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神路上的人”之我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日】师父讲: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芝加哥市法会讲法》)。对这句话,我从自己的修炼中有些体悟。

我们大法弟子走的是修炼的路,就是从人到神的路。在这条路上,我们用神的一面看待事物,处理问题就是神,就会出现神迹;用人的观念去对人、对事,那就是人,就会带来人的麻烦,我对此体会颇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晚上,我和老伴送一位工人师傅回家。回来时看到公路边上的小卖部的电视里正在播放“遭殃电视台”攻击法轮功的节目。我站那里看了一会儿,我知道这是在栽赃、陷害法轮功,心中产生一念:“法轮大法是修神的,你中央的人官再大,你也是人,人怎么能迫害的了神呢。”我的思想没受任何干扰。

迫害一开始邪恶就表现出极度的疯狂。各种媒体铺天盖地的极尽造谣、诬蔑之能事;邪党各级组织对炼功人逐人排查、登记、办班集训(洗脑),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很多同修感到压的透不过气来。我们工厂所在地的同修一人不漏的全部被登记强拉進洗脑班,不放弃修炼的被非法关押。由于我们当时那坚定的一念,使得我们厂象个世外桃源。小喇叭里照样播放师父讲法、《普度》、《济世》;《法轮功简介》仍旧挂在车间的正墙上;工人们书写的师父的经文还在原地不动;大家天天照样学法炼功。即便是村委会的人来我厂买东西,他们该读工人录写的师父的法还读,该看《简介》还看。厂内从上到下,人的大脑就象被法抑制住,对外界的喧嚣没有任何反应。按说我们在附近村里洪法一年多,每天带几个工人骑着三轮车,拉上电视机、播放机去播放师父的“广州讲法”,在他们村委会大院内炼功,不可能不知道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可就是没人过问。就连同修也好象把我们给忘了一样。直到有一天,我去把同修手中的经书都买回来准备珍藏起来时,很多人才想起了我们。后来我们厂因其它原因要搬迁,九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的修炼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我和老伴是在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前三天去北京证实法的。当时迫害形势相当严峻,顺利到达北京已非常困难。我们就发了一念:一定要顺利到达天安门广场,为大法讨回公道。一路上出奇的顺,一觉睡醒,已经到北京了。从火车站步行到天安门广场,也没碰到任何人盘问。那时的天安门广场,武警林立,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每条道路都是对面而立的两道人墙。游弋的武警、公安的便衣、特务、顾来的打手,比比皆是,一派杀机。我想一定要找最好的位置喊出我们的心声,打出横幅!我领着老伴走到华表与金水桥中间时,两个武警看出我们是证实法的,就围了过来。我迅速从袖筒中抽出横幅,还没等打开,武警上来就抢,他们两人尽管又搬胳膊又摁头,硬是没有拦住我。我还是把横幅高高的举过头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很多游客围观、拍照、录像。我们被抓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后又送到昌平监狱关押。

接下来的事,由于用了人心对待,就出现了麻烦。我们一直认为证实法就要堂堂正正,就是要把牢底坐穿!你就是杀头,我也不眨一下眼!我就是要体现大法弟子的光辉形像,不给师父丢脸。这完全是常人的英雄主义。中间有两次机会完全可以走脱,我们就是不走。结果导致我们夫妇被非法关押数月,耽误了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

从我们经历的事实说明只要保持神念,邪恶是不敢迫害的。人能迫害了神吗?不可能!当然,师父也指出,因为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所以还会有人念。人念一出,就会有问题。所以我们要时刻保持自己的神念,那就要学好法、同化法,构成身体的本源物质都被法同化了,就真是神了,就再也不会有人念了。

相信许许多多的同修都有自己这方面的体会。希望我们大家时刻都能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走好每一步,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