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 法徒己任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随师正法、救度众生,大法弟子在修自己的同时,还肩负着救度众生的责任,其使命艰辛而伟大。数年来,有多少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走出了自己的路、留下了光耀的足迹。

我在这正法修炼历程中存在许多不足,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从不知道怎么做,逐步的知道了怎么做;从最初是漫不经心的做,逐渐认识到了救人时间紧迫而应该精進的做。过程中,有过欣慰,也有过失落。从中深切感受到了大法弟子“救人”责任的重大。因为“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谢谢众生的问候》)。同时,也实实在在体验到:师父扶助着弟子、走过重重阻碍、一步步走到今天。至此,对伟大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弟子向师父问好!谢谢师父!。

一、坚信师父,不迷不惑讲真相

九九年我刚得法数月,邪恶就开始迫害大法。那之前短暂的几个月时间里,只是自己在家里隔三差五的学学法、到炼功点炼炼功。自然,学法不深,也几乎没有与同修有什么交流。所以,根本不懂什么是“正法”;什么是“正法修炼”。只知道大法是教人向善、真正能够使人道德回升、强身健体的好功法。

当我在“七·二零”第一时间看到邪恶媒体铺天盖地的抹黑大法时,脑中的第一反应就认为它们讲的都不是真的。反而使我觉的师父伟大。这种认识是我独自分析判断的:(中共)动用庞大的国家机器发动全民运动的方式打压一个“气功”组织(我当时对大法的认识就是气功),那么这个气功创始人一定是非常伟大的。

因为我亲身感受到了大法修炼是正法门。那么攻击大法的一定是邪恶的。它们越是对大法疯狂打压、越是歇斯底里不允许人们修炼大法,那么就越是烘托出师父的伟大。居于这种认识,我觉的打压者是在违背天意,于是当场向家人讲述电视媒体讲的“法轮功问题”不是真的。第二日早上,我最先到单位办公室把当天所有污蔑、攻击大法的、黑压压带有邪恶恐怖气氛的、头版头条的报刊全部收起放到了垃圾桶里。因为不想让单位众多同事看到这些恶毒谎言的报道。

从那以后,觉的自己得到了高德大法,感到很幸运。于是在工作单位里、亲朋邻友中,自然有种维护大法的想法和行为。利用各种机会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讲述自己修大法受益的许多体会;告诉他们官方媒体对“法轮功问题”之说都是谎言。当初,邪恶疯狂打压大法、全面封锁大法及相关信息的情况下,我还不知道要“讲清真相”,完全是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只想维护师父的这么个发自内心的、纯正的想法告诉周围的人们:“法轮大法好!”因此,与人讲真相时信心(底气)很足(主要是讲自己的体会和认识)。邪恶迫害大法初期,虽然对其有些谎言还不知道怎样去破解,但听了我讲真相后的人,至少没有当我面讲对大法不敬的话。因为他们相信我修大法的体会和认识是真实的。

二、救度众生,走师父安排的路

在任何环境中,只要是坚定的信师信法、以法为大,师父为弟子安排的是最好的修炼之路。

1、以法为大,开创讲真相平台

真正修炼人的一切是由师父管的。如果对待任何利益、矛盾都知道用法来衡量、向内找,那么常人所追求的任何东西都动不了修炼人的心。得法初期,首先懂得了对待工作不能执着。因为常人越是认为好的事情,可能越不好。我在工作中较快的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任何时候,只要是工作之事与自己正法修炼的事发生冲突,那毫无疑问是以法为大:先做“正事”。当然,并不是就不好好干工作了。由于自己这种坚定的心性认识和行为,一切工作中的事情自然就会为我做“正事”而“让路”。从实修中走过的同修,对此一定体会多多。以下是自己在修炼过程中的一点点体会和认识。

