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寄一公斤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我是一名在医药企业工作的大法弟子,我家乡的邻居大姐几年前得了乳腺癌,進行放疗、化疗后,我每年都送给她一公斤肿瘤辅助治疗药物,一种野生真菌多糖提取物。她服用后效果非常好,后来通过讲真相,她诚心诚意相信“真、善、忍”宇宙大法,并表示坚决退出“邪党”。

今年她回家乡去了,当药快吃完时,我就把两公斤多糖提取物寄给我同学的爱人。我同学的爱人是我公司在当地的代理商,他的这份工作还是我给介绍的。我让他分开称好后,给邻居大姐和我的姨家各送去一公斤。

东西到了后,同学突然来电话说:“家里没有秤,到地摊求人给称时,塑料袋底部突然裂开,全都撒在地上了。地上很脏,把没接触地面的捧起来总共只有一公斤了。”我说:“没关系,治病要紧,先给各家送去一斤,然后我再补寄一公斤给他们。”撂下电话后,我心想同学真小气,你的爱人连工作都是我给找的,一个月能有几千元或近万元的收入。一公斤多糖提取物加邮费总共二百来元,又不是寄药的塑料袋不结实裂开了才撒的药,这本身就是你们的责任,这损失应该你们赔。告诉我这事,明显是不想自己承担损失吗?同时还想两家各都有一斤了,也够吃一段时间了,不花这笔钱给他们再寄了。

可又一想,同学帮忙没帮好,我就患得患失,觉的帮过同学家很大的忙,应该让同学家承担损失,这那象一个修炼人的境界呀!治病救人是医药工作者的天职,药撒了就不想再花钱给补齐,得了绝症的人,把药看成是救命的唯一希望。当救度众生时,如果触及到自己的切身利益时就可以放弃或打折扣吗?那怎么能成为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觉者呢?怎么能为你的众生而负责呢?我想为什么如此蹊跷,偏偏撒了一公斤呢,这决不是偶然的事,也许大姐的丈夫还不知真相,没有“三退”,让我通过这种形式救度他呢?

于是我直接给大姐寄去了两份各一斤的多糖提取物,共一公斤,同时寄去一份讲真相、劝“三退”的信。收到东西后,大姐来电说按信上的内容办,万分感谢,另一份也给我姨家送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