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法的过程中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今天偶然想到古人读书时的一种状态,他们讲究说“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和“不求甚解”等,联想到自己平时学法时好象也有这种状态,但是发现一个问题,发现我们现在采用这种方法去学法是不妥的,可能容易不知不觉中放纵思想业、后天观念与杂念等。

古代的社会比现在的社会整体道德水准高;古人比现在的人思想单纯、心静;古人读书时也注重整洁、端肃的仪容等。那么对他们来说,读书时“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和“不求甚解”,所达到的效果就与我们现在大法弟子学法时静心学法无所求而自得达到的读书效果是一样的(这里只是谈读书入心的效果,不是说大法书与古书的内涵等同)。

而对处于现代社会俗世修炼的大法弟子,比起古人读书时的思想状态,肯定是多了许多思想业、后天观念与杂念等干扰,那么我们在学法时比古人读书时就多了一道工序:排除思想业、后天观念与杂念等干扰。要排除这种干扰就必须在学法时加强注意力的学,真正自己在学,这样才能学法得法,这也就是我们很多大法弟子在背法的过程中感到提高很大的原因吧。

学法时加强注意力,这是我们大法弟子学法时排除思想干扰的基本方法,也是我们在学法过程中实修自己的最基本表现。这里想从另外相关方面谈谈学法时干扰我们的一些观念执著的表现,有时认不清它,就不容易做到全面无漏的排除干扰,实修自己、达到真正自己在学法。干扰我们学法的观念表现之一就是前面提到的“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和“不求甚解”。当然倒不是说这种观念是错的,只是我们在不注意加强注意力的前提下,又带有这种观念学法就容易流于形式,还不容易察觉。

记的大约四年前某天,自己在看某部讲法时遇到这么一件事:当看了几段讲法后,偶然掩上书回想刚才看过的讲法表面文字内容,发觉记忆好象一片空白,似乎一点印象都没有。自己警觉过来,再从头看,决定每看完一段,就合上书回想一下这段文字表面内容,看大意记不记的起来,看学法有没有入心。令我惊异的是,当我看完一小段讲法后,这样检验自己,发现竟然想不起刚刚看了什么。于是又重看一遍,合上书再回想,还是记不大清。于是又继续看一遍,再回想,发现记的起一点儿了,但是要努力的去搜寻记忆中的印象,还是记不太清。于是又看,……到后来只有其中一句的表面文字大意记不起了。翻开书一看,发现这句讲法是说的宗教的两个目地。于是将这句话重点记忆,重看一遍,合上书想:宗教有哪两个目地?竟然发现,又记不得了。再看一遍,……。就这样,看这一小段文字一共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记忆中印象很深,发现这样学法效果好,于是下一段又这样学,就这样,几个小时只学了一页多,比起平时一个小时看的少的多。但是,这几个小时学的法印象很深,一两个多月后,回忆中都能较清楚记的当时所看的那部份讲法的表面文字大意。而且,从此以后直到今天,只要一想到宗教的目地,就马上能说出来宗教的两个目地是什么,从此在记忆中记住了这句法的表面文字内涵。[编者注:此处是作者个人心得。请同修在学法时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要刻意模仿。]

通过这件事发现,这就是当时自己平时学法时有一种“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和“不求甚解”的观念,同时又记的学法应该无所求而自得的道理,然而在学法过程中很多时候又忘记了意识非常明确的不断加强注意力,所以才使自己当时学法常常流于形式,效果不好,还浪费了时间。

记的第一次看《九评》电子书时,读到个别地方,觉的作者带有很强的争斗心、不平和等,感到其心态不好。但是后来发现,恰恰是自己的争斗心、仇恨心理等在作怪,当后来自己再用平和的心态、语气去读当初那些文字部份时,发现文章此处语气平和,作者述文理智清醒、有条有理、心态沉稳,而该处文句也根本不是我当初感受到的那个文字内涵了,这才发现自己在看《九评》时心态带有党文化因素。因为《九评》中需要运用一些邪党曾经用过的词汇或引用一些党文化的语句,而自己在修炼前看到那些带有邪党因素的话语时也多是不自觉的用了党文化中的心态,比如,看到被党文化包装后的一些小说书中的某句带有邪党煽动仇恨、宣传斗争哲学因素的话语时,自己的心态也跟着发狠,不自觉将这种党文化中的心态带到了修炼后、带到了看所有此类表面文字相似的话语时都以为跟邪党说的是一个语气、一个意思。

这件事使我想到自己平时在学法过程中,有时心态不对。有时自己心态带有人心、情绪,看师父某句讲法就好象带有什么口气、心态等,实质完全是自己人心的歪曲反映。由此发现,在学法的过程中,不但要加强注意力,还要始终保持一种平和的心态去学才对,不然对法的内涵理解就会是被歪曲的。

记的以前曾听某个同修说过:说某某同修集体学法(包括平时自己学)读书时,读的飞快、语气又急、声音又大,旁边的同修每次听她读书都感到难受、不想跟她一起学法。当然这里有听别人读书时心里难受的人自己要修的因素,不过,读法让听的人难受的人可能学法过程中心态也有问题,也有自己可以修的因素,象刚才例子中读法的同修,听说其平时性格就是很急躁、争斗心、干事心较强。

还记的另外一个同修,是几年前曾经跟自己在某点上共事过的一位老年女同修。曾经听到她读法,自己当时觉的听她读法很舒服,好象心态不知不觉跟着变的平和、宽容一些了。她在读法时一般散盘坐着,捧着书,不疾不徐的小声读,声音不大,但清晰,语气一直很平和,就象跟谁轻言细语讲道理、娓娓道来一样。听她读法时感觉不到争斗心。而且听她读很长一段法后,发现她读书的速度都还是跟刚开始读时一样,让人感觉她心态很好很沉稳。其实这个同修平时的心态也跟她读法时给人的感受是一样,性格很温和、宽容、平和、没有什么争斗心、干事心等。

当然在学法的过程中实修自己,学法时端正姿式、仪容整洁也是重要的一方面。自己也有这种体悟,在坐姿端正时,学法越学越清醒;在坐姿有些随意或歪斜时,学法没有那么入心或老是感觉有点象困意一样排不掉。记的自己少数时候曾经坚持双盘时间较长认真学法,发现在此过程中或在此之后,身体中感到有强大能量扫荡一些残存阴性物质,主意识也非常清醒。

我们现在越来越多的地区在创建学法小组、恢复集体学法环境,在这个过程中,就要注意集体学法时不要流于形式,要真正人人在集体学法的过程中实修自己,真正自己学法,提高就飞快,否则,可能由于集体学法时各人带有常人因素不去,就会造成相互干扰的一种复杂因素与局面,反而集体学法效果不好,这可能也就是我们有时候觉的个人学法反而比集体学法效果好、不想参加集体学法的主要原因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