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归真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学员。回顾这十二年,所过的每一刻都是沐浴在浩荡的师恩中,每一步都是在慈悲的师尊的呵护下走过来的。是师尊再造了我,是师尊让我走在了归真的路上!下面我把修炼的体会与同修交流。有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修去求心,生命有了新的开端

我是抱着有求之心走進大法的。得法前,虽说大病没有,小病却不断。婚前丈夫因沉溺赌博,弄的一身病,肺结核久治不愈,婚后又复发。西医、中医看遍了,都不见效;多种气功练过了,也没有起色。而我婚后几次怀孕,不是流产,就是胎死腹中。我整日以泪洗面,抬不起头。生活处在阴影之中,我的工作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我原本心存很大的抱负,现在却是一身的“包袱”。

正在痛苦绝望之时,我们遇到了法轮功。希望通过炼功炼出一个健康的身体,能生下一个健康的小宝宝。炼功一个月就感到一身轻,所有不适的感觉都没有了。我们夫妻俩扔掉了药罐子,每天早晨到公园参加集体炼功,晚上到辅导员家集体学法。到两个月时还没有怀上孩子,我心里不由自主地翻江倒海:这个功能不能治好我们的病?师父说的是不是真的?还炼不炼?辅导员指出这是有求之心,是有求而学法。“炼功人讲:有心炼功,无心得功。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你该有的东西当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执著心吗?我们这里一下子传这么高的法,当然对你的心性要求也是高的,所以不能抱着有求之心来学法。”(《转法轮》)通过学法、交流,我们夫妻俩的心性提高了,今生已经得到大法了,就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切交给师父安排。有没有小孩都听师父的。

这颗心真正放下的时候,第三个月,我就怀孕了。不久,又出现流产的征兆,“打不打保胎针?吃不吃保胎药?”我在家里学法、炼功。奇迹果真发生了,孩子保住了。直到六个月后才到医院做了一次常规性的检查,一切正常!临产前的那天检查,医生还说一切正常。临盆时,我看到产房的医生突然增多,每个人露出紧张的神情,听说是孩子的屁股先出来了。我心里并没有慌张,我知道我修大法,有师父的保护,不会有事儿的!我一直在心中默念:“师父请保护我!我是大法学员!”这一念一出,似乎感觉师父就在身边,就在对面不远的地方一直看着我------“哇!”孩子出来了!临产前的剧痛都没有使我叫一声,听到孩子的第一声哭声,我的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师父,谢谢您了!”

二、放下情的执著

当常人时,我对感情很专一,也用此尺度来衡量对方。婚后,丈夫曾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对此,我一直耿耿于怀。见到他与女性有什么亲热的动作,或者听到他与女性有什么亲热的言语,就妒火中烧,难免发火,甚至几次产生离婚的念头。修炼初期,通过学法,也知道是自己生生世世欠下的业,现在是在业力轮报中还业。可一遇到问题虽不象修炼前那样立即发火,强忍着,心里总是有些不平衡。一天很晚了,女同事到家来,同丈夫谈笑风生,嗲声嗲气,根本就无视我的存在,我强忍着妒火,“气恨、委屈、含泪而忍”,一直憋到大年初二的早上“火山爆发”——两人在家里大打出手。我的脸上被他打了很长的一条印子。我烦恼至极!我为什么就走不出人呢?同时丈夫也沉溺赌博,不顾家,不做家务,不讲卫生,更不体贴人,还不如一般的常人。我找同修诉说,希望通过同修的劝说能让他改变,好让我不受此烦恼。同修除了安慰,还不断的提醒我多学法。“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真修》)

随着不断的学法,背法,我的认识在提高,心也逐渐的放淡了。使我真正放下这颗心的是师尊!那是去年,丈夫被绑架到洗脑班后,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当天晚上就奇迹般回来了。当时听到他遭绑架时,我一点也不惊慌,没有丝毫怕意,也没有丝毫想用常人的一套把他弄出来的念头。心中只有一念:我们都是修炼人,我们是一个修炼整体,虽然有漏,也决不允许邪恶迫害!恳请师尊加持我们正念正行、正念显神威,彻底解体邪恶,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迫害。我立即找到他单位领导要人。正巧那天省领导来此开会,我冲進会场,“我的家是炼法轮功炼来的,你们不能把修真善忍的好人骗去洗脑!”“什么洗脑?洗什么脑?什么叫转化?往哪儿转化?要做好人都不让,那让做什么样的人呢?”“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你们不要助纣为虐!”我明白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所以一直发正念不止。恰好师尊的《彻底解体邪恶》发表,我同家里小弟子反复背诵,坚持发正念,并及时通知同修齐发正念,及时曝光邪恶,彻底解体邪恶。

在发正念时,我看到慈悲伟大的师尊用手打出一道金光,一下子罩在丈夫身上。他本来是侧着身躺着的,金光一罩,马上坐起来立掌发正念。结果下午就有人告诉我,丈夫已经在回家的路上!我一下子跪在师尊的法像前连连叩谢师恩!晚上丈夫回来后,向我讲述了他在洗脑班的经过,是师尊的慈悲,帮他演化出高血压的症状。我们双双跪在师尊的法像前:“师尊啊!您辛苦了!弟子又叫您吃苦了!您为了弟子不知又喝了多少毒药啊!我们一定要正念正行,精進不停,不辜负师尊您的慈悲苦度!”

