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吧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份得法的,因为那时我正好退休,身体也不算太好,很想找一个锻炼身体的好方法,于是就找到了法轮功。记的刚开始第一天炼功时我很严重的咽炎就好了,从此以后就没有再犯过,我也感觉到法轮在我的小肚子里转动。

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以后,我真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所以我说:“这个法轮功太好了”,可是究竟怎么好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觉的太新鲜了,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这么好的正道理,就知道好,所以从此以后学法炼功从来没有松懈过。

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迫害开始了,为此自己不知道哭过多少次,觉的政府太不应该了,我们炼法轮功也没干坏事,只是炼功锻炼身体,为什么这么反对,心中对政府的做法很不理解,也曾和同修一起去向政府说明法轮功如何好,叫人做好人,修的是真、善、忍。可是去的人全都被抓。邪党政府根本就不听,就是要抓这些好人進行迫害,那时我的怕心很重,如果不是和同修一起出去,恐怕自己单独也做不到这一点,不管怎样还是跌跌撞撞的走过来了。

一次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被判劳教二年,到劳教所以后,因为自己还是怕心作怪,怕挨打,怕这怕那的执著,在劳教所,恶警对我放自焚栽赃案的录像和看已转化的人写的书,使自己的思想被他们钻了空子,走向了邪悟,最后几乎是完全被他们占有了,给大法带来了很大损失,给邪恶起到了帮凶的作用。只有一点我是清醒的,不能说出资料的来源,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同修,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讲出同修的情况,邪党肯定会迫害他们,所以不管怎样追问我就说是捡的,邪恶之徒看没有办法也就不问了。

在邪恶的劳教所里由于脱离了法,我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每况愈下,各种病全出来了,没有到期就被办理所外就医,到家以后我经常去医院看病,由于病痛我也曾想炼功调整身体,可是总不专心看书也看不下去,跟以前的状态完全不一样了,我知道我做了一件大错事,跌了一个大跟头,自己不配再炼法轮功。后来想也不想了,我已完全变成了一个常人,我的身体也就越来越不好,直到住進医院做了手术,身体更糟了,最后连路都走不了。到了医院片子也照了,用了各种方法,最后医生说没有毛病,从那以后我也就不再相信医院了,再也不治了。我试着到公园学打一段时间的太极拳,根本不起作用。孩子们见我那么难受都说“以前咱妈炼功时身体多好,整天抬着头,现在彻底不炼了身体变成这样,整天低着头病病歪歪无法自理,跟炼功前判若两人,还是让咱妈炼功吧,只是要把握好不要再让坏人钻空子。”我听这个马上来了神了,对呀,我为什么不想炼功呢,想想主要还是对大法产生了怀疑,不相信师父,最主要还是怕师父不再要我了。其实不是我不想炼,是旧势力不让我炼,让我心里想:我就是炼了,师父也不会管我的,因为我不配。

经孩子一提醒,我就于当天开始炼功,而且在自己的思想中進行了反思,在劳教所里,恶警用邪恶的书和放诬蔑大法的录象欺骗了我,回想起昔日和同修在一起的日子里是那么的幸福。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师父,却感觉师父时刻都在呵护着我。而现在我离开了大法,真是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正当这时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的全部讲法,我激动的哭了,一夜都没有睡好,我终于又得到法了,原来师父没有放弃我,还在等着、盼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走回来。现在更加知道正法的紧迫性,我庆幸自己又回到大法中从新修炼,无论我能不能圆满,我都不会再离开大法半步,不管邪恶再耍什么花招,我都不会再相信,我就走师父为我安排的路,紧跟师父到底,我写这些也是为和我一样走错路的学员说一声回来吧,师父没有放弃我们,正盼着我们快走回来,不要失去这万古机缘,能修大法,这是我们的福份呀,回来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