七年前有段时期我陷在工作中那种状态,自己没觉的有什么不对头,那时,单位筹建新项目:事务一大堆、没有休息日、日日早出晚归而无可奈何。认为工作必须要干啊,还以为干好工作也是在证实法呢。通过与同修交流才知:是自己没有真正从心性上认识到应该“信师信法”、“以法为大”,所以也就摆不正工作与正法修炼的关系。不久,有次同修开法会,问我有没有时间参加?我当即应道:再忙也要参加。自参加过那次法会以后,我逐渐的调整好了工作与正法修炼的关系,单位也不安排我值什么“行政班”了,自己部门内的工作,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基本不受限制。

曾经有段时间,不知不觉对上司安排我写文件等东西生出了“得意”的执着心,越执着它,他们就越是叫我写。时常还加班的写。把我工作中做“三件事”的时间都挤没了。认识到这方面问题后,再给单位写东西时,不再有想讨好上司的人心念头。写出的东西力求真实、简捷。不带有“争斗心”、“整人”及“假、大、空”等邪党文化的内容和影子,而是贯穿着“真、善、忍”内涵。认真写完后,行与不行不再去想它。心想:如果不符合上司口味,让他们自己写或修改好了。结果,多数时候他们都觉的我写的东西“真实、适用、有水平”。单位里同事经常以羡慕的语气议论道:还是修炼法轮功的人有“智慧”、有“才能”。

能真正做到用“以法为大”来平衡工作与正法修炼的关系时,再出现时间冲突或违背自己修“真、善、忍”意愿时,就不再是那种“无可奈何”的处境,因此腾出了大量工作时间做“三件事”。就这样,工作岗位逐步的成为了我做讲真相工作的主要平台:先是可以复印真相资料,一段时间后,觉的复印资料有时跟不上真相资料丰富多样的需求和存在与正法進程时间滞后的问题,就又申请了工作电脑、打印机、上网等。过程中,从学用电脑、文稿写作、文本排版到上网等,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虽然也有过被干扰、阻碍或進程缓慢、甚至停顿现象,但总的情况,一路较为顺畅,想做什么基本都能成。

2、真善忍风范,构筑讲真相平台的基础

能否平衡好工作与修炼的关系(或修炼与家庭的关系),是修炼人的修炼状态的反映,因此会直接影响到身边人能否得救的问题。如果处理不好这些问题,老是陷在矛盾中、工作事务中,也就等于陷在了执着中或被干扰中。这些问题虽说是个人修炼方面的问题,但反过来会直接影响到我们证实法、讲清真相救众生的“正事”。所以,在我的正法修炼历程中,工作环境能够成为讲真相的平台,是师父为弟子安排的路的同时,与个人修炼中,将“真、善、忍”内涵体现在工作中也有着直接关系。

自己所在岗位是管钱管物、实报实销的岗位。对一般常人来说,这个岗位是获取好处、人人渴求的岗位。作为修炼人的我,自然没有看重这份工作。只是想好好利用这个工作平台证实法、做“三件事”而已。所以,我确定了一个工作基点:一是“‘三件事’必做、工作认真干”;二是“只求‘真实’,不求所谓‘最好’”;三是“工作透明、公私分明”。工作与修炼的关系,就是围绕这样一条主线去摆放。所以,工作中得心应手;做“三件事”越做路子越宽。因为没有执着工作;在矛盾面前看自己,工作上也就没有“理不清、斩不断”的问题存在。不但工作没拉下,同事反而觉的我工作成绩卓着,时常受到上司及同事的赞誉。

*矛盾面前看自己,“三件事”免受影响

我做任何常人中的事情,在“真善忍”的前提下,力求顺其自然。没有非要将某个事情做的如何好的想法,矛盾面前也没有顺心不顺心之事。因为,没想过会失去利益而把工作看重;没有想过谁对我不好了而心里过不去。修大法使我不为常人中任何事情所动,心里只装着“三件事”。

