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死关 从新走好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与其他大法弟子一样,修大法后,身心都有了巨大的变化。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我也多次去过北京上访,遭到非法拘留,多次被关入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还被恶警抄家、骚扰,被非法劳教最后并被单位开除公职,停发退休工资。

劳教所手段毒辣,利用暴力强化洗脑、反复洗脑,灌输邪党无神论,诽谤大法和师父,甚至使用谎言欺骗等。由于我长期被关过洗脑班、拘留所又被劳教,没学法、不炼功,失去了正念,产生了怕心。在邪恶的蒙骗下,把谎言当成事实,一念之差,向邪恶妥协写了所谓“三书”,还以为他们真的是为我好,背叛了师父和大法。

从劳教所出来后,身体已经很差,我又想修大法。但没有大法书,自己更觉的没有脸去找大法弟子借书。结果又被六一零送到洗脑班,做了邪恶高兴的事。之后,省国安、六一零、单位保卫科不断打电话骚扰,又由于自己的显示心,被魔利用,做了一些对不起大法、师父的事。

可是内心里还是放不下大法,很不安,知道自己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走到了危险的地步,觉的生不如死。

师父慈悲,看到了我内心的真正想法,就在梦中多次点化我,让我放下包袱,并安排同修帮助我。这样,我于二零零四年年底写了“严正声明”、“三退”声明,下决心坚定正念,真修大法,融入助师正法洪流中。我要多救人、多讲真相、多揭露邪恶暴行,还要多学法,三件事要同时做好。

二零零六年十月一日前,派出所、保卫干事来我家骚扰,问我是否还在炼法轮功,我心里有怕,念几句口诀,忘了发正念,就说自己没炼功,过后心里很后悔,说明自己还是正念不足,所以不能堂堂正正的证实法。

读了师尊的经文《走出死关》、《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后,我为师尊的无限慈悲而感慨落泪。师父说,“还有部份向邪恶妥协中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干了对于修炼人来讲最可耻的事”。我诚心地向师尊跪拜保证,要把自己做错事、走弯路期间有意无意做的出卖同修、对师尊不敬、给大法抹黑的事公开出来。于是我放下怕的执著,放下没脸见人的包袱,真正的坦荡的向同修公开出来。我决心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坚定真修,走好最后的路。

按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就得放下人心,去掉怕心,学好法、以法为师。

讲真相过程也是我们修炼提高的过程。学不好法,就讲不好真相。所以我努力做到每天学法修心性。我学会了边讲、边发正念,怕心不知不觉的在解体,甚至怕走出来被抓的那种执著也烟消云散。当我的心里想的是师父的法,想着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想着让更多世人得救的时候,我发现邪恶根本对自己无计可施。

记得第一次走出去发放真相资料时,怕心重,腿直哆嗦,衣服、头发让汗水湿透了。于是我背诵《洪吟》〈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胆子就大了。

我开始先给家里人讲真相,给认识的同事、亲朋好友讲,给邻居讲,后来我又给理发店的人讲、给代灌煤气人讲,给拾废品的人讲,给打工的人讲,到医院对病房里的人讲,节假日到农村、郊区、山区、外省讲,讲法轮功给自身和国家带来益处;讲大法洪传全球八十个多国家;讲恶党制造的自焚是骗局,江某某邪恶集团的残暴手段;将邪党所做的一切都是反天理、天意的,反传统的,反人性的,邪党才是真正的邪教。我推《九评》,促“三退”,让世人真心诚意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我随时随地发正念,出去买菜、到商场、坐车、步行、在家里,除全球统一时间发正念以外,都是随时随地发正念。人多时发正念,人少时讲真相,把他们身后的一切抑制他们明白真相的邪恶因素和邪恶生命先清理掉,以便有缘人能明白真相和三退自救。每个地方的众生背后的邪恶因素和生命都应该清除,还要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

我除了每天坚持全球统一时间发正念,也随时随地发正念,也坚持每天早晨统一时间炼功,认真地用心去学法、背书、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弥补自己给个人、众生和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我真诚希望走过弯路的同修,抓紧机会走回大法,走出来,加入到救度众生行列。师父为了我们能走出来一等再等,还有多少同修为了我们走出来,承受了非人的折磨。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