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得法九年时间,在修炼的路上凭着对师父的坚定的正信、坚定的正念,一步步的走过来了。我是闭着修的,只凭着对师父的坚定信念、闯过了一次次的魔难。下面把我正念破除旧势力的安排闯出劳教所的事例写出来,以证实信师信法正念显神迹。

二零零二年春季我被邪党以莫须有的罪名先送拘留所、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看守所、劳教所里和同修们共同背熟了《论语》、《洪吟》和多篇经文。每天经常发正念清理邪恶。

这年的十月一日是“中秋节”,放假的前一天给家里打电话(话费奇贵、每分钟两元、超三分钟三元)妻子(未修炼)痛苦而焦急的说:“你不决裂还得加刑,什么时候能回来呀?”(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每月加刑五至十天不等),我告诉她说:“你不要怕,我年前准能回去、我还要回家过年呢。”让她们惊喜的是在十二月二十几号我就正念闯出了劳教所。元旦、中国新年都是在家过的,不神奇吗?

事情是这样的、恶党的“十六大”后邪恶之徒加紧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让家属接见,坐地面板,不让睡觉,强迫看诽谤录象等各种手段加紧迫害,犹大更是卖力的编造谤师谤法的歪理邪说,那时许多坚定的大法弟子被严重迫害,身上长满疥疮,流脓血,奇痒无比。一天犹大又卖力的念着他们炮制的歪理邪说。我对着他们连续发正念,当即感到师父给加持了强大的能量,等他刚念完我平静的对他说:“我提个建议行吗?”他说:“行”,我说:“你不能念点别的吗?为什么老是诽谤大法呢?”他闷住了,不知说什么好了,那个护舍班头问我:“你想干什么?”我说:“不干什么,提个建议不行吗?他再念这些东西我就不听了,我宁愿到厕所闻臭味也不听了。”他马上找恶警,正好是那个恶管教值班,他让我到办公室去,我刚开门進去那个恶管教当胸狠狠的打了我一拳,我马上直视着喝问他:“你干什么?”他再没敢动。问我捣什么乱,我说:你再让我听他们诽谤大法的话我决不参加,我宁愿到厕所闻臭味也不听。当时争论很激烈,我一点怕心也没有,声音很大,整个大队几个舍都听得见。他一看没吓住我,有点手足无措。正巧管理科长闯進来,他象见到了救兵说:“领导来了你和他说吧。”我正眼直视那个科长,他掉头开门跑了出去。这下恶管教彻底完了,邪劲全没了。语气缓下来说:没办法这都是上边安排的。我说:谁安排的我也不听。当时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完全压倒了邪恶。

在后来一段日子里,身上疥疮虽然还很严重,但内心是纯洁清静的。一天晚上好不容易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到满大街浑浊的大水很深,我仰面游着,看到一根白玉一样的白柱子,心想我过去抱住那个柱子就好了。醒后没悟透是怎么回事,心想总不会是坏事吧。结果第二天早上全身浮肿起来,呼吸急迫但并不难受,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想到师父说:“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心里非常坦然。十几天后被医院确诊为严重的结核性胸膜炎,就这样劳教所安排我保外就医。比原来被非法判刑的日期提前五个月多几天。

你说神奇不:那些天上厕所都要人搀扶的我,就在劳教所要送我走时,我竟一手提行李,一手提旅行袋从楼上走下来了。唯有在修炼中的大法弟子才能有这样神奇的经历。

“结核性胸膜炎”在常人中需一年半到二年的治疗、保养才能有所好转,还不能干重活。而我回来七天就大变一个样,和原来没有什么两样(当时也有悟的不足之处,在后来实修中已修去了),两个月后就恢复如初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