我从事的是管理工作。“管人”、与人打交道是工作的主要范畴。一般认为“管人”、与人打交道并非易事。弄不好就是矛盾重重。因此,如何摆正工作与修炼的关系,不仅仅是个人修炼的问题,还关系到救度众生的问题。因为,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到身边的人。摆不正这个关系就会带来负面影响;给自己在工作岗位上做讲真相项目带来干扰和难度。作为大法弟子的我,由于在整个工作主线中都贯穿着“真、善、忍”内涵,出现矛盾时,通过向内找都能善解。我有许多善解矛盾的体会,有的还很神奇。

有一典型事例:二零零六年夏,单位搞房屋装修,过程中,各项目施工人员互相之间有些矛盾,其中一主体项目老板很霸气的指责对方如何如何。作为第三方的我,心里有些不平,带有争斗心与之交流,顿时促使该老板大发雷霆,当即将甲方(我单位)刚新购的房间家具砸的砰砰响。这时候我立刻意识到应该向内找,于是在他砸家具的火头上,我没有再辩解一个字。只是觉的自己带着人心、不经意的一句话,给对方造成这么深的伤害,感到十分难受。难受,并不是觉的他对我不好,而是觉的自己没做好伤害了对方而难受。因为向内找,我没有丝毫责备、怨言对方的心。同时,虽然自责了两三天,但我没有把家具损坏的问题看大,心想:大不了自己掏钱再配一套就是。因此也从未过问该家具被砸坏的事情。事隔数日,那个老板见到我时一个劲儿的与我握手道歉说“对不起……”。到我执笔写此事例时,也不知道那家具被砸之后的详情。其结果象是没发生过的事情一样:反正那个房间的家具是好的了(因为更换该家具必须经我之手才能办理)。

以上只是“修自己”诸多事例中较典型的一例,以此为例一举三得:一是证实了大法修炼人的高德风范:事事都以“真、善、忍”标准衡量自己,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身边常人无不“肃然敬起”;二是消除了工作中的麻烦和损失:大法弟子体现的一点点正行,都可能归正身边人(或事)不正的念头或行为;三是争取了自己做“三件事”的更多时间:化解了矛盾也就减少了自己的工作环节,腾出了时间、腾出了精力做“三件事”。

*拒贿正人心,真相传四方

因为我分管单位一些工程项目地建设与实施及相关审核工作,常会遇到些“乙方”、卖方或买方向我送礼、行贿的事情。对一件件请吃、请喝、送礼等等的谢绝,有些人起初很不理解。但通过给他们讲真相后都能理会,有的甚至十分佩服。时日长了,这种“廉洁”信息通过不同渠道反馈到了本单位。上下同事对我的“廉洁”表示极高的赞誉。因此,曾对我有过成见的办公室主任在公开场合称道:“全单位只有某某经理他(指我)不‘吃钱’……”。上司也因此经常在大会小会等不同场合称道:“某某经理每年为单位节约十到三十万元的日常维修费”等等。对此我纠正道:这不叫节约,我只是真实的在做事而已。

工作中,由于自己行的正,在证实了大法的同时,也正面影响到身边的人传真相。例如:因工作关系与我相识的一个做工程的老板,亲身见证了“真、善、忍”的高德风范之后,他带着对大法的正面认识,走到哪讲到哪,将“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在家人、亲戚中讲;在民工群体、同事中讲;在政府机关、公检法里讲。

那是九八年底的一天,这个老板执意要给我一笔“感谢”费,我拒绝无果,只好使出最后一招: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为你服务,这是我的工作职责,决对不会收你这“好处费”。对方一听,先是感到惊讶,镇定后感慨的说:“法轮功太好了,我从来没见过不喜欢钱的人……”。我说:修炼真善忍,这是最起码的准则呢!所以谢谢你这好意,我决对不会收这“好处费”。从那以后,这老板在他那个圈子的熟人中,很正气的与人讲:现在这个世道,“只有(修炼)法轮功(的人)不吃钱”。数年来,此人不但主动向我要真相资料,也给别人讲真相。只要与人谈到邪党的“假、大、空”、贪官污吏等现象就称赞道:只有“法轮功正派”。

