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人心的干扰,用正念到香港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各位同修大家好,我是苗栗同修杨皓羽,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如何去掉人心,来做好证实法的心得。

现在我正值国三,所面临的考验,也无非还是在课业与证实法中如何的去平衡好关系,现在的我平常一天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学校,也许因为是大法弟子,在班上老师总是将一切繁杂的事务交代给我,使我不但要准备考试、晚上参加晚自习、还得要经常忙于学校的各项比赛、以及老师交代的事,这些对我的干扰非常大,但我心里总是清楚还有一件事,也是我必须得去做的事,就是做好大法弟子的使命。常常碰到的考验就是这三者间的矛盾,老师往往交代予我的事情都是只有托付我一人的、非做不可的事,在这时就得看我如何把这三者的顺序排对。

在现实生活里,修炼可没有人逼着你修,全看你那颗心如何把持,也是看自己信师信法的程度,也就是因为这样才能把执著心去的最彻底,有时只要忽视了学法,就容易被常人之心带动,说是被带动,其实就是自己有着那么一颗为私的心,想保有常人的执著,把常人的事情看的比较重要,進而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这时常人的事可能得花比平常两倍的时间都还做不好;但是当自己正念很足,将大法摆在第一位时,常人的事情就不容易干扰,或是做完大法事情都还会有剩余的时间去圆容常人的事,师父也会给予我智慧,将常人的事做的更好,考试也能有很好的成绩。

从前几年第一次去香港开始,香港已经成为我跟妈妈最常去证实法的地方,几乎每次都会去,妈妈笑着说像是在走厨房,或许是自己以前有立下誓约,每一次到香港都有重大的任务要做,举办退党的游行往往就是在周休假日,这时就会碰到常人的事来干扰。最近有一个例子,我报名参加国三的毕业旅行后,过了几天,突然来了同修的电话说,周六、日香港要举办香港人权圣火大游行,而毕业旅行我已经报了名也交了钱,旅行回到家又刚好是在星期五下午,此时,妈妈问我是否还要报名,我心想一切事都干扰不了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每次到香港都有那么多大陆的众生在等待着被救度,我坚定的说:「我要去!」,妈妈便帮我报了名。

在赴香港的旅途中,我一空下来就发正念,铲除干扰我到香港证实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到了旅行的最后一天,每位同学都累的呼呼大睡,而我还是持续的发正念,回程的时间刚好是周末也是上下班的时间,以往总是会塞车,但在我持续的发正念下,车子一路顺畅的回到了学校,同修开到机场的车直接在门口接我,刚好就差10分钟就来不及,在车上,我将行李换上到香港的腰鼓队衣服,就这样顺利的到香港证实法。原来我此次也是有着神圣的任务,因为腰鼓队的打钹的同修没办法来,而我刚好可以替补。才刚旅行完应该很累的我,到香港参加游行听到新唐人旗鼓队大鼓震撼的鼓声,马上精神百倍,常人的「累」字也完全都消失了,反而越打越有精神。感谢师父慈悲的安排。

之前的『7.1遣返案』我也在其中,在我们去的之前就已经听说有同修被遣返,自己可能因为存有人心,在入关时也被挡了下来。当被关押在拘留室的时候,自己当时身体都在不自主的颤抖,但心里都在坚定的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强加给大法弟子的干扰。到被送上飞机的时候同修们跟航警说下次还是会继续来。

回到台湾后,过没多久就接到了下次香港的行程,我和妈妈也照样都报了名继续去。不过还是看到有许多同修被怕心障碍住,没有继续去。邪恶就是希望越少人去好,这样不就等于承认了邪恶的安排吗?邪恶也怕被曝光,如果去的人正念越足、场越正,邪恶也就无地自容,不敢在那么大肆的干扰了。

师父近期的新经文也在不断的强调:「救人、救人」。每次在香港游行时,都可以看到马路两旁围着满满的人群,有时还会看到大陆民众目瞪口呆,急着想了解真相的表情,到景点讲真相也不例外。中共邪灵的根也早就被拔出来了,剩下的就是要给大法弟子建立威德的机会,也能从中去掉最后的人心。

以上短短的心得与大家分享,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