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征途险与苦,助师正法步不停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八日】回顾八年随师正法的历程,作为弟子每次闯关过难中无不蕴含着恩师的辛苦呵护和慈悲苦度。

我们家三口,小女儿大专毕业,我们夫妻在大学工作生活了四十多年(以前是学校有名的老病号)。一九九五年秋有幸得法修炼,全家步入了人生新的旅程。由于和平时期我家是学院辅导站的学法处。因此九九年迫害一开始就被列为打压重点,市、区、街道、学院恶人恶警们穿梭往来進行骚扰。尤其我们身居的学院是典型的极左先锋,他们叫嚣不怕恶报,下令不准全校师生员工(连家属两万多人)接触法轮功的人、信、资料等,在重压下很多人表态不炼了,只有我们一家三口和四五个学生站出来公开表示一修到底。为此这几个学生被恶党人员开除学籍,我家则成了全校乃至全市的迫害焦点。

“七二零”时我家三人和其他几位同修去省政府请愿被学校劫持回来,从此便失去了自由。一向受人尊敬的我们瞬间被“打翻在地”,犹如置身“文革”之中,受人欺凌、打击、孤立、监视,昔日的同修们也是远远躲离,也有好心的告诉我们“好汉不吃眼前亏”、“别硬撑着了”。九九年九月三日学校恶党人员正式开除我们的邪党党籍。同年十月初,有两名学生(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了解情况,学院便以此为由把我们三人带到保卫处软禁八天,直到看守我们的十二个人相继病倒,无法再看管,才由我女儿签保回家,转交居委会继续监视,第一天派二人到我家看着,我向他们洪法讲真相,以后就不進屋了,在楼外布岗。

在软禁期间,市公安局来人威胁恐吓我们,叫嚣不许我们迈出校门一步,否则立即拘起来,对此我们夫妻只是轻蔑的一笑,始终保持祥和冷静的心态面对。一名来我家办事的同修被抓审了一上午,连我的没炼功的外甥女来我家取背包也被当作法轮功抓打了一顿。在魔难面前,我们一直冷静理智的不听邪、不信邪,我们以全家修炼受益的事实洪法、抗争,写信向各级机构反映、申诉着……

在黑暗中,我们非常想念师父,不断学法切磋,摸索着前進。我先生于九九年十一月七日冲破看管,顶压力去北京上访,我因办学还有百十名学生,脱不开身,只好走了另一条证实法的路:出面召集数次小型法会切磋交流,共同提高整体护法意识,到二零零零年“四二五”已有十五名弟子去了北京上访,其中包括我的小女儿,她到北京上访后被抓回,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因不配合邪恶要求,学法炼功被恶警绑在铁椅子上三天,挨“小白龙”(塑料管内装沙子)毒打。

二零零零年五月,师尊《心自明》经文发表,大法弟子们非常振奋,怎样更好的维护大法,讲真相救众生?我们这一片少数同修认真交流切磋,就着手从油印真相资料开始,走入了神圣的扎扎实实的证实法实践中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数万份资料在中转中被邪恶拦劫,定为重案,我被牵扯,遭到邪恶全国通缉,被迫流离失所至今,邪恶以五万元赏金企图缉拿我,那是徒劳!邪恶们不断的抄我的家,给家人造成严重精神创伤和物质损失,不久我先生也被迫流离失所。在师父和大法的指导和无微不至的呵护下,我们仍能保证真相资料的正常供应、周转,几年不断。我们还经常与其他同修交流洪法讲真相的经验,取长补短,同时進一步与怕心重走不出来及误入歧途的学员交流,手牵手的走出一批批大法弟子投入正法洪流,因为我们都是一个整体,共同提高是师父所要求的。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先生在外地被抓,当地公安得了三万元奖金,通知省公安厅把人带回,以“重犯”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省邪党副书记亲口下令“往死里整”,六十多岁的老人受尽折磨,骨瘦如柴,不准家属探视,后被非法判劳教两年,狱中绝食抗争,在生命垂危时被保外。回家学法炼功一两个月就恢复了健康。先生在校园里遇到熟人洪法讲真相,吓坏了校党委一伙人,马上伪造一些陷害我先生的材料报市公安局,结果被挡住。

几年里我和同修全力投入讲真相,带动一批人,不畏邪恶压力,挑起所需各种讲真相资料供应重任,同时走街串巷在各种环境中贴发资料,讲真相,利用一切机会全身心救度众生,救度一个是一个,做到是修。

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必须做到,其内涵的洪大,有机的联系、相辅相成。学好法是根本,发正念是基本功,从师父二零零零年五月让我们发正念除恶起,无论到何处,顺与险,我都始终如一坚持不断发正念清除邪恶,清理周围环境,多年来我坚持在商场、集市、车站等人多聚集的地方发正念清除邪恶对众生思想的毒害,让人发善念,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记住大法好,能有一个美好未来(这两年加上积极找真相、退出邪党团队),我感到我的善的能量在起作用。

慈悲的师父不断加持我,给予了许多智慧和能力,所以我才能多次在危难中逢凶化吉,化险为夷,从容走到今天。就拿资料点来说吧,我和资料点、周转站有九次处于被恶人恶警重重围困中,无数次在街巷贴、发资料,在商场讲真相被横截,都是师父巧妙安排,才化险为夷,平安走脱。

二零零二年春,因其它资料点暴露,我们又一次被迫搬迁,我和一同修在冰天雪地里迎着刺骨寒风,找了三天房,终于找到一个五楼,搬完家我就开始消业的表现(我原有风心病,心房纤颤,是严重干扰),卧床不起又发着高烧,只能躺着听法。资料点里有一万多份待装资料(供几百个同修救度众生之用),需要赶快转移出来,我安排某同修用自行车驮到我住处,但因附近资料点被破坏,数同修被抓,那一带街区被列为重点严查地带,同修有顾虑不敢去。然而事关紧要,我想到自己使命在身,毅然坐起来求救师父“敬请师父助弟子一臂之力吧,让弟子顺利将这些资料抢运回来,别耽误同修证实法。”于是由女儿扶着我下楼,越走身体越轻,就这样我和女儿每晚来回四五站地,来回上十六层楼,肩背手拎着沉重的大包裹,穿越严查地带,用了五个晚上顺利的把资料全部抢运回来,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在这过程中,我们的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和纯净,感悟到只有把自己溶于法中,大法就会给你展示无比洪大的神奇力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