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本性的复苏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我叫孙长东,家住河北省秦皇岛市。一九九四年我得了一种怪病,时常头晕,医院也检查不出是什么病。各医院看遍了,中药、西药、偏方、请所谓的大仙(狐、黄、白、柳附体)。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不但不见效反而越来越严重,说说话就晕倒了,走走路就晕过去了,还引发了半身麻木,医院做脑电图说是:“大脑出现异常,无药可治。”

被我拖累的妻子照顾不了年仅四岁的女儿,只好忍痛将女儿送去内蒙姐姐家。九八年我被医院推出在家等死,到了二月份我已经瘫在炕上、不吃、不睡一个多月(每日只能用小勺把饮一点水)。一天邻居来看我,对妻子说:“咱们村有人在炼‘法轮功’,晚上在谁家看讲法录像,你也让长东去听听吧。”妻子心想他不能动怎么去,还是我先去看看吧。

晚上妻子去了村邻家,只听到“真善忍”三个字,就急忙往家跑。进门就嚷“长东,‘真善忍’我看挺好!”上炕就往起扶我。奇迹出现了,我竟然坐了起来,妻子给我穿好衣服,扶着我就去看师父讲法录像。当天晚上回来我就能睡两个小时的觉了,第二天我就睡了半宿觉,第三天我睡了一宿觉,第四天有人来找我出去打工,在马路边墁坡码石头,我就和他去了。就这样只有四天,我的病就好了,能干重活了。此事轰动了全村,很多人走入大法修炼

因为我不识字,每天妻子念法我听,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我以前供的那些所谓的大仙都是一些低灵,害人的东西,就把那些脏东西都扔掉了。不知不觉中我就不吸烟了。我明白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首先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天妻子不知为什么对我发火,从不骂人的她对我骂不绝口,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我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不动气不和她一般见识,一声不吭。不想她火气更大了,大哭大闹大骂,哭了半宿,脸都哭肿了,第二天大清早打车跑到我哥哥家闹着要和我离婚。我按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守住了心性,就是不动气。最后她就不了了之了。

妻子给我念法只是为了给我治病,她并没有想修炼。她只是念念,并不明白修炼的内涵。一天妻子给我念法,她开始头痛以后就不给我念了。这时因为我们村学法的人多了,没有地方学法,我就让大家到我家来学,我也能跟着听法了。这时妻子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了,走路都得用手顶着小腹部(先左侧,后变右侧),疼痛难忍。吃药也不好使,在大家的劝说下,妻子也正式走入大法修炼,她的病也不治而愈。我们接回了女儿,分别几年的一家人终于团圆了。八岁的女儿在大法的感召下也开始学法修炼。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正在我们全家比学比修共同精進之时,一场邪恶的迫害发生了。九九年七月十八日,一辆大面包车满满的一车人来到了我家,有公安局、镇政府、武装部、宣传部、乡政府、村委会、还有记者,逼迫让我配合他们造假宣传、放弃修炼、交出大法书。被我一一拒绝。最后村书记以我不是当地人为借口要赶走我家。我开始动摇,怕房子没了无处住,个人利益受到损失,就违心的口头答应不炼了,可他们还不甘心,逼我带他们去收本村学员的大法书,我顺从了邪恶,铸成了大错。我愧对慈悲的师父,愧对大法。

因为妻子不放弃修炼,为了证实大法,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多次进京上访被抓。被多次拘留、劳教。为此派出所、妻子的单位、三天两头到家里,甚至到孩子的学校骚扰(当时孩子还不到十岁)。因我已放弃修炼,邪恶并不因此放过我,见我有空子可钻,就逼迫我协助他们迫害转化妻子。虽然我内心深知大法好,可我人的表面已被邪恶操控,为了家庭的安稳,我开始用各种招数对付妻子。不让她学法、炼功、打她、骂她、甚至有一次我掐她的脖子差一点把她掐死。可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坚修大法、坚信师父的心丝毫也不动摇,反而不记不恨,慈悲的劝说我告诉我真相。

在大法的威德感召下,我生命的本性开始复苏,明白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就是想毁掉大法弟子,毁掉世人。我要揭露曝光邪恶,告诉世人真相,将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讲出来证实大法。希望能唤醒至今还被谎言蒙蔽的世人与和我一样走了弯路还沉迷在迷途中的人。归正自己,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赢得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