个无名的传达圣旨的官员,人都不知道他是谁,可是只要他拿出圣旨,高喊一声“圣旨到”,听到的人立刻跪倒叩拜,五体投地,大气不出,无论其官爵多高,声名多显赫,而皇帝却远在千里之外。这只是个比喻。大法弟子就应该有这份正念。

如果因为邪恶制造的恐惧和“怕”而不做大法的事,觉的这样最安全,不会被迫害,实际上已经处于被严重迫害之中了。因为这个特殊的生命正一点点远离这个能救他的法,其代表的宇宙中的众生也正在一点点的崩毁解体,自己正逐渐走向毁灭,最终牵绊他的因素:世中的亲人、朋友也将因为成为毁掉一个修炼人的因素而与邪恶生命一同被销毁。可见这个由复杂的执著心构成的怕足以毁掉一切,它是“死关”嘛。但是只要我们正念正行,按师父说的话去做就能破除它。

从另一方面讲,没有了怕,不等于就可以不顾世间理的去告诉任何人:我就是做真相的,可以不管不顾。这不是正念,这是证实自己,是不负责任。修炼人不在同一境界,我们要考虑别人。神是为着别人的,是不会强加给别人自己的想法的。你做的正,你带的正的场是会改变周围的环境的。

是不是没有了执著心,没有了怕心,就没有邪恶迫害了呢?如果这样想,邪恶生命就会觉的你有求安逸的心,不想被迫害,就又有了管你的理由。

所以我们不要把执著心的去除与邪恶联系起来。我们去掉执著心是返本归真,是要达到新宇宙的标准,是为了救度众生,是正法的需要,是师父的需要,而不是为邪恶而做。邪恶是要被灭尽的低下肮脏的东西,不配装在大法弟子的脑子中空间场内。清除它们是我们的使命。

有的人觉的,我不行,没有正念,或我还没修那么高呢。这种“谦虚”是对师对法信心不够的表现。师父讲过:“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其实迫害之前的老学员我都给你们推到位了,包括后来的新学员,只要正念正行,完全可以保护自己了。只是有的学员就是没有正念,什么都具备了迫害中还用人的思想看问题,还执著一大堆,叫师父怎么办?”(《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师父说我们什么都具备了,我们确信吗?如果我们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会赋予我们那么大的责任吗?古代著名的军师在两军作战时用兵用将都是非常恰当准确的,绝对要人尽其才、物尽其力的。派哪员大将镇守关隘,派哪员大将攻打哪个城池,这员大将都会威武雄壮的大喊一声“得令”,然后立下军令状,完不成任务就请求斩首。如果这个大将率领众士兵出征,没遇到敌人就怕的不行,心里老想着:我完了,我要死了怎么办,我的家人怎么办……那仗还怎么打?

师父已经把宇宙中第一伟大的称号赐给了我们,把宇宙中神圣而又威严的佛法神通赋予了我们,并告诉我们,我们能够救度众生,能够清除邪恶,我们竟“谦虚”(害怕)的说:我还不行。这不是对师父“用兵”的不信任吗?这不是对大法的亵渎吗?发出这种思想的能是那个符合新宇宙标准的“真我”吗?

对师对法不能坚信的人的观念与人心、或旧势力强加的思想,都要解体它。在天上,我们敢于冒着天胆下来是因为我们坚信师父,坚信正法必成,有正信就有正行,我们选择下来了,这是众生得救的最大保障。来在迷茫的人世中,我们更要坚信师父,这是我们能回去、众生能得救的唯一保障啊。师父说我们行,我们就一定行!

把自己当作神,不是把自己想象成神。记的一位开天目的同修从外地来,他说,你以为是我自己来了吗?看,我的整个宇宙都来了!一位同修独自一人在使领馆前炼功,当她生出正念“我不孤单,我可不是一人在这炼功”时,顿觉身体周围浩浩荡荡的无数生命和她在一起,能量场强大无比,众生围观不愿离去。看不见就没有吗?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有护法,我们无论走到哪儿,周围都有无数天兵天将、龙众、正神直至师父法身看护、跟随!这不是对常人而做的,是对神!

“何为神 人心无存”(《人神之分》),难做到吗?不难。当我们把人中的名利情看淡、看淡、看淡,不和人一样,直至能放下这些人心的时候,我们自然带出来就是神的状态。

清醒吧,每一个大法弟子!神起来,每一个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