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逢春 铁树开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今年七十三岁,吃斋念佛三十二年。原来我认为自己供佛、吃素、烧香、磕头、做善事,就能成佛。谁想越烧香麻烦事越多,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走路跌跟头;坐在那和别人正说着话也能睡着;脸灰黑,眼皮眼眶都是青的。就在拜佛无路,身体不佳时,我喜得法轮大法了。

那是九六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我听到师父的教导:“……到末法时期,寺院中的僧人都很难自度,何况居士,更没有人管了。”(《转法轮》)过去自己糊糊涂涂修了这些年,现在学习法轮佛法才使我心明眼亮。

你只要实修,师父对我们真是负责任。学习法轮佛法的第七天我开始牙痛、肚子肿胀,而且便的是黑糊糊的东西,然后又便血。这时儿女们都吓坏了,他们以为我这么大岁数了拉血、肚子肿不是好现象,硬让我上医院。我坚决不去,告诉他们这是师父给我消业,帮我净化身体,不用吃药、打针。我一片药没吃,儿女们塞到我嘴里的药也让我吐出去了。

从此以后每次消业虽然难受,但我坚信师父的话,守住心性。现在我满面红光,身体轻松,一个手能拎起一桶水,做饭、看孩子、管理家里的一切,什么活都干,却没有劳累的感觉。

师父说:“我们讲修炼要专一”(《转法轮》)。对我来说专一修炼不二法门也是个关键问题。

自从走上修炼法轮大法这条路以后,来自方方面面的干扰很大。特别是过去那个法门中的居士,握着我的手说:“大姐,你白修了几十年。”还有寺庙里的“师父”更是声色俱厉,就象审犯人似问口供一样对我。也有人说:“你看这老太太,七十多岁的人还颠起来了,炼什么功啊!”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并且记住自己已是修大法的,不能象常人那样对待问题。所以面对这一切,我有时以沉默应付,做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有时尽量劝善,苦口婆心的引导他们学大法。我向他们介绍法轮佛法的特点和自己的体会,告诉他们李洪志老师不是一般的气功师,他是度人的,是真正的往高层次上带人;法轮佛法才是真正能指导人修炼圆满的真法。李老师说:“那么什么是佛法呢?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它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它就是最根本的佛法。”(《转法轮》)我从内心希望真想修炼的人,无论寺庙专修的,还是在家修的居士,都能醒悟过来。对我来说,什么样的干扰也动摇不了我专一修炼法轮佛法的心。

开始时我想:人家年轻人好修,哪怕是五、六十岁的也还行,我都七十多岁啦,能返老还童吗?就在当天晚上我梦见我和我孙女小红在一起,另外还有一帮天真活泼的小姑娘,愉快的手拉手在转。我猛然想起自己一个老太太跟孩子们玩啥呀,多没正事。一看我自己,可真奇怪,我也变成少女了,穿的衣服也和她们一样。这时我又看见院内有两根高大的空桶子,同时眼前又出现了一片绿色的草地,还有一棵花树,树上长满花骨朵儿,绿叶红蕾,好看极了。

一高兴我醒了。我悟到那两个大空桶子不就是代表贯通两极法吗,象征着我们炼功人,由此想到我是炼功人,顶天立地,高大无比。只要自己专一实修,虽然年过七旬古来稀,但修炼大法的人能返老还童,越活越年轻。

事实也如此。现在我头脑清醒,全身轻松。前两天我用推车推两麻袋土,往下卸时推车倒了,正砸在我腿上,只砸出了一个印子,没伤着,也不疼。有一次上炼功点炼功,只顾往前走,过一个台阶时没往下看,就跌倒了,但哪里也没伤着。这都是师父的法身在保护我。师父处处关心着弟子。我决心扎扎实实修炼,达到功成圆满。

由于我自身的变化,加上同修们的帮助、引导,我们全家人对大法由感到新奇逐渐认识到这个法真正好。都说老太太自从得大法,不但一粒药不吃,而且身体越来越健康,精力充沛,眼睛也不花了,虽然不太识字,却能通读大法,并且还教同修们识字,还能给别人读法,这大法真是威力无比。

我家先后从女儿到儿媳有六人走上修炼法轮佛法这条光明大道。我们无论多忙都坚持学法,有时去点上参加集体学法,有时在家学。真是一人学法,全家受益,家庭和睦,欢声笑语,比学比修。

今后要继续弘扬大法,让更多善良的人得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