作为一个修炼人,当然不能把常人认为的所谓“好”当作自己的什么标准。所以我根本没有想把常人中的工作做的如何如何的心。任何常人想法和举动,都不会影响到自己认定修“真、善、忍”的标准。因此,对利益越是看的淡,上司、同事们就越是信任我。我“与人为善、不贪不占”的口碑,在单位上下形成了无可否认的共识,所以,工作起来得心应手:我对工作中的任何事情的安排、处理没有非议,致使我的工作平台非常宽敞和机动,为我做“三件事”带来很多方便,用于做“三件事”的办公设备,需要什么就能有什么,没有的东西,只要我申请办理或自行办理都成。

三、救人本份

“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应尽的本份。大法弟子能够平稳扎实、默默无闻的做着讲清真相的事,是因为整体已经走向成熟。在各自的历程中,许多“修自己”的因素都是来自于“三件事”中。许多同修在这方面的体会或许是平静的,或许是轰轰烈烈的等等。与众多众生需要救度相比,虽然自己做的“讲真相”事情微不足道,但也有自己从中提高认识的微小过程。借此之际,将自己这方面心得体会写出与之交流。

1、突破观念,心想事成

“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着心的过程。”(《转法轮》)“那么什么是根本的执着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人的观念越多,束缚修炼人精進的“壳”就越厚。大法弟子修炼、突破观念、修去人心、层次提高等许多方面的因素,都会体现在“三件事”中。因为“大法弟子未来的一切,都是在你们做的三件事中产生,特别是讲真相。”(《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当初,知道大法不应该受到迫害,发自内心不想让人看(听)到、相信邪恶对大法、对师父的污蔑攻击。对邪恶铺天盖地的谎言,觉的自己做的讲真相之事太受局限了,但又不知道怎么才能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那时有个可笑而幼稚的想法:请师父将伟大神圣的大法真相显现给迫害者,让它们取消对大法的打压迫害)。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不断的能看到师父指导大法弟子正法修炼方面的新经文。同时,在师父的慈悲推动下,与同修交流多了,这才认识到:我们很多时候都是带着人的观念、局限于“自我”认识之中在做“三件事”。由此,每个大法弟子在这方面一定都有相同或不同程度的认识和体会。因为有许多方面心性的提高,都是在“三件事”中突破了人的观念、去掉了人心修上来的。而我自己是被伟大慈悲的师父推着向前走的,过程中存在许多不足。到目前为止,讲“三退”还局限在自己部门的同事中、亲友中、少数熟人中。

当初,单位的复印机在我办公室闲着也不敢用来做真相资料,还是在同修的参与下才有效的勉强正用起来,因为有怕心。一段时间后通过学法与交流认识到:今天的时间是师父留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光认识到还不行,还必须有个实践过程才能真正从心性上提高上来。当每突破一点人的“观念”,救人的事就会前進一步:做的资料效果会更好又节省了时间。比如:当初我办公室本来有复印机却不敢正用;本来有台电脑也不敢用来做真相资料;想有台彩色打印机却有顾虑迟迟未能到位等等,但当每件事一突破了人的观念之后,那一定是“心想事成”。回想起来,就是“怕心”、“满足心”阻挡着自己做“三件事”:怕人知道我将这些办公设备用于讲真相。其实是没真正认识到“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或局限在某种认识中;或满足现状等等。又如:因为家里可上网,也就根本没想过在办公室上网会更方便和节省时间。某天突然有一念:办公室也应该有网络。网络弄好之后,用起来是那么“自然”:同事们没有觉的我在办公室上网“不正常”。再如:同修有一台切纸刀没合适的地方放,我就放在办公室里自己用,心想:不就是个“办公用品嘛”,因此也用的很“正常”。之前我一直想有台切纸刀,可就是有种观念:那么大把切纸刀,让人知道会如何如何。

