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修炼情况汇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同修好!

我今年五十九岁,是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今天,我万分感谢师尊,感谢引领我修炼的大法。在此,我从以下几个方面把我九年多来的修炼情况作一汇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学法修炼

师尊在《洪吟》中讲:“缘已结 法在修 多看书 圆满近”。走入大法修炼以后,我牢记师尊的这段法,时时不忘学法。才开始修炼时,我还在上班,每天早上起来五点半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晚上还要单独炼一次功。除上班以外,其余时间就学法。主要是通读《转法轮》,做家务事时就听讲法录音。基本上不看电视,也不看常人的书报。每三天读一遍《转法轮》。

才开始炼功时我都满五十岁了,单位安排我们年纪大的四、五个人在一个办公室,说是搞咨询,其实是休息。其他人天天聊天,我正好借此机会学法。人多默读静不下心,朗读又怕影响其他人,我就开始抄《转法轮》。下班回家就朗读,到办公室就手抄。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时,我已经抄完两遍《转法轮》了,同时也通读了很多遍了。

因为学法扎实,七•二零大风暴来时,我心坚如磐石,不管邪恶怎么造谣,根本动摇不了我的正信,天天坚持炼功,打坐时心想:“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精進要旨》〈大曝光〉)。所以九年多来,天天学法炼功从没间断过。就是到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也天天炼功、背法。

背法是从二零零零年初开始的,二零零零年三月,邪恶强迫我進洗脑班,我就将手抄《转法轮》第二讲带進去,利用休息时间背,邪恶洗脑我就温习巩固背法,五天班结束,我把第二讲背完了。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将《转法轮》通背完一遍,与此同时,还背了很多新经文。可惜背完以后没有继续背,通读了好几年,到二零零六年又背,又背了好几遍了,现在凡学《转法轮》就背,这样学法也更入心了。因为重视学法,所以发正念、讲真相救人效果也比较好。

二、发好正念,施展佛法神通助师正法

二零零一年五月,《明慧网》刊登了“发正念”的通知,我知道是师尊叫我们用佛法神通助师正法了。我心想:我们真成神了呀!可那时我盘腿都还困难,我又是闭着修的,但我坚信师尊说的:“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坚信发正念是最殊胜的事。师尊要我们做,我就乖乖的做好。二十四小时高密度发正念时,我特意去买了个大闹钟,钟每个整点打点,这样不分昼夜,到整点就双盘腿打坐发正念,我从不去想自己有没有能力,既然师尊要我们做,我就坚持做好。有时正吃饭,钟响了马上去盘腿打坐发正念,家里大人小孩都习惯了,有时我没听到钟响,家里人都会提醒我,连刚会说话的小外孙经常听到钟响都会说:“外婆,发正念了!”

那时发正念干扰很大,盘腿时腿特别痛,平时也会痛,睡觉躺在床上,经常腿抽筋似的痛,大腿的肌肉象刀绞一般的痛,我知道是魔在干扰、是在迫害,只要这种状态一出现立即发正念清除。不管腿痛的多厉害,每个整点双盘腿正念照发,毫不懈怠,这种状态持续了大约三个月,迫害我腿的魔被强大的正念给清除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状态好一些后,就加长发正念时间,十二点和六点发三十分钟,一直坚持到现在。除了二十三点和一至五点,全天每个整点只要在家,都双盘腿发正念,每天至少发十次正念。六年多来,正念一直伴随着我,帮我闯过了多少难关。好多次出现危险,马上发正念,师尊帮化解了,一次次转危为安,使我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平稳的走到今天。

三、慈悲救众生

(一)圆容好家庭才能救了亲人

炼功前,我脾气暴躁,又很要强,在家里大小事都必须自己说了算,而且又不会做家务,再加上一些其它的原因,我和先生总是吵吵闹闹,离婚协议写了多少次,只差没去办离婚手续,我的家真的到了崩溃的边缘了。我修炼后,严格按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慈悲对待先生,无论什么事都宽容他,主动学做家务,主动承担家务活,退休了,在家里任劳任怨的干,和修炼前完全是两个人了,加之我身体变化也很大。所以家里的人从内心里都承认我修大法变好了,也就认同了大法。“七•二零”以后,他们都不顺着中共造谣机器攻击大法,但他们都怕我去北京。

二零零零年初,我决定去北京证实法。为了不给家人造成紧张,有天晚上我郑重告诉先生,我要去北京。并且强调,你不让我去我也要去,你挡不住我。先生知道我意已决,拦也拦不住,就哭了,说:“你不管我们了吗?”当时我俩都不知道我这一去能不能回来。我就安慰他,他默许了。有一天下午,我没告诉家里任何人,去了北京。因我提前给他讲了的,家里人也不惊慌,到后来邪恶公安把我接回,家里人没有一个责怪我的。二零零零年下半年开始发真相,开始我不让孩子们知道,后来他们知道了也不反对我做。为了我的安全,有时她们还陪我去发,先生为了不影响孩子,就主动陪我去发真相材料。《九评》发表后,二零零五年初,我家的人都亲笔写声明退出了党、团、队。

