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提高 在正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湖北某县市的一名女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八岁,小学文化。几次想写出自己的修炼心得,但总怕写不好就一直耽搁了。这次不想再失去机会,因此下决心破除人的观念,激励自己写出来,向恩师汇报,和同修交流。

坚定修炼 维护大法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没炼功前身患胆结石、肾结石、心绞痛、胃病、肾炎、严重便秘、风湿、关节炎、慢性咽炎、腰痛、支气管炎、妇科病等多种疾病,真是百病缠身。特别是心绞痛发作时,人痛的在床上打滚,哭爹喊妈,那种巨大的痛苦是没有语言形容的,有时持续疼痛十几个小时,打针吃药都没用,那真是生不如死。朋友怀疑我得了癌症,建议我到省城肿瘤医院去检查,又因缺钱没去成,但常去本地各医院诊治,花了不少钱,就是治不好,因此整天心烦意乱,感到绝望,暗中做了一死了之的准备。

就在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情况下,是伟大的法轮大法使我绝处逢生,《转法轮》这部天书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就是要返本归真。通过学法修心,勤奋炼功,不到一年我身体上十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了,人从此精力充沛,走路轻松,人也长胖了,脸色变的红润了,整个人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我终于尝到了没病的滋味,并深深感受到法轮大法的威力和大法师父的伟大与慈悲。我全身心投入到集体学法、炼功、洪法中,想让更多的有缘人得法。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电视媒体铺天盖地的谎言就象天塌了一样,每个大法弟子都面临着一场巨大的考验。七月二十三日那天,我看见电视里面又在造谣、抹黑大法,心里万分难过,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对师父说:师父,电视里面全是栽赃陷害,师父要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相信师父,电视里面的谎言我一句也不相信。我发出坚定的一念,跟师父坚修大法,坚如磐石,一修到底。话一出口,顿时全身一震,一股热流通透全身,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鼓励着我。

那段时间,我到处找同修交流切磋互相鼓励,坚持星期天集体学法,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向世人讲真相、证实大法。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得到三张大法真相资料,找一家复印店复印了三百张,和当地同修一起给当地每个单位邮寄一份,经反馈还都收到了,对震慑邪恶、救度众生起到一定的作用。这更加鼓励了我们,从此大法弟子在当地全面拉开了讲真相、救众生的序幕,当时政法委、“六一零”怀疑是我所为,派专人在我家打探,没发现什么“证据”,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用真实姓名写信讲真相

师父在《昭示》经文中说:“用和平方式向中国政府申诉我们的真实情况、这绝对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我们也绝不采取任何过激的行为与言论,一年来大家本着善心向世人、向政府、讲明真相与善意申诉中,做的都很正。”(《精進要旨二》〈昭示〉)

在二零零零年四月,按照师父的教诲,我萌发出要写信讲真相证实法的念头,但当时感到压力很大,原因是怕心重,怕写后被绑架。通过反复学法,感到师父为我们承受的太多太多了,关键时刻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这是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不管结果是否被抓(这在当时还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都应该做。于是我花了一个星期写信,内容大致是:我是一个公民,按宪法赋予我的权利,向你们反映我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是合法的。信中把我自己没炼功前身患多种疾病,炼功一年后所有的疾病不治痊愈了;以前因自己个性强和丈夫关系处理不好,炼功后听师父的教导出现问题找自己的原因,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从此能和丈夫和睦相处;还写自己在社会上、单位里、家庭中是怎样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举了很多例子,讲我师父的伟大与慈悲,根本不是电视里诬陷的那样。就这样写了满满的四页纸,然后开始抄写三份。就在我抄写最后一封信时,出现严重干扰。

丈夫知道我写信后,就一直担心,怕我被抓,因而极力阻止我,我不为所动。他见不行又找来他哥嫂及侄女共六人一起来阻止我。哥嫂是某单位的领导,哥哥先开口说:“我告诉你,市里一直把你当成这地方的头,你给市领导写信会把你抓去判刑的,你还顾不顾这个家?”还对我大发脾气,不准我寄信。嫂嫂是在单位上长期做所谓的“思想工作”的,把我拉到房里小轻声慢语对我说:“信千万不能寄,万一把你打成反革命怎么办?”侄儿、侄媳也都在一旁帮腔,说是会影响大家的前途。