其实,在做真相资料方面、同修间的配合上,各自的人的观念或修炼状态的局限认识也会表现出来。过程中能突破“自我”观念,就是心性的提高,救度众生的事就会做的更好。许多同修在这方面体会多多。在此列举自己一例:我经常做些真相资料封面供同修使用。当我很执着自己的认识和做法时,同修的表现就是不采用。次数多了、心放淡了,认识到虽然自己的方法、选项、取材可能是更好些,但太强调“自我”就是有颗“证实自己”的心。

某天,同修向我推荐说:某个真相资料封面如何如何好,我一看是自己编排的,只不过是同修不知道,我很平静的看了看并接受了同修的“推荐”。这才体会到:有时候自己的认识或方法可能真的是更好些,但太用心去推动自己的“方法”就是执着。执着“自我”的本身就是观念。我们在做真相资料、讲清真相事情方面,很多时候都带着固守的观念却不觉的。所以自己给自己设置了障碍却还在向外找。要破除修炼人层层观念,只有多学法,学好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坦荡历程,本份不移

“大法弟子总得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无论在哪里。自己发的愿得兑现,要救度的众生自己得去救度!”(《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无论旧势力任何干扰,也动摇不了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善心。“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自从邪恶迫害大法以来,对大法弟子讲清真相的干扰破坏就没停过。还在修炼中的大法弟子,自身一定还有应该修去的东西存在。有时候弄不清楚是自身要过的关呢,还是旧势力的干扰破坏。“人不是讲,你有你的千条妙计,我有我的一定之规吗?”(《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我曾经面对邪恶干扰、迫害时,就是抱定这样一念:“完成好三件事”、“救度众生”是自己的本份。如果能够在认识上和行为上真正做到,就是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存在。

那是二零零五年夏季,我与数同修在一块儿交流时,被邪恶绑架。在被“拘留”迫害从看守所出来之后,又遭到“失去工作”的继续迫害。面对如此情形,我首先想到的是“救人”,心中请师父加持:我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当我把邪恶这次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写出在明慧网曝光后的第二天,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从新找到一份工程“监理”的工作。当时,没想过这份工作能否正式录用我,而只想利用这份更有“机动性”的工作出去发真相资料(之前,做资料时,自己较少出去发资料)。在这个新的工作岗位上,也是干扰不断:会议及与公司相关的业务活动特多。于是,每当公司召开“执委会”、这个会、那个会时,我就利用这个时间发正念:假如我在此只工作一天,也必须做我该做的事,你邪恶休想干扰到我。然而,上司就指名我对公司有些活动“不用参加”。就这样,这个新的、每天都要到各个工地巡视的工作,成为了我专发真相资料的“岗位”,每天带一工作提包资料根本就不够发。

在这新单位工作不到一月,其上司知道了我是修炼大法的后,他当即在众下属面前称道:“你看这炼法轮功的人多善良啊!”也就是在刚熟悉这份新工作的时候,原单位上司主动找到我:请我回原单位工作。因为我是被迫害失去工作的,既然是反迫害,所以又无条件的、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原单位的原岗位工作。在回来之前,上司还给我安排道:“你回来后,到‘综合办公室’与大家集体办公”,对此我只是点头示意,但心里却想:无论安排我在哪里办公,都不会动摇我做“讲清真相”之事的心。可到报到这天时,事情却发生了顺我意的变化:仍然让我回到最熟悉的、原来我独自区域的办公室办公。等于是又回到了我以前做讲真相的自由平台上了。

在任何环境下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就是在“走师父安排的路”,遇到魔难,师父就可以为弟子做主。因被迫害带来的这段工作变故,历时虽仅两月,却真实的暴露出了我学法不静、不深、心性上有“漏”的问题。同时使我认识到,出现被迫害,并不是自己“救人”的事做多了,而是做少了。要做真正使师父放心的大法弟子,概括的讲,就是在静心学法向内找的同时,坚守救度众生的本份,才是精進的大法弟子。

※ ※ ※ ※ ※ ※

文稿结束语:本着以正面交流修炼心得的前提,所以只是将自己做的正的方面串起来写成的交流稿,我有许多不足都没有在此写出来。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