(二)明真相亲戚得救

我工作的地方离老家有几千里,平常很少回去。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回来,我哥哥专程来我家劝我放弃修炼。我不但自己坚持修炼,而且还给他讲真相,他看我这样,无可奈何的走了。为了救老家的亲戚,二零零三年我带了《伪火》、《风雨天地行》等光盘,《万物不再冬》等真相资料,还有护身符等,专程回老家给亲戚们讲真相。我娘家和婆家的亲戚们都知道法轮大法是好的,大法是受迫害的,都知道常念“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我还送给他们护身符。二零零五年我回家劝三退,一说就都退了。我嫂子娘家侄儿媳妇小时曾入过少先队,我哥哥带我走了十多里山路,去给她劝退了。我临走时有个表哥没找着,我走后哥哥去他家,劝他们一家三代九人全退了。那次来回十天时间劝退了近九十人。在我身边的亲戚,他们更明白真相,也是一讲就退了,还有亲戚的朋友、亲戚的亲戚我都去给他们劝退了。

(三)师尊安排我救那一方的有缘人

今年四月,我再次回老家想去救我的乡亲。还没到老家,我先生就打来电话,说家里公公吵着要去看他多年不见的姐姐,要我陪公公去一趟,我又惊奇,又高兴,这不是救人的机会来了吗?怎么这么巧?这不是师尊安排我去救那一方的人吗?我欣然应允,第二天陪公公去了他姐姐家。我从未去过那里,那里的亲戚我从未见过。到了那里,亲戚们一一见过以后,稍微唠了一下家常,我就很自然的把话题转到讲真相劝三退上。我给他们讲,他们都很认真的听,我还送给了他们护身符,他们拿到护身符高兴的很,然后我一一给他们三退。我们头天去,第二天吃完早饭离开,除了亲戚外,还有朋友也明真相三退了,带的护身符在那地方就全发完了,这一天多救了四十多人。这次救人非常顺利,我知道其实是师父在做,从心底深处感谢师尊给我安排这次救人的机会。

(四)尽一切努力救所有的有缘人

我常常想,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这份殊荣,也有一份责任,我们在世间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救人。所以我把时间抓的比较紧,除了亲戚、朋友、熟人、同事外,有缘陌生人我们更应该去救度。

这几年来,我每天都要出去讲三退救人。菜市场基本讲遍了,我们这个小县城的三轮车司机大多讲退了,出租车司机、打工的农民,反正想方设法去搜寻有缘人救他们。每天快出门时,自然就想起师尊《洪吟二》中的那两句法:“只为众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罢休”。出门就发正念:“清除旧势力与三界内阻碍众生得救、了解真相的乱神,特别那些敌视正法和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乱神,都全面解体它们。让我所到之处的所有众生都得救。”

一般每天都能救一些人。当然也有跑几个小时一个都没救着的,遇到这种情况也不灰心,赶快找自己,加强学法,第二天再去。真正“打白板”还是很少的,有时一天能讲十多个,欢喜心要上来时,马上解体它。心想:这都是自己应该做的,都是师父在帮助,自己只是有这个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这件事是师父在做,有什么值得欢喜的。这样就把它给解体掉了。

这些年来我天天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有时与先生有工作联系的我也想方设法去救他们,先生偶尔表现出不耐烦,说:你见人就给人家讲三退!我说:这是救人,你看到人掉到水里你去捞不捞?救一个是一个嘛!我这样一说,他也不吱声了。

讲三退中,我觉的法学的好那天,讲起来就顺,法学的不太好的那天效果就差一些。我和同修交流,我们都有一个同感,那就是救人就好象在常人中云游一样,什么人都会遇到,有的人很相信,一讲就退,有的人再三给他讲,他也退,有的人你怎么给他讲都不退,有的人你给他讲他还骂你。各种人都遇到,反正我就是救人,说我好说我不好都不动心。几年下来,我讲三退近三千人。

四、我也是遍地开花中的一朵

原来我们地区都是大资料点,前几年,资料点年年被破坏,人力、物力损失都很大。后来就搞遍地开花,同修动员我来做,开始我有点怕,加上自己是电脑盲,一直不答应。经同修再三劝说,我找到是一颗私心使自己不愿意做,应该把它修掉。大家都象我这样,怎么能遍地开花?

二零零三年初,同修教会了我打字和下载,但没有教我上网发送。后来教我的那个同修被绑架了,有好多三退名单丢失,另一同修又来教我发送。这样,上网、下载、打印我基本都能做了。我负责四十人的经文和真相资料。几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打印机和电脑的状态都比较好。打印出来的东西越来越漂亮。凡有三退名单,我都及时发送出去,有时天天发,有时一天发两次。我给同修讲,有了三退名单赶快送出去,万一明天就法正人间了,今天的三退名单没发出去,不就耽误人家得救了吗?

同修们,让我们通过这次交流都有所收获,更加努力完成好三件事,立即终止迫害。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