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期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五月份的一天,我姐姐被安全局的特务野蛮绑架,至今已经被抓六个月了。只是因为姐姐修炼法轮功,信奉真、善、忍,他们竟给我姐姐强行安上了一个罪名非法判刑五年。

因为姐姐就要被送进省监狱,所以我的年迈的父亲和多病的母亲决定要去看守所见一见他们的日夜思念的女儿,妈妈特意为我姐姐做了一条棉裤,爸爸也给姐姐买了很多好吃的。

十一月份的北方,已是寒风凛凛。今天一早,我和二老领着姐姐的两个年幼的孩子,来到了看守所。风很大,也非常的刺骨。因为还没到上班的时间,只能在门外等待。我的母亲迫不及待的从大门外向里张望,尽管她知道那并不能看见她那日思夜想的女儿,但是她依然目不转睛向着看守所的高墙内张望,寒风吹乱了她的白发,她好象全然没有感觉。

听说看守所有一个所谓的规定:杀人犯、放火犯、抢劫犯、贩卖毒品犯,所有犯人都可以办接见,唯独法轮功不能见,谁都不能见。为了完成爸、妈想见姐姐的心愿,我不得不尽我所能,通过种种努力,托了多方关系,才找一个朋友答应帮助“试试看”。

上班时间到了,我的朋友来了,叫我们暂时在看守所的门卫处等着,他先进去协调一下。爸爸和妈妈满怀期盼的在休息室凳子上坐了下来。等了好长时间,我的朋友才出来,他把我叫到一边,单独跟我说,今天不行了,看不了。“为什么?不是说好了吗?”我急了,我朋友说:“可能就是今天,要把你姐姐送往省女子监狱去,所以今天看不了了。” “啊……”“真的不行了, 我也帮不了你。”

我的心象被刀割了一样的痛。姐姐从小就照看我,我对姐姐的感情非常的深。姐姐以前体弱多病,自从炼了法轮功,象是换了一个人,病全好了。从中共残酷镇压法轮功以来,我姐姐始终也没有放弃修炼大法。姐姐上次进监狱是因为去北京上访,结果在监狱里呆了一年半。姐姐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现在我知道她没什么不对,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人权,但是中共剥夺了老百姓的这个基本权利。错在中共,错在这个无耻的流氓土匪政权,就是它害得我们全家不能跟姐姐团圆,就是这个禽兽政党,它坑害了全中国无数的百姓,它是真正的刽子手。当悲剧就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百姓们才会知道中共的残暴。

看着朋友无奈的表情,我知道事情只能是这个结局了,于是只能骗爸爸妈妈说,今天看不上了,过几天再来吧。

我不忍心抬头去望妈妈的脸,那张写满了牵挂、悲哀与失落的脸……五年啊!多病的妈妈能不能活过五年呢?她会不会带着永远的遗憾离开这个无情的人世间呢?我也不敢想象,这五年爸爸妈妈会在怎样的思念中煎熬;姐姐的两个年幼的孩子,没有母亲在身边的日子又会怎样呢?我不敢想,我真的不敢想。

是谁把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关进监狱,又是谁制造了血肉相连的母女不能相见的人间悲剧?麻木的人们啊,请你们看一看,请你们想一想,也请你们醒一醒,也许,下一个悲剧就会轮到你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