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时机在香港海关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我是澳门法轮功学员,趁香港回归十周年,胡锦涛到香港之际,去表达我们法轮功学员的心声,呼吁各界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同时准备参加香港“七一”抗议恶党的大游行。

我乘二十八日上午十一时半班船,航程一小时,我不停的发正念、背法。十二时半抵达香港,办理入境手续时,香港人民入境处工作人员把我的有效证件、表格递交给有关官员,并带我去大厅旁边的等候处。期间我仍一直发正念。随后他们叫我到小房间,由值班主任问话。他总问些无关紧要的琐事,如家庭情况等。我跟他讲:这些与你及现在的事没有什么关系,我也没必要告诉你,又浪费大家时间。现在我想请你告诉我你的中文名字好吗?他讲没问题,等一下写给你,我接着又问他:今天是什么原因不让我过关?他讲:我还没问完。我说:应该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才对,因这一切都从此事开始。但他又问了些小事做好记录,竟不告而别离开了。

等了一阵,没任何讯息,当时我想,我的问题他还没有回答,我要讲的话还没有讲,不能这样干等。这海关入境处虽然经常進出,但你要讲真相没这样的机会还真是進不来,像是一个死角,今天既然来了,可要好好抓紧不要错失机缘。于是,我就问看管我的警察:刚才问我的那个主任去哪里了?我还有话要讲,请你帮我找一下,谢谢!他告诉我:主任向上级去汇报了,我去告诉他,你有事找他。

一会儿主任回来了。他坐下,我就问了他的中文名字,他写了给我,接着我就问他,今天为什么我不能自由進入香港?他答:他也讲不清,是上面决定的。于是我就向他们讲真相。二位工作人员在房内,另二位警察在门口。我告诉他们:我是澳门法轮功学员,趁这次香港回归十周年,胡锦涛到香港的机会,表达我们法轮功学员的心声,到香港参加有关法轮功的活动。我还对法轮功作了简单的介绍,也讲述了自己因身体不好,炼了很多气功、太极拳等,但效果不显著,而炼法轮功没多久,一切病痛都好了。他惊奇的问:病都好了?怎么炼?是气功吗?我告诉他:连肾结石、胆结石也排出来了。法轮功是高层次的气功,其实是修炼,修“真善忍”,除了炼动作外还要修心性,不做不好的事,不讲假话、不赌钱,要做好人。香港也有很多人炼法轮功,中国大陆上亿人炼法轮功。当年人大委员长乔石曾组织调查,向几万名法轮功学员作了书面调查,并作出正面的结论。而江泽民因个人妒嫉,非法镇压法轮功,是迫害的元凶,已遭全球多国起诉。中共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盗卖牟取暴利。他们听后流露惊恐、不寒而栗的表情。

我继续讲:为此加拿大前国会议员与人权律师成立了独立调查团,并发表调查报告,证实活摘器官确实存在。随后四大洲──亚洲、美洲、澳洲、欧洲又成立了“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其中有国会议员、立法局议员、非政府组织成员、律师、医生等,由三百多名社会精英组成。该组织写公开信给胡锦涛、温家宝要求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允许国际组织赴中国大陆進行调查活摘器官等,三个要求。他们插问;现在進行的怎么样?我说:当时有要求赴中国大陆進行调查的人,中共不予签证。我又说,公开信中还提出:奥运会是象征和平、促進尊重人权的体育盛会,不能与反人类罪行同时在北京发生。正讲到这里,似有人叫他,该主任就离开了。当时从他的表情来看,似乎意犹未尽。

主任走了,门外的两位警员進来了,一坐一站。我接着给他们讲真相。我还告诉他们:香港是法治社会,我有合法证件,正常过来香港,前几天刚来过,我又从未有违反香港法律的行为,今天为什么又不让進香港?五年前江泽民到香港,那是第一次不让我進香港,香港政府侵犯人权,影响国际形象。

这时门外有事,他们都退出小房间,又剩我一人。我听了一会儿师父讲法,心想不能再闲着。想起刚才听他们讲,去厕所路很远,我就借机去上厕所,两位警员陪同我,来回路上我给他们讲:现在天要灭中共,已有二千三百多万有识之士退出中共组织,中共解体指日可待。一定要认清形势。法轮功是正的、是好的!历史会作出公正的评价,大家很快都能看得到!

一晃,那位主任拿着“拒予入境通知书”進来讲:上级指示拒予入境,要求我签名。我说香港政府侵犯人权,我不会签名。在香港人民入境处滞留了两个半小时,我未能入境,临走时该主任与两位警员脸带无奈、歉意的笑容,主动与我握手、挥手道别。希望我所讲的能让他们更好的了解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