我当时正念很足,根本不被人心带动,我对哥嫂说:“我没炼法轮功之前身体一直不好,长期被病痛折磨的吃不好睡不好,加上自己个性又强,经常和你弟弟吵架,吵架了还要去找你们评理,我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和你弟弟也不吵架了,家庭也和睦了,这一切你们是有目共睹的。”又对侄儿侄女们说:“做人不能忘恩负义,是大法和师父救了我的命,现在政府栽赃陷害大法和师父,我为什么不能出来说一句公道话。如果你们怕我影响你们的前途,我可以和你叔叔协议离婚(当时还是用了人的方式而不是用正念)。”哥哥看我决心已定,不听他们劝,更是火上加油的说,“你不听劝非要寄信,你们把离婚手续办了你去寄,我们不管。”我丈夫和儿子在旁一直没出声,然后他们非常不高兴的走了。

他们一走我就赶紧把最后一封信抄写好,最后用我的真实姓名落款,那一刻真是觉的自己另外空间的身体无比的高大。第二天上午八点钟,我心里一直默念着“要当神不当人,迈出人的这一步”(当时关于发正念的经文还没发表),我就一直念到邮局,把给当地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市信访办的三封信发了。

信发出的第三天下午,派出所来了几个人,一个长期搞监控的人来敲门。我开门后他就站在门口,我当时很坦然没有一丝怕心,让他進来坐他不進来,我就开门见山的问他:“我给你们公安局长寄了一封信,你知道吗?”那警察推说不知道。我接着说,“我是中国公民,按照宪法四十一条规定,中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任何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我是向你们反映我们的真实情况,是属于合法的权益。”那警察再不说什么了,站在门口不進来也不走。我准备换鞋子,他说你到哪里去,我说跟你到派出所,他连忙说不去不去,就这样他就走了,以后再也没为写信的事找过我。我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写信讲真相这件事上的安排与迫害,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闯过了一个大关,为这些年多次向有关部门写信讲真相证实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零零二年八月,在我们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着七名大法弟子,有的已关了几个月,有的将被邪恶加重迫害送去劳教,我很着急。师父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师父的法深深的打入我的脑海中,有办法了,就按照师父说的做。我就着手给我市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国安大队长写信,告诉他,法轮功能够拯救人的道德良知,然而政府利用所有的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大量造假栽赃陷害法轮功,对全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進行长期欺骗性的洗脑,蒙骗善良的世人,这对于人是很危险的。大法弟子发传单讲真相是为了救人于十万火急之中。我还把师父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过的“不好的生命就会被淘汰掉”相关的法抄了一段让他看。

我在信中说:你和法轮功学员打了三年多的交道,他们究竟是好人是坏人,你心里最清楚。劝他不要有任何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那真是要遭报的,不要为了暂时的利益而毁掉自己的一生。希望他在大法蒙冤这段时间里不要再配合上级的这项错误决策,能以他的善心、权力、智慧来善待大法弟子,释放大法弟子,那将是功德无量的事。最后我说:“希望你能听進我的劝告,美好的未来还是属于你的。”

我写了七页纸,把想要说的话全写了。在我写信的过程中,中午因写累了想休想一会儿,正躺在床上,突然听到房门敲的很响,我起来一看一个人也没有,我立刻明白是师父法身叫我起来抓紧时间写信。说来真巧,我写完信刚用信封装好,就来了一位家乡来的同修,她告诉我看守所的同修都已经绝食四天了,在外面的同修都在政法委、“六一零”近距离发正念,另外还有二位老年同修到“六一零”要人。我感到情况紧急,就立即动身乘车到本地把信发了。

我十八日发的信,二十日那个国安大队长把非法关押的七名同修全部放了,也没有要他(她)们写一个字。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法身巧妙安排。我离家乡同修那么远,没有通过任何联系,我们能在同一时间里整体配合,协调起来成功的营救出我们的同修,真是太神奇了。

我每次寄信前后,都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解体分检邮件的人及收信人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请师父加持,让我所寄出的信件都能顺利到达收信人手中,发挥最大作用救度世人与众生。就是那个从“七二零”后配合江氏集团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多次主谋送大法弟子劳教、把我逼出家门并派人到处抓我的国安警察,看了我写的信后彻底明白了真相,并申请调离了国安科。我为他给自己选择了一条光明之路而感到高兴。