经过这件事情,我明白了,我清醒了。当真正放下情的执著时,真是海阔天空。唯一能使我们脱离苦海的唯有修炼,是师尊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来,给了我们新生!是师尊再造了我们!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唯有信师信法才能返本归真!

三、舍去自我

修炼前,我总是以自我为中心,喜欢争强好胜,工作要比别人强,生活要比别人好。不仅自己什么都要强,丈夫都要比别人强。更希望孩子也要比别人的孩子强。多强的执著啊!修炼后,自己也认识到不在法上,但一遇到具体问题时,就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特别是教育孩子,常常为无名小事发火,认为她没按我的意思做,没有达到我的要求。甚至背法、炼功也要按我说的一点不差的做。表面上认为既然有缘来到我家,我就有责任把小孩带好,要不就辜负了师尊,内心深处还是认为“我”的孩子在各个方面就应该出类拔萃。在集体学法时,常常把孩子同其他的小弟子比,孩子读法读的准确、流利,背法背的多就高兴,不然就心里不舒服,觉的丢人。多强的为私为我的执著啊!我越是执著,孩子表现越差,越“不尽我意”。其实这就是师尊在点化我了。师尊还多次借孩子、丈夫的口点化我,同修也帮我分析,明晰法理,去掉根本的为私为我的执著,才能走正修炼的路。

这个为私为我的执著在对待同修时也有体现。对有病业的同修,以自己忙为借口,没到同修家帮同修一起学法、交流;集体学法时指出同修的不足,语气也不柔和,非常生硬,完全没有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看到同修长时间走不出魔难,心里时时产生怨恨的情绪,认为“我”说了多次了,怎么还这样没有正念?

真正使我清醒的是最近发生的事情。甲、乙两位同修原本经常同我们一起集体学法,可最近一直没来。甲同修是位工人,有些胖,出汗多,有时身上有异味,每次我虽然不好意思直说,但心里总在嘀咕。加上他每次学法都不带书,有MP4也不带,影响别人学法,“我”提醒他多次也没有用。背法也是,背来背去总是背那些,我当众指出不能总是“啃老本”,还要多背新的经文;发正念时他也经常迷迷糊糊,手势不正,给他指出时,他还说他没有瞌睡,当众反驳。为此,我耿耿于怀,认为他不太精進。渐渐的,甲同修要么借故提早离开学法小组,要么迟到,后来干脆就不来了。乙同修性格内向,有一次学法交流时,我当众指出该同修有做的不够好的地方,他当时就满脸通红,渐渐地也不来同“我”一起学法了。我意识到给两位同修学法造成障碍的一定是我!师尊在《再认识》中指出:“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我指出同修的不足时,心态不纯,带着强烈的为私为我的执著,结果,不仅给自己修炼带来了阻力,也给同修修炼造成了很大的障碍!我惊醒了!

四、修去怕心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为了兑现史前大愿来到人世的,我们不能忘了我们的史前大愿,修自己,不要忘了我们的最大责任是救人。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要救度众生。

我的工作很特殊,面对的是受邪党毒害至深的世人,其中很多是既得利益者,要救他们首先要清除控制他们的共产邪灵。在邪恶猖狂的那段时间,我的怕心出来了,知道大法好、大法是正法,但不敢公开讲真相,只在讲课当中隐晦的、巧妙的把《转法轮》中的话穿插進去。自从《九评》和《解体党文化》出来后,我的思想也受到过撞击,但心中有一念始终没有改变:师父讲的没错!听师父的没错!按师父说的做,没错!师父退团了,我也退,而且“三退”!师父叫救人,我就救人,而且要救更多的人!

在学法、背法中,我的正念越来越强。在同事中,我堂堂正正的讲法轮大法是正法,讲共产党的邪恶,劝“三退”。每次上课前,我都敬请师尊加持,提前发正念,解体共产邪灵及中共恶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解体附在学生身上的共产邪灵。在讲课中,把《九评》、《解体党文化》的内容很自然的融進去,打破他们旧的思维观念,让他们听到对共产党说“不”的声音,强烈的震撼了世人,让众生认清了中共邪党的本质,明白了真相。

同修啊,我们就是要做师尊所要的生命。“青山巍峨,挡不住归真的正念;绿水悠悠,诉说着弟子的衷肠。踏上神路的旅程,不管前方路有多长,那是我今生的宿愿,那是我久远的愿望。”让我们永远跟师走,永做大法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