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师父呵护我走过一关又一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师尊好!同修们好!

我叫心明(化名),文化程度很低,虽然没有進师父的讲法教功班,但是我三生有幸,得到了大法。

炼功前我有多种疾病,真是病魔缠身。如风湿关节炎、低血压、紫斑病、肩周炎、乳房小叶增生、慢性鼻炎、咽炎、肝脾湿热等,三十几岁眼睛就看不清东西了。

这时,朋友借给我一本《转法轮》,从此我得到了大法。我刚看到《转法轮》〈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没想到师父竟然管我了,给我净化了身体。当时眼睛清亮了,鼻子、咽喉舒服极了,这让我感到大法太神奇了。我感动不已泪流满面,给丈夫说了,他听后也很高兴,他说以后他也炼。

从此我坚定不移的走上了修炼道路。我通读大法多遍后,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这是一本教人如何修炼的天书(是我多年从内心寻求的天书)。大法的法理深深的吸引了我,真是爱不释手,如饥似渴的天天都想学大法。经过反复集体学法炼功,知道了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而且不久,不知不觉全身疾病不翼而飞了,真是不治自愈,所以我更加坚定不移的实修,以法为师。

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修炼后从外观上给人感觉很年轻。那时我四十多岁,表面上看才三十多岁,没有皱纹,脸上光光的,白里透红,常人非常羡慕,说我象换了个人似的,都说我走路象风吹着走一样。的确是这样(炼功前,上、下楼都非常吃力)。我在大法中修炼已经十多年了,每走一步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我深感修炼的幸福。这是我一生中最有意义的时光。

* 正念正行抵制邪恶迫害 师父呵护走过一关又一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华大地被乌云笼罩着,大法蒙受千古奇冤,上亿的善良大法弟子被迫害。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六年,我十几次遭到邪恶非法劳教;一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关進拘留洗脑班;并被非法抄家多次,它们(邪恶之徒)象土匪進村一样把“大法书和经文”抢走了。恶警还骗我丈夫给一千就放我回家。结果是,它们毫无理由的将我非法送進劳教所一年。我悟到:大法弟子要正念正行,去掉怕心,证实大法是正确的,决不能配合邪恶,坚决抵制一切非法迫害。

“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转法轮》)

每次邪恶非法迫害时我在警车上都要给他们讲真相洪法。邪恶气坏了,骂我是铁心追随者、重点对像。我还告诉他们:信仰没有错。我原来是农村人,说话当中都要带些骂人的字,经过学法后知道是不文明不道德的,从此不骂一句脏话了,那才是真正的转化成好人了,身体也健康了。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我第一次被骗到洗脑班,他们说几天就回家,叫我们写诽谤大法师父的恶毒谣言。我们有几个人不写。他们又用恶毒的手段,边骂边强迫签字。我就写:这些不是事实。我在真实姓名上写:我是“法轮大法”真修弟子。把邪恶气坏了,就打电话到市公安局,第二天邪恶局长直接说要送我去拘留。我心中默背《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

一正压百邪。我问邪恶为什么要拘留?他们说:因为你签的这几个字。这多邪恶呀!在警车上我还是要给他们洪法讲真相。恶警还说:你胆子太大了。我说:我们本来就没错……。

之后,我被非法迫害十几次。一次,遭非法关押到拘留所,邪恶还是要我签字,我仍然象上次一样,邪恶结果不了了之。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送往女劳教所。在警车上有吸毒人员脏话连篇,几个小时里我同样讲真相。有三个警察说我太顽固了,叫我去了那里不要象在当地那样,少吃一些亏,争取早点回家。其中有两个听了我讲真相,善心出来了。我说:谢谢你们。

只有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才能堂堂正正的走好该走的路。下面举几个例子,在被非法关押在女劳教所时,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走了过来。

在邪恶黑窝里,不管什么人找我谈话;我首先问他们:想听真话,还是假话?“真话”可以给他说很多真相;“假话”是一个字都不说。本来我们就是修真、善、忍的。

有几次司法局的干事和局长多次找我谈话,他们在说话时,我就默背《洪吟》的〈威德〉和〈见真性〉;并讲大法洪传世界几十个国家;讲自己身体修大法后的变化。后来他(她)们认同了,说:你们这功法是好;但是上面不允许炼。我又说:谁是上面,难道江××说的话能高于法律宪法吗?既然我们是法制国家,为什么我们多次要求学法律宪法,却不敢拿出来我们学呢?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法律到底又是为谁制定的呢?又是谁在破坏呢?我虽然文化少,翻遍所有国内法律宪法没有说是信仰“佛法”是错的。后来他们都说:“我们也没办法”。 我说:我知道你们有家庭,要生活。他点头承认,并说我很善解人意。我还继续跟他们讲:学了大法有百利而无一害,人民身体健康了,精神文明回升了……。他们最后接受了。

还有一个女警原来对学员很不好,还骂脏话等;后来她被调来看管我们。她也经常找我交谈,她说她的母亲和我同龄看起来我要年轻的多。我就给她讲真相,讲大法的神奇等。后来我俩成了好朋友。她说机缘到了,她要学炼法轮功。我听了很高兴。我回家后还给她写了信寄去。

在遭非法关押期间,邪恶经常要求填一些表。我就填炼功前后的对比,等等。有一次就是司法局叫这些炼功人员回答:为什么走上修炼法轮功这条路?我就堂堂正正的写了师父的几篇经文,《洪吟》中的〈实修〉及《精進要旨》中的〈何为忍〉、〈境界〉与〈修内而安外〉等;并写《转法轮》中讲的:“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就是用他来衡量的。我们过去说的德也是一样。当然今天人类社会道德水准已经发生了变化,道德标准都扭曲了。”“现在不只是唯利是图,有的人无恶不做,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杀人害命,用钱买命,同性恋,吸毒等等,什么事情都有。”

