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是基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师父好!同修好!

我是一位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岁,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十一年来,无论是在邪恶迫害的风风雨雨中,还是面对家庭、亲朋及社会各个方面因恐惧和被造谣宣传造成的不理解,我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同时也不断的清除自己的一些不正的因素,排除各种各样的干扰,终于走到了今天。

学好法是基础

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当中,第一件就是学好法。我体会到学好法是救度自己世界的众生和更庞大天体生命的保障,发正念是清除那些对正法犯罪的无法救要的生命,讲真相是救度被党文化和谎言蒙蔽的世人。学好法,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和基础,学好了法,心里就有了明灯,遇到麻烦就知道应该怎么去做。所以我在这些年中,尤其注意学法。

我上有九十多岁的父亲,下有刚出生的小孙子,四代人同住在二间宿舍楼里,这就是我的修炼环境。要照料老人,又要看着小孙子,家务事真多,真忙。我一直见缝插针学法,小孙子睡觉了,我就读《转法轮》;在外面看孙子、买菜,我就把要背的法抄在纸上拿着背,时间长了,就把单张的纸装订起来,随时学法。有时间夜间醒了,没有别的考虑,起来就学法,背法。有时背给老伴听。

我每天用两个小时来背法,脑子里的法往起涌,往前推。我还坚持抄法,用B5纸抄法,已有一尺多高了。师父发表的《洪吟》,我全是利用做饭和外出时间背的,《洪吟》,《洪吟二》,《论语》不用看小标题,五十五分钟会背完。

我喜欢学法,如饥似渴,经常看到《转法轮》字里行间有很多黄色的卍字符,亮晶晶的;看到《转法轮》的字象钻石上面的小花在转;看到手抄本《转法轮》有三毫米宽的红色亮条,均等距离展现。无论看到或看不到,我对大法的正信是坚定不移的。

正念强师父就帮

记的二零零零年一月份,我去北京护法,被邪恶非法关押,并扬言要劳教我。在体检时,我对师尊说:“师父,我要回家,不是过常人的好日子,我有我要做的事,谢谢师父。”在师父的看护下,我堂堂正正的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在大法遭到诬蔑、师尊遭到诬陷时,我多次走出来,進北京护法,在天安门喊出“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在强大的正念下,都顺利的返回。但是邪恶是无孔不入。在二零零三年,邪恶想绑架我到洗脑班進行迫害,遭到家里人的坚决抵制,未成。他们又叫单位的会计骗我,会计打电话,要我去退休办,拿上身份证、退休证,说是给我涨工资,还问我几点钟去。

我记的师尊一句话,“能够尽量的全面思考问题”(《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考虑,会计的话漏洞太多,往日从来没有听说过要给退休的人涨工资,怎么突然就叫我去涨工资啊?不合常理,是阴谋,恶党惯用的骗人手段,绝对不能去。结果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我想单位的领导和会计参与邪恶迫害我,我得给他们讲真相。过了两天我就去了单位,我直接给领导和会计讲。他们静静的听我说,脸上变的不那么自在,不好意思的对我说:“那都是「六一零」让我们那么办的。”

我还谈到一九九九年我去北京护法,单位非法扣我半个月退休金的事,我告诉他们说:“谁把法轮大法好记在心里,就会得福报,否则,说大法的坏话,甚至迫害大法弟子,就一定会遭恶报!”他们听着我的话,谁也没有再说出什么来。是正的东西占了他们头脑的主导,再一次显示了大法的威力,第三天退休办的负责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拿非法扣我的退休金。这件事使我有五点收获:一、单位领导和会计明真相后得到了救度;二、行恶者没有机会行恶,不犯罪;三、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瞬间解体;四、无理扣压的退休金一分不少的给了我;五、我不被迫害,有大量时间做三件事,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

面对邪恶不畏惧

二零零五年九月份,我第三次遭恶警绑架,我高喊着“法轮大法好”到了派出所。我记的师父的一句话“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另外空间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因素与邪恶生命及黑手烂鬼!我还对师尊说:弟子决定今夜三点钟离开这,求师父帮帮我。我还想求师父给我准备一辆出租车,并感谢师父。

一会儿,所长、指导员、「六一零」的头、作笔录的都来了,所长说要我先作个笔录,我对他们说:“你们象特务一样埋伏在我家门口,象土匪一样到家里抢老太太,抢不走就抬走,这本身就是犯罪。宇宙在正法,大法弟子都希望你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为了你们,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我想你们听明白了。”

这时谁也不说话了,随后,一个个都走了。下午又来做笔录的,我一看是第二次参与绑架我的那个人,我对他说:“上次你迫害我,我告诉你,迫害大法弟子是要遭报应的。”他说上一次就别提了,看这一次的,你觉的哪个重要就别说,觉的不重要就说说。这话乍听起来好象是为我好,其实是狡猾,只要我开口就行。我知道另外空间的烂鬼操控他。我背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我发正念解体它,他问我什么,我一概不为之所动。

他的手机响了,听他们对话他的家里出了事,他对我说,我要回家了,明天再说。我心里说,明天我就走了。之后我不争气的睡着了,梦中有人敲门才惊醒,我才想起要走的事来,也不知道几点了,心想别管几点了,敲门就是师父叫我走,就是现在。于是我站起来就走,发着正念:睡觉的不要醒,大铁门不响,屋里的人不要出来。我下了楼。

