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每个海外大法弟子都能成为一个电话小广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个自学得法已一年的海外新弟子,原来是基督徒,去年九月,我在网上知道了共产党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利的消息,看遍所有有关活摘的文章后,我痛哭流涕,眼都哭肿了,并立即开始决定学法炼功,并立刻加入到了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行列。

由于住的偏远,我根本就接触不到同修,不知道如何开始讲真相,不知道做什么。我曾尝试给炼功点打电话,咨询如何打真相电话,如何选择电话卡和如何做,却最终没得到答案,可能他们怀疑我是个了解消息的特务。无奈之下,我就大量的学习明慧上同修的文章。最后,我决定采用电话讲真相的方式救度众生。

我曾尝试直接讲真相的方式,但是我很紧张,思维能力差,国内同胞一句话就把我打发了,效率非常的低,我感到很焦虑和沮丧。于是,我又查遍了网上所有讲电话讲真相的文章,发现不直接开口的同修在用电话广播的方式讲真相。可是,我却找不到任何如何做电话广播的具体方法,我甚至连选择什么电话卡都不知道。师父说,每个大法弟子都要走自己独立证实法的道路,尽管很困难,但我内心强烈的感觉到自己必须迎难而上。

我查找了大量英文电话广播的技术文章,发现在资金上和其它设备方面上,我还做不到。在经过大量的尝试后,我终于找到了我现在的方法,并变成了一个电话小广播。

具体办法如下:

1、选用TOTAL RECORDER这个录音软件来录制真相录音。其它软件也可以。

2、录音时,选用质量比较好的带耳机的外置麦克风。

3、录音内容一般在一分钟之内,内容可以包括请求国内同胞善待大法弟子,揭露正在進行的活摘罪恶,告诉国内同胞退党人数,为什么退出等。

4、采用MEDIA PLAYER软件来播放真相录音。

5、播放时,用外置耳机对准电话机说话孔,电话一接通就播放。

6、录制完,测试一下录制的效果,可以打给朋友测试,也可以打给自家手机。

我一般给人口密度大的城市播放真相,各行各业都播放,妇联,工会,居委会,村委会,宾馆,公共汽车公司,修理厂,家务公司,律师事务所等……只要找到电话号码,拿起来就打。

由于邪党的威胁恐吓,有些人很害怕,听十秒就挂了,一个电话要打三回,才能将全部信息告诉对方。一般情况下,35秒钟的录音,一般众生都会挂一到两次。由于是手动播放,再播放时,通过WINDOWSMEDIAPLAYER,很容易在挂断处直接播放。需要注意的一点是,一般情况下,挂断电话后,12到13秒钟后,才会听到蜂鸣声,判断断点时要提前13秒。

尽管邪党对各个行业都做了传达指示,不许接听海外电话,但在每个行业都有很多很有缘份和勇敢的众生,很多人能听3到4遍,有时是好几个人一起听,人心真的变化很快,很鼓舞人心。邪党的信息封锁是锁不住人心的,越不让人听,人们越要听听是怎么回事,害怕的其实也想听。 

一年以来,我拨打了上万的电话,从头到尾听完简短真相的人有3000多,其中一半以上是拨打2次以上才播发完的。一般情况下,一个小时能有近10个人听完真相,差的情况下也能有4到5人。由于在北美,为了赶大陆的白天,多数在深夜打电话。用耳机播放,声音不是很大,在单独的一个房间,基本不影响家人。

我每个电话都要发正念,如果连续打几个小时的电话,就连续几个小时的发正念,打完电话,有时困的我不知道东南西北的。邪恶的干扰也很大,最常用方式是用困来干扰我,有时是胃疼,大多数情况下,我都能坚持下来。

师父在我看书两个星期后给我下的法轮,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发正念。正念发的好的时候,人们会一口气听几遍;自己心里不稳时和受干扰严重时,有人就会挂电话。邪党在电话系统上也做了很多的手脚,但是每次经过连续多日的发正念和师父的加持,都能突破邪恶的电话封锁。

最近,我总算找到了同修,可是,我明显的感觉他们对我还是有戒心。几次简短的接触,很多同修对电话讲真相的态度让我很忧虑,很多人都说,打电话是电话小组的事情,他们没打过,也不了解,有专门的人和专门的机器来负责。

通过我自己的经验,我感觉,电话打真相是每个海外大法弟子的事情。从做电话广播到现在,我还没有真正实质性的与任何同修具体交流过,尽管做的还不是很好,但我在坚持做着。对于我们每个海外弟子,我觉得,只要我们真想做,就能做好。

其实,看看我的这个简单方法,真的不是很难,如果每个海外弟子都能拿起电话,哪怕每天半个小时,就能有多少的众生知道真相。不管数量多少,如果每个人都能成为一个电话小广播,那效率该会提高多少!

师父希望我们能够提高效率,能更多的救度的众生,让更多的众生了解真相,我觉得我的这个简单的方法还是可行的。

通过向大城市播放真相,我感到很多的同胞都不知道真相。去年回国探亲,基本上我所有的家人和所有的朋友都不知道真相。其实我自己一直被封锁着,直到去年才知道大法和大法遭受的迫害。在大城市旅游时,尤其在是北京,看到处都是警车,基本每个小区都有保安和联防把守,到处都是摄像头,连接触人最多的出租车司机,基本都很少听说过恶党活摘器官的事情。大城市中的人们,还在被邪恶囚禁着。大城市中的同修,尤其是北京的同修,救度众生的形势还是很困难的。另外,在大城市里居住的人,除了亲戚朋友,彼此的来往都不是很频繁,人们即使知道真相,也不怎么转告别人。最让我吃惊的是,我给成家的弟弟发了真相光盘,他竟然不告诉我的父母。尽管知道真相、退党的人数在增加,但根据退党数目来看,还需要我们每个同修更加努力。

我真心的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希望每个海外大法弟子都能成为一个电话小广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