我还写:我决不能随波逐流,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每时每刻都要用炼功人的标准来对照自己,等等。还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再要我写什么,我就一个字都不写了;它们也就不了了之。这又是慈悲的师父呵护我又过了一关。

* 正念抵制恶警诋毁大法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邪恶逼迫大家看栽赃诬蔑大法的,精神病杀人犯傅××杀人的电视录象;并让学员看完电视后要写心得。当时,有些怕心重的学员乱讲,我心里非常难受伤心。恶警王冬燕最后叫我发言。我说:我要“实话实说”,“以事实说话”。傅××是个地地道道的精神病。然而,《转法轮》〈第七讲〉“杀生问题”中讲的非常清楚,连地上的虫虫蚂蚁都不要有意伤害它,那怎么还能杀人呢?……恶警当时气坏了,乱骂我,说我也是精神病。当时现场有几十人,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很平静的面带微笑向大家双手合十谢谢大家;我说:我永远也不会象傅××那样。只有越来越清楚明白自己的路该怎么走。我放下了怕心。有的学员流着泪为我担心,可能要坐小间,我说:不可能,叫他把书拿出来看。

结果真的平安无事。第二天恶警被调走了,大家感到惊奇。我知道是师父在呵护我。第三天很多学员声明原来逼迫写的全部作废。

* 让亲人看见讲真相的场面

遭非法关押期间,每次家人来看望,邪恶都骗他们,说:只要我写了“三书”马上可回家。我对他们说,我已经成为一个好人,从不骂人了,身体也健康了;难道想让我变成坏人去骂人吗?万万不可能。我没有犯法,叫它们把法律拿出对照,看我到底犯了那条?它们又是照那条来处理的?并直接指出:它们才是执法犯法,是真正犯罪;还告诉它们“善恶有报”是天理,只是时间迟早而已。还问它们:到底又是谁在真正破坏千百万人民的家庭呢?我又说它们是拿吃人民的血汗钱,来非法打击手无寸铁,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我还质问它们:你们为什么不敢挂牌,要办“法制学习班”呢?因为你们自己是在违反宪法!结果邪恶无法反驳。

第二天,管理人员又来了,说只要写几句都行。我就是不动心。我理直气壮的说:不可能。本来我就修“真、善、忍”,一个字都不写;本来我就是冤枉,如果要我写就上诉。结果,在遭非法迫害三个多月后,它们叫丈夫带我回家,说我表现的很好。它们对家人说:这是破先例,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过,一个字不写就出去的。

我回家后就给社区、办事处、派出所写劝善信,面对面的讲真相。他们都羡慕我身体健康,眼睛又清亮;还有人说我们以后也来炼法轮功。大家很高兴,还叫我注意安全。

二零零四年,我两次遭“六一零”恶警绑架,都长达一年多时间。每次丈夫看我时,邪恶先恐吓他说:不写“三书”就不能象前次那样放人。又逼丈夫同我离婚,当着丈夫、子女的面叫我回答:要老公呢?还是要“法轮功”?我说两样都要。

师父说:“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我牢记师父的教导,坚决不写“三书” 。在洗脑班里,我不断向公安、管教、包夹等恶人讲真相,解体那里的邪恶。不久洗脑班就解散了。

* 三十年冤怨一朝解

我和丈夫双方的父亲都被邪党非法迫害过二十多年,我们脾气都不好;特别是家中丈夫的大男子主义思想严重,脾气暴躁,我也是急性人。修炼前,我们为丁点小事也要吵个没完没了;长期打冷战,有时之间没有沟通的语言,实在无法忍了,就写纸条做沟通;搞的家庭很紧张。

自从我修炼大法起,我认为自己是一个炼功人了,以往发生矛盾时,自己总是向外求,怪对方不好,这符合大法的要求吗?大法一再要求我们向内找。师父一再教导我们要实修。

想到这里,夫妻间闹矛盾,我是有责任的。我多次找同修切磋。我近年来修炼状态时好时坏;丈夫的脾气也越来越不好,没事找事,弄的家庭气氛很紧张,子女不愿回家;我对丈夫一忍再忍。可是我越忍他闹的越凶,有时竟动手打人,当着子女孙子的面脏话连篇,楼上楼都听的到。我还是一味的忍。

那时只是默默的发正念。后来悟到,由于没在法理上找到原因,这是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后来,在师父的点化下,我才恍然大悟;我不能再无原则的一味的忍让迁就他的过错,这是对他的不负责任,这样下去会毁掉他的。因为这不是一般的夫妻矛盾,这是他背后的共产邪灵在操控他,阻挡我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使家人对大法犯罪,这会毁了他的未来。这是多么危险的事啊!

后来我找到了他的好朋友,跟他们谈了我的家庭和我受迫害的情况,还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都羡慕我的身体很健康,他们也想来炼法轮功,我们大家都很高兴。

我反复、经常给家人讲真相。原来孙女学习成绩时好时坏,后来,我教她经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奇迹出现了,她各科成绩都上升了。现在我们全家老少都和和睦睦的了。感谢师尊慈悲救度挽回了我们这个支离破碎的家。我必须抓紧时间做好该做的三件事,我现在以各种方式尽量做好该做的三件事,基本上每天整点都发正念;决不辜负师尊对我们的期望。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双手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