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日】

一、信师信法,选正道,去邪门,百病烟消云散

我母亲今年七十一岁,十四岁就信佛。外婆为了让母亲修佛,独自一人去湖里砍柴,供母亲读了几年私塾。我和我家老三小时候也跟着進过佛堂,由于党文化的影响,我对佛半信半疑,但我母亲十分虔诚。我到城里上班后,于一九九七年经人介绍喜得大法,从此走上修炼之路,跟随师父正法走到今天。

我得法的同年,母亲到县城看我,我把大法介绍给母亲,但母亲对我大发雷霆,不依不饶,把她信了几十年的佛一口否定了,还说某某佛跟着她(实质是附体)。我耐心细致的跟她讲我通过修炼对法的认识,从一九九二年开始,佛教就没有佛管了。九十年代初,那个佛堂的住持老人去世了,后来就分成几个分点,乱七八糟的都来了,那些佛堂的负责人就是要钱,还乱性,用妖术害死村民的儿子。后来我母亲在家里供了位,不去佛堂。那些妖人就用妖术陷害我们家。这些母亲是清楚的。我跟母亲讲大法,她虽然舍不下原来的东西,但儿子说了,她也不得不在心里想一想。母亲回乡下时,带了一本佛家修炼故事。不到一个星期,她就来找我,请了《转法轮》及其他内容的师父讲法。回家后,母亲把原来供的牌位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处理了,那些附体不死心,晚上从门缝里钻進来干扰,母亲叫师父,那些东西马上就消失了,屋里从此干净了。母亲清除邪门,选了正法,跟随师父走到今天。

母亲原来有一身病,高血压,需长期服药。腰椎盘突出,已到三指,压迫神经导致行走困难。家人把她送到城里医院动手术,医生说:“不能开刀了,回去让你儿子们准备些好吃的。”修炼大法后,母亲已有十年没有吃药、打针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父亲血的毛病、腰椎盘突出都好了。老俩口都七十多了,在家种了七、八亩棉花田,前几年每年收入一万多元。七十多岁的老人种那么多田,在当地方圆几十里没有先例。父母对村民讲,这都是修大法带来的福份。父母的故事在当地传为佳话。

二、信师信法,经受魔难,闯出一片天地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母亲到北京证实法,被当地公安遣返回家乡关進看守所,迫害十五天后回家。我父亲一直追随邪党,任生产大队书记二十多年,他从小没有進过学堂,后来学的都是党文化的东西。父亲对上访归来的母亲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并把大法书藏了起来。母亲没有和父亲对着干,而是冷静面对父亲的刁难,心平气和的跟父亲讲大法被迫害真相,尽力关心和照顾他的生活。在我的印象中,母亲修大法前,父母经常吵架,有两次,母亲因吵架喝了农药,我拼命跑到邻村请医生救母亲。修炼大法使母亲完全变了一个人。一个月后,父亲被母亲的正气和善心所溶化,把大法书从菜地挖出来还给母亲,母亲又能够正常的学法、炼功了。

母亲孤身一人在乡下,没有集体交流、学法的环境,走过来不容易。为方便到农村讲真相,给母亲送经文,我配了摩托车。我每次回去,母亲看到这些资料都象看到救星,与我交流、学法,谈认识。在我离开时,她一再叮嘱我:“一定不要把我丢下,及时把师父的经文送回来。”

父母所在的大队有三个村,其中一个村的农田就在父母居住的房屋前面。另一个村是我母亲娘家所在村,这样给母亲讲真相提供了便利。三个村的老百姓都能方便的听到真相,现在大部份人都三退了,大部份家庭每年都有好的收成,积蓄在十万以上的不在少数,许多七、八十岁的老人都还健在,这都是母亲讲真相、劝三退给村民带来的福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