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回想自己九年的修炼历程,就是不断的破除旧势力安排的过程,从开始的迷茫、困惑,到后来的正信、坚定,这一切的过程虽说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可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坚定的走了过来。我想,只要我们大法弟子正念正行,旧势力的所有安排都会土崩瓦解。

一、否定旧势力利用工作环境对我的迫害

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六一零”、派出所的警察很少骚扰我,可我的单位却非常邪恶,经常主动施加迫害。我们单位是一个一千多人的大单位,院长曾多次出国,按理说他应该有更多的机会了解真相,可是多年来,他一直对我進行迫害。

二零零一年,我们单位橱窗展出诽谤法轮功的图片,我找单位领导讲真相,当时院长刚刚上任,我找的是书记,可能当时我有怕心,心态不稳,书记对着我拍桌子,大发雷霆。过后我匿名给书记写了一封信,图片是拿下去了,可是院长、书记却怕我影响他们的政治前途,极力想迫害我。院长、书记、安保科科长、科书记(现任院长助理)、我科室的护士长等多人多次开会,密谋策划迫害我,多次找我丈夫谈话,逼迫他签字,强行绑架我到省戒毒劳教所迫害。

多年来,单位专门安排我科室的护士长监管我。护士长由于得到院里的支持,更加不遗余力的迫害我。我的行为、言论、人情来往,一举一动都被他们监视。那个时候上班对我来说是件非常难过的事情,难受的感觉就象山一样压着我,举步维艰。我想过试图换个科室,可院里坚决不同意,为此,我甚至想过辞职。晚上做梦,经常被坏人追赶,我四处躲藏逃避。同修也曾为我担忧,我警觉了,是啊,我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了,我必须破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我说:“不会的,我一定会坚定的走到底的。”

修炼这条路我走定了,我不信我修不出来,我在心中告诫自己:一定要坚持住,精進,精進,再精進。我开始强制自己珍惜每一分时间,严格约束自己做正,挤时间学法,生活和工作中我开始在小事上严格要求自己,尽量注重小节,常人生活能简单的就简单,能节省的就节省,洗衣、擦地的时候脑中都不离开法,多年来我从不看电视,也不逛街,全部精力都用在修炼上。遇到问题了我就想,神遇到这件事该怎么做呢?神会这样做么?从而用神的标准归正自己。

特别是我更加注重发正念,我把母亲请来帮助我,开始高密度的全力对我单位及迫害我的恶人发正念,我尽量不错过一个整点发正念。走路、上班、甚至睡梦中都在发正念。下班回家先发正念再做饭,做完饭再发正念,发完正念再吃饭。有时候,半夜十一点五十起来,一发就是半个小时,直到头清眼亮不迷糊为止。

我早晨三、四点钟起床炼功,动功、静功一起炼完。有时候真是困啊,脑袋迷糊就想睡觉,我就加强主意识,强迫自己坚持,发正念和打坐突破这种状态。后来我发现我犯困大多数是思想业力干扰的,我就加强对泥丸宫的清理。就这样我不断的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我的正念越来越强,破除旧势力的信心也越来越大。

一次放假,母亲、姐姐、妹妹我们四个修炼人围坐在一起发正念,当时感到威力很大,能量场也很强,持续了约半个小时左右,一个声音在母亲耳边说:“你们胜利了”。

从二零零三年夏天开始一直到二零零五年秋天,我始终坚持高密度发正念,正念最强的时候,发完正念天就开始下大雨,象漏了一样。单位恶人见到我就跑,不敢与我碰面。我曾两次与单位迫害我的恶人正面较量,那是两次真正的正邪大战,在我的正念正行下,单位迫害我的阴谋计划破产了,参与的人先后都遭了报应,旧势力安排的想利用单位恶人迫害我的阴谋计划也解体了。

二、否定旧势力在情上对我的迫害

修炼不长时间,我以前的男朋友开始给我打电话,虽说我断然的拒绝了他,他也再没有给我打过电话,可隐隐的我感到情还没有完全去掉。多年来,我一直注重这方面的修炼,思想和行为对自己要求很严,在单位,除了讲真相,我很少与异性接触,特别在睡梦中,从不放任思绪享受情的感受,多次梦中考验都过来了。

去年九月份,我们当地有一同修被绑架,关在劳教所,我与非法关押同修的大队长认识,我是九八年认识他的,当时只是觉的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并没有多想。九九年迫害大法后,他被邪党毒害利用,充当了邪党帮凶,是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人物,他上过恶人榜,被明慧网多次曝光。因为没有过多接触,对他了解不多,只是多次看过曝光他迫害同修的文章。

这次同修被关在他的大队,正在遭受非人迫害,我想通过他救出同修。我在与他见过一次面之后,有一天,他突然到单位找我,说一些对我怎么怎么样的话,我当时非常震惊,因为我从来没有一点这方面的想法。

我当时就拒绝了他。可是我并没有放弃救同修的想法,我认为他能够帮上我。他当时也答应了帮我,可是几天后仍然传出同修继续遭受迫害的消息,这时我感到非常棘手,处在这样一个境地,退也不是,進也不是,让我左右为难。感到修炼怎么这么难啊!

同修有的说:“别再理他了,他就是干这个来的,千万别再与他接触。”有的说:“这么多年他迫害大法弟子,没人能跟他当面讲上真相,你要不救他,他就彻底完了。”我想,他能跟我提出这样的想法,一定是我空间场有不正的因素,被旧势力利用,干扰我修炼,我一定要破除它,不管史前曾与旧势力、与他有过什么约定,今天全部否定,一概不承认。

我开始坚定正念,清除干扰我的情魔。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我发出强大坚定的一念:我不但要救出同修,还要给他讲清真相救度他。不管怎么艰难我都要走好。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发愿:“师父,我决不在情上摔跟头,一定走正正法修炼之路,救度更多的众生。”

后来在做的过程中,一段时间感到情少了很多,一段时间又返出来了,反反复复,但我始终保持很强的正念,加强主意识,思想放松的时候就提醒自己。有时候,脑中象演戏一样出现一些画面,跟真的一样,我就立刻警觉、抵触、排斥。在与他见面的时候,我就与他讲真相,语气尽量和善,态度冷静也很严肃,尽量的把握好尺度,并时时不忘发正念。开始的时候,他还说要改变我,可是在我的正念正行下,他背后那些不好的东西在销毁,他开始改变,不再说那种不严肃的话了,他开始尊重我。后来他还同意退党了。

退党之后,他的变化很大,他说,他再也不整法轮功了。两个月后,我们当地劳教所把所有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转移到外地。说是上面的文件,其实是没有人再为此卖命了。后来在我们的整体营救下,同修终于在今年七月被释放。

回想这段过程,其实旧势力从来没有想过成全我们,它们只是想毁掉我们,它们利用三界中的情魔干扰正法修炼,干扰救度众生。只要我们根子扎在法中,有师在,有法在,心怀救度众生的慈悲,正念正行,邪恶一定被解体。关键是我们大法弟子一定要争气,别贪图人中的这点享受,挺起腰杆,做的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别让师父为我们多操心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