我悟到了师父安排的一定是畅通无阻,我拉开大铁门一看,不远处有一辆出租车,眼泪哗一下流了出来,又一次体验到师恩无处不在。我问司机走不走,他说走,我说请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他看看表说正好三点。正好三点,师父和我的约定是多么准确。就这样在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后,我堂堂正正的离开了派出所。

真的是神在做事

师尊告诉我们,我们是修炼的人,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我体会到不管是讲真相,还是做其它证实法的项目,我们都是在做神的事,所以我们一定要用神的正念思考问题,也就会有神奇的事出现。

例如一次,我看到一家三层楼天线上绕着一条很长的黄色讲真相条幅,可能是风刮的,我觉的不好,应该取下来。我上去一看,怎么也弄不下来,必须得用一个长杆子才能可能挑下来,我想走吧,等找着杆子了再来取,就下楼了。刚下楼有一个小伙子骑着自行车手里拿着一个杆子,杆子的长度和粗细太合适了,我脑子一闪:这不是师父派人送来的吗?我转身喊住了那个小伙子,与他商量,他很愉快的答应帮我取,他是个打工的,也是费了好大劲才把条幅取下来。我说,小伙子你做的是最好的事,咱俩有缘啊,你把“法轮大法好”记在心里,得福,平安。他高兴的答应了。

不断戒掉不好的东西修自己

在那次绑架我進罪恶的洗脑班未成功后,「六一零」仍不放过我,扬言不绑架我進洗脑班不罢休。我被迫离家出走,在千里之外漂流。有一天,一个常人告诉我,说你必须离开此地,越快越好。我立即悟到这是师尊在点化我,于是我马上离开了此城市。

两天后,我市派出所和当地派出所十多人到我住处抓我,结果扑了个空。我想: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肩负着那么大的责任,家里环境虽然恶劣,随时有被抓的危险,可那是自己救度众生、兑现史前大愿的地方,我必须回到那里。

回家后,老伴惋惜的对我说,你的大法书都被拿走了,电脑等工具资料也被它们抢走了,连个字条也没给留下,还到亲戚家到处找你。我对老伴说,这也是他们犯罪的证据,有它们偿还的那一天呢。

回来后,我呆在家里,好长时间不敢公开出来,那时怕心占满了脑子,想自己被邪恶非法关押过,被绑架过三次,对我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他们很不安。但是我马上对怕心進行了否定。

师尊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那你们怕什么?而且你们是堂堂正正的、针对人的生命真正的去救度他,人是会感受的到的。”从修炼的角度讲,师尊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我发出善心、慈悲心,常人善的一面是会感受到的;从常人的理讲,派出所的恶警拿走我家的东西,连个字据都没有,这不是偷又是什么呢?明目张胆的行窃,是一个人民警察应有的职权与行为吗?谁惧谁呢!

于是我今年三月底堂堂正正的出来买菜,邻居们见我出来,有的说太想念你了,有的上前就拥抱我,有的说知道你在家也不敢打扰你,这是他们善的体现。直到现在那些恶警也没有再上门骚扰过我。当我在看《大圆满法》时,师尊说:“在修炼中放弃任何不正确的追求,就一正压百邪”(《法轮大法 大圆满法》),这时听到我体内传出轰隆一声响,我悟到是师尊在鼓励我。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在这些年的修炼过程中,我也是在不断去着各种不好的心。一个执著是去做证实法项目时大包大揽。我平时就想多做事,这本身没有错,可是太执著了就是私心的表现,想自己多做事就多建立自己的威德,而不是从谁适合做什么谁就做什么考虑。比如有一件证实法的事,一个同修负责起来要比我强,别的同修也提议让那位同修去做,我硬是大包大揽过来,结果事情虽然做了,可是却使许多同修不高兴。实际上自己是一颗显示心、好胜心的表现,说到底是想自己多建立自己的威德的私心,不去考虑做事的整体效果怎么做的更好,不去考虑别人的感受,真是一个很不好的思想。

二是去掉做事“哥俩好、哥仨好”的心。我就愿和他、她在一起,能说在一块,啥都好,做事愿意在一起。结果时间一长,常人的东西就進来了,形成小圈子,互相之间有不足的地方也不好意思说,就隔过去了,甚至是不足也觉的不是不足了。这是很重的人心啊,神看了怎么能会高兴呢,师父也不会高兴。我们修炼就是要修去这些心的。

三是去主观武断。自己修炼时间长一点,做大法的事多一点,就觉的自己有经验了,比别人强,自觉不自觉的产生主观武断的行为,有点象常人中的领导,爱自己说了算。最近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的讲法》,对我的触动太大了,师父那不是对我说吗,是在严肃的批评我呀。爱坚持自己,有时高声的说别人的不足。自己争来是什么呢?都是常人的东西,都是应该放下的东西 ,放下常人的东西,放下人心才是神。

风风雨雨十一年,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有过欢乐,有过痛苦,坎坎坷坷,摔摔打打,一步一个脚印趟过来了。我从心里体会到有这么四个字可以概括我的修炼道路:信,就是信师信法,什么时候也不能动摇;放,放下常人认为是好的东西,也就是放下人的东西,放下人即是神;敢,去掉怕心,敢于走师父安排的路,敢于做师父安排的事;勤,对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勤而行之。

师尊给我的太多太多,我无法用语言赞美和称颂师父与大法,我唯一的心愿就是自己多一份努力,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心,圆满随师还。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