在我出走的这几年中,我一直坚持给本地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市委、派出所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大小官员(老的调走了又来新的)不断的写劝善信,自从《九评》推出后我信中又加入了劝三退的内容。

我每次写信都是用自己的真实姓名,效果非常好,没有一个因收到我的信后找我麻烦的,反而是原来找麻烦的,收到信后不再找我麻烦了。除此之外我还利用我在外地居住的有利条件,给本地公检法、行政部门、学校寄真相资料,人走到哪里,就到哪里寄,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部门,针对他们的内容多次寄,以免其又被邪党不断兜售的谎言蒙蔽,这样也为当地同修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开创一个较宽松的环境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也为自己回家乡做好讲真相劝三退创造了一个好环境。

讲真相反迫害 堂堂正正闯出魔窟

在二零零零年九月,我们当地一同修因发资料被抓后说出了我(因她的资料原稿是我提供的),派出所就对我進行严密监控,电话被监听。有一天我在路边等车去走亲戚,刚等了几分钟,突然来了一辆警车下来六个恶警,拦住问我去哪里,恶警不由分说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后又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一个国安大队科长问我,你还在炼法轮功没有?我说在炼,他大声说你还在炼,政府说不准炼就不准炼,我说三百元的退休工资,吃得饭来没钱看病,看得病来没钱吃饭,我不炼怎么办?邪恶又把我劫持到看守所,并在我家非法抄家还抢走了我的一本《转法轮》,二张新经文,三张真相资料,以为得了“证据”,立即到看守所来提审我,问经文哪来的,资料哪来的。我不告诉他们。邪恶最后摊牌:某某某的资料说是你给的,听后内心一惊,难道同修说出了我?还是邪恶诈我?我顾不得多想,只坚定一念,一概不配合邪恶,不停的背师父的经文“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恶警们立即坐不住了,头上直冒汗,什么也不问了马上就走了。

后来又有地市来两个恶警提审我,他们進屋,我就背经文。他们问我读了好多书吗,我告诉他们我只读了几年小学,我接着对他们讲我炼功后身体的变化,心性提高后能够宽容和善待他人,家庭也和睦了。讲法轮功好他们也不出声,静静的听我讲完后,他们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在看守所里,我每天坚持五套功法全部炼完,一有时间就背法,背得最多的是《道法》这篇经文,有机会出来接见时也讲真相。我被非法关押了四十七天,国安大队来了一个科长问我想不想出去,我说我没犯法你把我非法关押这么久,我当然要出去。他说你写保证马上放你,我说不写,一没偷,二没抢,保证什么,我是绝不会配合邪恶给自己留下污点。就这样邪恶把我放了。

我回来后过了一天,就跑到公安局国安科要回我的《转法轮》书,我说回家了没书看,把书还给我。他们不给,还限我两天之内把保证写好交来。隔了两天,电话打到家里,要我交保证,我说不写,那是假的,他说假话也要写一个,我说说假话那不欺骗了你们?以后他们再也没有找我写什么保证了。

四处漂泊根在法上 助师正法天地间

在二零零零年底,我带十个同修到外县发了一夜真相资料,当时全部安全返回。其中一同修因另一事被绑架,该同修把我带他们发资料一事说出,邪恶又要抓我,当时我不知道同修说出了我。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日凌晨四点钟,师父在梦中点化我,邪恶要抓我。我早上对我丈夫说:我到干姐姐家去玩几天就回来,拿了几件衣服就走了。来到亲戚家把功炼完后,再回家还拿点东西,把门一开,我丈夫说,你走后二十分钟派出所来了两个人找你,问你到哪里去了,我说你买菜去了,他们说你回来后哪里都不准走,就在家里。我内心感激师父慈悲及时点化我,我想得马上离家出走。又一想,我这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家,心里不免有点莫名的难受,一想这不是情吗?放下它。我对丈夫把家里的事简单交待了一下就尽快离家走了,离开了温暖的家,流离失所。

