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迫害中提高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二零零二年三月,单位协同“六一零”从几千里外的亲戚家把我抓回来,送進了洗脑班,在里面按照师父要求,我一直讲真相,丝毫不配合邪恶,为了时刻坚定正念,不是背法就是发正念,夜间炼功,很少睡觉,师父还点化我“难中不乱”。九天后我正念闯出,其实是师父慈悲救出。

回来后住在儿子家,恶人们的目地是让我丈夫和儿子监视我。不久他们又来儿子家逼我写所谓“转化”的“保证书”,并说假的也行,省“六一零”说不写就送劳教三年。我说:“它说的不算!”单位叫我丈夫替我写,我极力反对:“谁写的都不算!”于是又来哄骗我:“你不愿去转化班,可以,我们把‘专家’请到家里来做鉴定……。”并强调不准离开儿子家。其实早晨我就看到自己背个红色旅行包走了的背影,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让我走,甚至到哪去都告诉了我。所以恶人们走后两个小时我也走了。得知我走的消息,恶人们发疯的到处找我,跑到几千里外的两个省也没找到,回来气急败坏,拿出损招,扣发工资,而且对丈夫也不给办异地取款卡(我俩都住在外地),这样俩人工资都拿不到。当时我还不在乎的认为:扣工资也吓不住我,没工资也饿不着我,认为自己都放下了。

直到二零零五年五月,在外地我看到《明慧周刊》有篇文章提到大法弟子要重视反经济迫害,我才意识到自己完全是用人心对待这件事情了,当作人迫害人了,同时暴露了自己的争斗之心,完全没在法上认识。严格的说,已经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消极承受。这篇文章使我恍然大悟:扣我退休工资就是邪恶迫害,是江魔头“经济截断”政策的推行,不是“舍利”的问题。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决不承认。

在法上认识上来了,于是着手准备要还工资,1、首先得符合常人状态,要以常人的法律做依据。2、决定加大密度发正念一个月(六月),七月去解决问题。3、准备写一篇讲真相的材料。这期间,熟悉的同修得知后,纷纷打电话劝我:“千万不要回去,现在是正‘紧’的时候,回去危险”。有的还说:“你肯定是悟错了,绝对不能回单位……。”他们都怕我“出事”,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单位配合省“六一零”,多次到外地几个省市抓我的邪恶行径,另外由于《九评》的问世和散发,邪恶怕极了,疯狂抓人。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我对他们说:“没事,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我坚信这件事情在法上,绝对没问题,师父会帮我。我记得《洪吟二》〈师徒恩〉中的两句话:“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我毫不动摇。

同修给了我一本运用法律反迫害的书,找到了相应的条款,上访、学员切磋都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抓捕、关押是江氏集团践踏宪法、践踏人权、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犯罪行为。有了法律依据,我信心百倍,很快写好材料,最后又强调了我们不是参与政治。我们讲真相、发传单、电视插播等等都是叫广大民众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实情况,能分清善恶,不跟着做坏事。揭露迫害是为了制止迫害,这是最和平、最理性的大善大忍之举。

到了单位,上上下下的官都换了年轻人,当天我就约了老干办主任到我的住处见面,我简单介绍了自己及几年来对我迫害的情况。我在外地流离失所达三年之久,这期间,你的前任和保卫处配合“六一零”,多次骚扰我的子女们和我的亲朋好友。我没犯法,只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扣发我的工资是没有理由的。退休工资是我一生劳动所得,谁也没权力这样做。提出尽快补还我三年多的工资。并把我写的信交给了她。她说:“我得先找保卫处商量,还要请示党委,因为是上任党委下令扣的。”第二天这位主任打电话告之明天保卫处长来看我。次日俩处长和一位科长(该科长曾几次抓过我,我给他讲了真相)来我家,处长介绍了自己,是本校毕业的研究生,称我是前辈,了解过我的情况,反映很好,我知道这都是客气话,他在尽量展现人性的一面。我就讲炼功后我身、心都有很大改善,我们没犯任何一条法律,为什么把我们当作敌人打?到处抓我,甚至说我是“在逃犯”?我所有的亲戚都受到骚扰,连我子女的单位都去过。我问现在还抓我吗?处长笑着说:“不抓,你是自由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看未来,看未来。”他还表示要到我外地家里去玩,“听说你们家人都很好。”我说:“对不起,你以这种身份去,我不能欢迎,因为这几年中它们去了十几次,我丈夫有时睡不着觉,女儿一家都受到很大的伤害,可别去。”他又说:“那有时打个电话?”我说:“电话也别打。”“就一年打一个?”我说:“一个也别打,我现在都回来了,也不走,它们要不逼我,我不会走的,谁不愿意在家过好日子?”处长也没再说什么,告诉工资没问题,党委同意补发。次日,另一治安处副处长打电话,让我写个报告,其它什么都不写,就写要求补发全部工资。我的争斗心起来了说:“你们扣我工资时怎么没征求我意见?现在让我写什么报告,我不写。”(当时没弄明白)心里想:怎么扣的怎么还。他又说:“不写,人事处不好操作呀!”我想,那就写吧,正当手续,也不算配合邪恶。我故意加了一句,“由于前任保卫处以不正当理由扣发我的工资,现本人要求全部补还,请速办理。”他派人来拿走了。这件事就这样没让我跑一步,就办齐了,并很快通知我,发工资那天去拿钱。

通过这件事情使我再次认识到:要把每次冲破自己的“关”和“难”的过程都看成是提高自己的好机会。当然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是从思想上的否定,但既成事实的,我们都得去正念面对,在行动上一定要有破除它的所为,这就是从破除邪恶的束缚中走出来。修炼就是通过一关一难的闯,突破关难冲过来的。

整个事情的过程中,暴露出我很多的不足:有时说话口气生硬,不善、不祥和,根本不象修炼人;总要占上风,有理不让人,比常人都不如;也暴露出很强的争斗心,争强好胜心,这都是我要修去的心,刻不容缓。有时认为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做好人还怕邪的吗?这就是常人心——争斗心。这俩位保卫处长真的很善,是我要救的人。师父说:“对于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爱护和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现”,我为什么用那种口气说话?他们是在帮助我解决问题,整个谈话都没说大法一个“不”字,恰恰是我没体现出一个大法弟子的风范,而是一个常人和常人争斗的形像。我很愧对师尊、愧对大法弟子称号。今后,我要努力做到时刻给周围的人提供一个慈悲、祥和的场,这是法对我的要求。

通过这件事,我又一次体验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和佛恩浩荡。当我们能在法上认识法,有了正念的时候,你想做的那件事(如讲真相、救度众生、反迫害、营救同修等)完全在法上,没有为私为我的个人因素,那师父什么都帮你,师父是无所不能的。那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当然这得以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为前提。

层次所限,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