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大法弟子王荣兰老人再次遭恶警骚扰 【明慧网】

吉林通化大法弟子王荣兰老人再次遭恶警骚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2007年11月22日上午九点左右,吉林通化市东昌派出所片警潘昆等四名警察其中有一女警和一位社区干部到大法女弟子王荣兰家敲门,声称是要和她解决今年四月份他们要非法劳教或给办理保外的问题。六十一岁的王荣兰老人拒绝开门,他们就用拳头、用手中的钥匙串砸门,见王还不开,就说:你不开我们就撬门了!

片警说完,就给开锁的打电话,将防盗门撬开,非法进门后就让王穿衣服跟他们到派出所去签个字。王荣兰老人问他们:“有证件吗?我要看看我犯了什么罪”?他们说:这还不好办哪,说开就能开了。王问警察叫什么名字?一警察说叫王峰,其他警察不告诉。王荣兰老人告诉他们:你们撬门别锁、私闯民宅又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是违法的。

不法警察们说:你不用跟我们说这个,是我们头儿让我们这么做的,你走不走?王荣兰老人说不走。他们说:你配不配合?老人表示不配合。片警潘昆就给所长打电话,通话后潘昆说:“我们所长说了,抬也得把你抬去”。

三个男警察就动手从沙发上往下拽王荣兰老人,要抬她下楼。他们野蛮的拉拽使王右上臂和右胸部剧烈疼痛,痛的浑身发抖,血压和心脏同时处于紧张状态。

警察们说老太太是装的。他们就将王扔在地上。他们看王荣兰穿着衬衣衬裤躺在地上,又把王抬到沙发上。一会东昌派出所教导员又领三个警察来了,正赶上王的老伴从外面回来,问怎么回事。他们抵赖说:“你看,你家老太太自己躺地上了”。

王荣兰老人说:“就两分钟的事你们就在说谎,是你们把我拽地上的,怎么说是我自己躺地上的呢?”教导员就让王的老伴劝王配合他们,王没有配合。一警察进卧室拽了一床薄被铺在地上,七八个警察一起动手把王抬到薄被上,用被子把她裹起来,动也动不了,抬到楼下警车里,拉到东昌派出所,把王扔在瓷砖地上。有一警察说:她的眼睛当时撞坏了。

孩子们赶来,发现零下十几度的天气,母亲却只穿一身衬衣衬裤躺在瓷砖地上,浑身发抖就对警察说:“你们没有父母啊?你们的良心哪去了?”所长就把孩子叫去说:“不去劳教,就得过来签个字,办理保外就医,这都是走个形式”。另一孩子给市医院的120打了急救电话。一警察说,他们要走,不能让他们走!王对孩子说,“你不用给120打电话,派出所怎么给我弄来的就得怎么给我送回去,你们把这些镜头用相机照下来”。

这时120车就赶到了,孩子让所长跟着一起上医院,所长不去。孩子让片警潘昆去,潘昆说:“这与我没关系,是上面让我干的”。孩子们说,“你们这样对待我妈,是犯罪,我们不会放过你们的,我们要告你们”。所长胆怯的说:“你愿意哪告哪告!”说完就溜走了。

家人们非常正义的举动迫使四名警察把王抬到120车上。后来,王荣兰老人回家了。

王荣兰老人在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全身是病,修炼后病全好了。可是九九年恶党江氏集团开始对法轮功迫害之后的八年里,王荣兰老人遭受了很多次迫害。二零零零年九月十九日下午五点半,东昌派出所片恶警到她家说:东昌区有个文件,让你们到派出所学二十分钟就回来。于是把她用车拉到派出所,一直到八点也没有看什么文件,又把她用车送到分区招待所会议室办所谓的“学习班”强制洗脑,并要求她在一份打印不许通过炼功达到身体健康的荒唐文件上签字,她没有签。九天后由她单位担保放回。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一日,王荣兰老人被东昌派出所送进看守所迫害了四十八天后,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被劳教所拒收;又被东昌区公安分局沈树恒、梁平等送回长流看守所被迫害了五十二天后被保外就医,向家属勒索五千元保外就医。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老人再次被劫持去长春劳教所,劳教所拒收后,自己从长春回来的。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东昌区派出所片恶警潘昆等六、七个人和社区书记到她家非法抄家后,把她带到派出所,晚九点才放回。王荣兰老人身份证从九九年就被东昌区派出所片警拿去,至今仍没有归还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