我走后邪恶象砸了锅似的,逼我丈夫问我到哪里去了,丈夫说腿长在她身上,我管不着,邪恶又逼我丈夫到外面去找我,还登了当地报纸,悬赏十万元抓捕我,还逼我单位派出二人到我所有亲戚家找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邪恶怎么费尽心机也找不到我。开始离家出走的二个月,由于怕心重我一直没有动,晚上睡觉常做恶梦有邪恶抓我,我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心里很着急,通过不断的学法,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经文中说:“大法弟子在邪恶的迫害中做的不好或放松自己,很可能会前功尽弃。”师父的话点醒了我,我悟到不能再这样沉沦下去,应该抓紧时间,立即行动起来,从新做好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大事。

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中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二零零二年元月,我按照师父法中的要求开始改变了原来只发真相资料的状态,到农村去和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我和一同修结伴每天下午一点钟出发五点多钟回家,我们到路上遇到有缘人或在田间劳作的农民都讲,也到农户家里智慧的讲,大多数善良的农民很乐意听,也愿意接受,但也遇到过极少数不愿听真相的还要举报的,我们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返回。我现在继续用这种方式在外面讲真相、劝三退,效果都很好。

记的在零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我和几位同修带着真相资料和光盘,来到我本地农村,给人面对面讲真相。我们分成两路,我逢人就讲,觉的来到这里不容易,不想漏掉有缘人,自己的心态也非常纯净,没有一丝怕心,听我讲真相的人都很接受,有的人还拿着笔要我把“法轮大法好”给他(她)写下来,他们照着念。

我一边走一边讲,不知不觉一个人落到最后了。当我走到公路的尽头转弯处,路边一家人正在办丧事,因正是中午十二点多钟,很多人在吃饭,我忽然听到路边站几个人在议论,说前面抓了三个法轮功。我转身往回走,走了几米远突然来了三男一女四个中年人,他们前面二个后面二个同时动手把我抓住,接着抢我手中的资料,只剩下六张了,我抓住死死不放,说你们为什么抢我的东西,他说看一看,我还是不放。

这时吃酒的过路的大约五十多人都围过来了,突然人群里有个男子说:打电话去,派出所车子快来了。我悟到是师父借那人的口告诉我,不能耽搁时间了。我猛的心生一念,他们都是受蒙蔽的,我要救他们,要给他们讲真相。我松了手说这资料你们拿去看,你们放开我,等我把话讲清楚。他们松了手。

我就往人群里一站,开始讲真相,我说:“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也是一部天法,是修佛的修‘真善忍’做好人的,电视里面全是栽赃陷害,是迫害。法轮大法洪传六十多个国家,别的国家都许炼,是合法的,唯有中国不许炼还说是违法的,这是为什么?我冒着被抓、被关的危险把真相告诉你们,是因为这场魔难一结束,头脑中认为大法不好的人是要被淘汰的。我是为你们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才对你们讲这些。过去有句话,给僧人一碗饭吃,都是功德无量的事,帮助一个大法弟子也是功德无量的,迫害一个大法弟子将是犯天大的罪,我在这里一没偷二没抢,你们凭什么要抓我!”

他们听明白了真相,说我们不抓你。我立刻往屋后面的田里走,他们也没追我。我边走边发正念,求师父帮弟子,背着师父经文《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约走了八分钟的样子,在一条两边栽着树的小路上,迎面又来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我觉的来者不善,便立即从路旁下坎,走在水田埂上,他对着我大声喊,“站住,不准跑。”此时我想起师父的话:“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他喊他的,我走我的。我边走边求师父帮弟子,不能落入魔掌。水田埂子走完,左边一块一人多高的黄麻田。那个叫我站住的年轻人走近路气喘吁吁的在黄麻田的前左边把我拦住,右边又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把我拦住。我只好往黄麻田里钻,钻進黄麻田,此刻黑手烂鬼对我下手,让我扭伤了脚跌了一跤,再也跑不动了,我就坐在地上。

那两位年轻人也跟着钻進来了,气急败坏的说,“叫你站住,你为什么不站住?”我说,“不想被你们抓住,所以就跑。”我说:“你们也坐一会休息一下,何去何从,听我把话讲完。”于是我开始对他们讲真相,讲天安门自焚谎言,大法洪传世界,讲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讲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讲法轮功是被冤枉、被迫害的。我说,“你们看我象不象干坏事的?”并告诉他们大法弟子在蒙难,难中好帮人,今天如能放我走,将是功德无量的事。他为难的说不行,“派出所的车子来了,要把你们全部抓住,要我们在我们住房附近把你们拦住。”我说,“我和你们无冤无仇,现在公安局派出所非常邪恶,关進去就要被勒索一万多元钱,我一没偷二没抢是好人,好人不应该被抓。”他们问我这里有没有亲戚,我说没有,他用手一指,你往那边笔直走上堤就有车搭。我心里高兴又有两个生命得救了。

