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看过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我的感受颇多,当前的正法形势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我们大法弟子的首要使命就是尽可能多的救度众生。可是目前我们自己尚有许多不应回避的问题,直接影响了我们的整体提高与救度众生的伟大進程,致使直至今日在我们身边的许多有缘人未能得到救度。痛定思痛我们应谨记师尊所讲“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 (《洪吟二》〈理智醒觉〉),深挖自己内心所紧紧固守的人的观念,不愿放下的最后的执著,将其全部抛下,减轻生命的重负,全身心地投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

首先我们应重视集体学法,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们曾有过这样的比学比修的环境,那是师尊充份肯定了的。虽然我们经历了这场本不该有的邪恶迫害,可是当今的环境已经在同修们前赴后继的努力下相对宽松得多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够走到一起,从新开创这样的环境呢?是因为害怕被迫害还是等待别人来告诉我们呢?还要经过邪恶批准吗?那时还会有时间和机会给我们吗?邪党破坏了我们集体炼功学法的环境,我们大法弟子应自己再开创出来,不应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要听师父的话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师父充份肯定了澳洲学员要集体学法,而且要不分种族,不分肤色,首先是集体学法这是第一位的。

我们为什么不能领悟师尊的用心良苦呢?我想条件应该是我们自己开创的,不能坐等其成,当然这其中会有许多困难与问题,有些地区以前炼功的人数很多,经过邪恶迫害已经为数不多了,没能有那么大的积极性,可是我们应该知道常人尚有的一个理:一人为单,二人为双,三人为众。当我们在一起时,那个能量场会相对很大,而且师尊讲过,当我们正念不足甚至没有时,那负面的因素就会主导我们的身体,出现不好的思想、言语或不符合法的行为。而当大家在一起时,同修正的场也会使不好的因素解体,从而使我们少出错漏,同时我们还可以互相提醒、切磋从而提高。

再有我还发现一种现象,总是能够察觉到别人的不足、不正,是因为我们执著于人心有时不愿给予指出,或者在说的时候带有显示、嘲笑、鄙视等等私心,使被说者不能够正面接受,甚至产生负面影响或抵触情绪。如果我们能够放下自我和私心,将同修看作一面镜子,在那里找到自己的不足去掉它,提高自己,那么我们就会是一番新的天地。师尊多次讲过我们应该是一个整体,那么我们就应该心怀慈悲,面对同修做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说白了当我们在一起时,不是简单的“1+1=2”,而应该是象电源的两极连起来形成强大的电流,发挥出所有的光能、磁场、热能、动力能等等,我们就可以随意而用做任何事情。

还有师尊讲到我们该如何处理与同修与常人的关系,如何面对与同修和与常人之间的矛盾。我们虽没有相互猜疑谁是特务,可是我们却有一种互相观望的心理,总是喜欢讲谁修的好、谁有什么问题,尤其在出现问题时,互相指责怪这个怪那个。师尊在答弟子问时说过最好不要让其讲,想让其讲的人和他是一样的。我想当我们看到同修有什么不足时,首先应看一看自己怎么样,先把自己的人心往下放一放,再正面的慈悲的跟他讲出来,人家是不会反感的。我们为什么在照镜子时看到自己哪里脏会在自己身上找到并去掉它呢!而不是在镜子上找毛病呢?因为我们知道镜子不是把自己的污点加在我们身上,而是切切实实的反映出我们的污点。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想做一面镜子时就应该首先擦净自己,不带任何私心的善意指出别人的不足,同修是不会不理解的,而且我们也需要做这样的镜子,互相提醒互相点悟,因为我们有时自己发现缺点的能力是很差的,尤其在不够精進的时候,并且我们应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 (《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再有在我们与常人的关系中,师尊明确指出,当大法弟子与常人发生矛盾时,一定是我们不对。是的,我们是明白宇宙真理的修炼人,是身边常人得救度的唯一希望,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应和常人争长短、论高低,即使在讲真相中常人不理解,阴阳怪气、冷嘲热讽,甚至横加指责,有时我们甚至会想我给你机会了,你不接受就等着淘汰吧,一种没达到目地就对别人愤愤然的思想。这一念一出,就人为的把人家推下去了。正如师尊所讲,是我们大法弟子做的,谁还能救的了他。讲真相促三退中常人不能明白过来,虽然有师尊讲过的有些不可救的原因,但是太多的时候是因为我们不够慈悲,心在证实自己,如同小学生般不情愿的完成任务式的做法,或者想度这个顺眼的到我的世界里,那个不顺眼的就不愿要他,这些不都是私心在作怪吗?

写到此我不禁问自己,这些本是自己的问题或身边小范围的缺点,为什么想成多数同修的“通病”呢?师尊能一眼看到我们的执著,却一直用我们能接受的话语教导我们,希望我们能自己明白,我凭什么以如此心态揣度我的同修呢?当然我亦非为怕同修反感而要保护自己的什么去这样如此想的。

当我们在社会中与人发生利益冲突时,我们是如何做的呢?有时去跟人家讲理,可是讲来讲去却讲不通,人的理对于我们是没有作用的,而高层的理也是不能强加于人的,只有当我们那时的心性掉到常人那一层次了,才会认为要讲常人的理了。有时要找常人来评理,甚至找警察来解决矛盾。难道我们忘了师尊讲过遇到问题向内找,如果人人都能做到这个社会就会变好了,说不定就没有警察了。当今的社会谁会真的坚持正理正直直言呢,老百姓吃警察的亏还少吗?修炼人怎么能指望他们呢,只要我们能正念正行什么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

今天的人类社会是师父留给我们修炼人讲真相、救众生,树立大法弟子的威德用的。师尊在期待我们走好最后的路,我们还有什么可怕、可恋、可贪、可执著的呢?师尊给我们大海我们就不应该提半桶水,师尊给我们高山我们就应该砍满担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