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用神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新年的前一天,到东北的一所大学去发真相资料,又一次感悟到了正念正行中法的威力。

同去的四个人,有两位是明白真相的常人。我们背了一兜子真相资料,有《九评》、《解体党文化》、《真相小册子》、《给大学生的一封信》、《周报》、光盘等。四个人中只有一个常人去过这所大学校园,進出的路线也不太熟悉。但是,我们想这部份人(大学生)有朝气、有活力,但却是受邪党文化毒害最深的一个群体。正值放假期间,许多学生在休息,如果他们拿到资料会有时间去看、去分析。另外,自己感觉里里外外走动的人多,环境有利于做真相。我们切磋后,认为应抓住这一时机。我们坚信李洪志师父、坚信法轮大法。用正念、神念,就是要救度这些学生,一定能成。

下午两点,我们从南门進去,一边走一边看有合适的地方就做。教学楼、宿舍、食堂、锅炉房、滑冰场、小树上,路口等,只要有人出入的地方,方便做的地方就做。表面看我们和其他学生,员工没有什么区别,轻松的在校园漫步,一会两人在前、一会三人在后,有说有笑,可我们的心却自信而镇定。我们请师父加持,一定要救这里的有缘人。大约走了一个半小时左右,真相资料也就剩个十来份吧。其中一个常人说:太累了,咱们回去吧!我和另一个同修对视了一下,说:咱们不能往回走呀!回去至少还得走一个半点,走回头路不妥。我们只好往前走。

一会就离开了楼群,这时来过校园的常人说:前边有个出去的大门。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在我们前方二百多米的地方,有一座单独小二楼。我们想到小二楼把最后一点资料做完。来到二楼跟前一看,小二楼的右侧是个自行车棚,我進去放了两份资料,刚要放第三份时,另一个同修叫我一声:“出来人了。”我顺手收起第三份,同时发出正念:让他有眼看不见,邪恶全灭。出来这个人穿的警服,看看我们又回去了。这时转过楼头看到一块好大的牌子:“国安大队”,我心刚有点动,“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闪在眼前。随即心里叫着自己的名字,你不要怕,怕的不是真的你,害怕的应该是邪恶。

这个“国安大队”二楼周围没有建筑物,周围都是校园的菜地和一些灌木。菜地与楼前的水泥小广场之间都是小碗口粗的铁管立柱,然后用铁丝拉的隔离墙。右侧的菜地有一条小路。两个常人紧忙朝甬路先進去,往前走。我和同修说走大路,可他俩已经進去了,我们俩只好跟着進去了。大约有二、三十米远,“国安大队”里的警犬就开始叫,两个挂灯笼的警察还看我们,周围除了我们再没有别人。前边没有出去的门,只好往回走。我们稳了一下心,索性对警察喊,“出去的门怎么走?”他们告诉,从那出去往前走。

刚走出甬道来到大路上,恶警竟把那只警犬放了出来,两个常人吓得直叫。当时那狗呼一下窜上来,咬着我的羽绒服袖子,闻着装真相材料的兜子。我和同修都发出一念:我们是来救度众生的,请师父加持弟子,让一切邪恶全灭。正想着,那条狗已经跑到我们身边,没有叫,只是在我们每个人的身前身后闻,闻着装真相资料的兜子时,我们就说,“你不要咬,我们是来救度众生的,我们是好人,要记住法轮大法好。”这狗似乎听懂了,摇着尾巴,舔舔这个人,闻闻那个人,时而跑到草丛里,时而围着我们四个人转。尾随我们很远,另一个同修说,回去吧,不用送了,谢谢你。我们一直走到另一个通向大门正路的路口,这只狗才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我们几个互相看了看,都松了一口气。这时距大门还得有一百米吧!从我们身后呼的一下开过一辆“国安巡逻车”,直奔大门。到了大门口就停住了,从车上下来三个警察与门卫说些什么,并不时的看着公路上的行人。我说:“这是给人看的假相,我们都是顶天独尊的神。我们一个心不动,什么车呀,人啊,狗呀全都白动。”真是“一个不动就制万动”。两个常人在前面,我和同修在后面,同修这个时候也在发正念。就这样,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挺直了身板,在警察的面前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大门。

通过这件事我又一次感悟到法的威力。遇到事要用神念,也就是要站在法的基点上的一念。不要用人的观念,也就是常人的观念。这次即便是知道出口或大门。如果用人心,惶惶张张连跑带躲。结果就不会是这样的。所以只有正念正行才能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