就这样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用正念闯过了这一关,脱离险境。

我们每次出去都要先对着去的地方发正念,清除那个地方阻挡众生得救、了解真相的黑手、烂鬼及乱神,然后再出发,效果很好,每次都安全返回。

在二零零六年的九月份,我和当地一名六十八岁的老年同修带了大约四百份真相资料、光盘、《九评》到一个离住地一百多里路的偏远地区(丘陵地带、其他同修基本没去过)去讲真相、劝三退。我们来到一农户家,这家离乡政府只有二、三户人家远,见有很多人在他家吃饭、喝酒。我们给他发了一份光盘和真相资料,他们也没仔细看,一看是法轮功的就开始起哄,其中有一个年轻人二、三十岁,他自己说是乡干部,专管法轮功的,他说你们胆子还蛮大哩,在这里讲某某党的坏话,我打电话举报把你们抓起来。

我想不能让他对大法犯罪,那将会毁了他,就平静的说你不会这么做。他愣愣的说我怎么不会呢?我就智慧的说,“我们与你一无冤二无仇,我们是来走亲戚的,你们这里很偏,信息不灵通,我们顺便带点资料给你们看。”他们其中有一个人说,“那照这上面说的我们不是还要退党?”我说,“对,你们要退党。”那个人善意的要我们赶快走,我说你们好好的看,看懂了就知道了,我们就走了。

我们没有因为那年轻人要举报我们就被吓住,我们是做最正最好的事,那一方的众生都在等着得救。我们仍然继续边讲边发资料,大约走了五、六里路的时候,我正在路旁一户人家发资料,一转身看见一辆警车从我身边开过,大约过了半小时,那警车就开转来了,我又正在一户人家跟父子俩在讲,警车正对着那家门口停在那里,我心里赶快发正念,请师父帮忙,要警车赶快开走。不一会儿,警车就开走了,因为那里除了公汽外几乎没有别的车,我怀疑是那年轻人举报了,但我们不理会它,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那位老年同修发给一年轻人一份资料,那人接过资料连说谢谢,还善意的说您还有好多资料啊,给我帮您去发吧,您赶快走,不要让他们(指邪恶)把您抓去了。就这样我们直到把资料全部发完,还劝退了十几人。下午五点多钟,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搭最后一班车安全返回。

还有一次,我们因为时间紧没来得及发正念就出发了,结果开始无论是发资料还是讲真相都不顺利,狗也叫个不停,人也站在路上盯着我们看,老也不走。我和那位同修说,是因为没发正念的缘故,我就与她一起在一棵大树下坐下来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们讲真相顺利成功,再去讲就很顺了,大家都接受,资料也都要,有的当即报名三退。

又走了一段路,碰到一群小学生大约八、九个,全部都劝退了,引起大人们的注意,出来十几个大人,我又开始跟大人们大声的讲真相。因他们连真相都没听过,我又跟他们讲刘伯温预言,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大法洪传世界,讲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让他们记住大法好,告诉他们某某党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天要灭它。他们表示说:我们听懂了,会记在心里。还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当即退出邪党,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再有一次,一个老爹从外面回来看见发在门口的资料,拿起来就追赶我们,我看他跑我就停下来等他。他凶狠狠的问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平静的说:老人家您别急,我慢慢讲给您听。他听我讲了一会,就连忙说:哦哦哦,我晓得了。走时,我们还送他一张护身符,要他记住默念大法好,那老爹连说谢谢,就走了。老爹走后,我们又接着给他附近的几户讲,并要他们珍惜真相资料,互相传看,说这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做出来的,很不容易。他们表示知道了,会珍惜的。

回顾自己这十一年的修炼历程,五次遇险都能化险为夷,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是不会平稳的走到今天的。但我知道自己离大法标准距离还相差很远,自己决心在这有限的时间里精進实修,放下自我完成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救度更多的众生,同时学好法,背好法,修好自己,做好师父要求我们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向全世界同修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