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界牌镇农家妇女刘晓梅遭受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

山东蒙阴县界牌镇农家妇女刘晓梅遭受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山东省蒙阴县大法弟子刘晓梅,是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因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九九年“七二零”后多次被恶党人员非法抄家、绑架;其丈夫因向世人传播大法福音,被非法判刑九年。八年迫害中刘晓梅家被恶党政府人员非法勒索一万四千元所谓的“罚款”。

刘晓梅,女,四十九岁,蒙阴县界牌镇刘庄村人。得法前患有十多年的颈椎骨质增生,还有神经性头痛、风湿性关节炎、肩周炎、鼻窦炎、妇科疾病等。在她三十二岁那年,因颈椎骨质增生导致半身不遂,右半边身子不能正常活动,吃饭不能坐着,只能躺在沙发上吃饭,右胳膊发麻,右手指哆嗦,右手不能干家务。炎热的夏天,右胳膊也得套上棉套袖,不能受凉,右腿、腰经常疼痛。为了治好病,去过几家有名的大医院,吃过中药、西药,做过牵引、按摩,找过巫婆,学过其他的气功,该想的办法都想了,仍无济于事,身体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这样活着那如死了好受啊!”刘晓梅曾发出这样的感慨。可上有七十多岁的父母,下有未成年的三个孩子,她只能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煎熬着。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听说法轮功有奇特的祛病健身效果,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到了炼功点,连看了三个晚上的师父讲法录像,奇迹出现了,她身体所有的疾病全都消失。刘晓梅第一次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她激动的逢人就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家人亲眼目睹了大法神奇在刘晓梅身上的展现,先后走入修炼,都按“真善忍”约束自己,事事处处替别人着想,家里从此有了欢笑声,邻里之间也更加和睦。这本应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可中共硬是要把这份美好砸烂锤碎。

挂牌游街批斗 文革悲剧再现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六,刘晓梅被恶党政府人员骗到界牌镇派出所。界牌镇派出所指导员杨旭、恶警石矿薅着她的头发用拳猛击她的脸部,恶警们围着她对她拳打脚踢两个多小时,她的脸被打得肿胀、变了形,脸色发青。随后把她的胳膊反铐在背上(这种酷刑被称为别烧鸡),她的手腕被铐出了血。晚上被锁在又脏又冷的车库里不准大小便。

正月初七,在界牌镇派出所大院,副镇长宋树福、副书记翟晓林、派出所所长张文家和全镇的各村书记等一百多人开大法学员的批斗会,不法之徒把刘晓梅等大法学员批斗了两个多小时。界牌镇派出所所长张文家、指导员杨旭把刘晓梅从车库里叫出来,逼迫她坐在水泥地上,张文家问她还炼不炼?刘晓梅说:“动作学会了,法装在心里,永远也忘不了。”

翟晓林气的暴跳如雷,拍着桌子叫嚣着:“你喝药死,挖心,把你的心挖出来,看你还装在心里。”随后指着派出所大门说:“你出去这个大院就死,别死在这个院子里。”恶警杨旭在大会上说:“刘晓梅说她看了三晚上录像十几年的颈椎骨质增生就好了,你们信吗?”在场的有些人小声嘀咕:“难怪受了这么大的罪还炼,原来受了这么大的益,原来法轮功这么神奇!”这天正逢界牌镇集市,他们又把刘晓梅、刘长莲、杨士珍、李秀荣、李雍英五名大法学员挂牌游街批斗,给这些大法学员造成极大的精神摧残。最后刘晓梅被非法勒索五千元后回家,连收据也没给开。

现在土匪在公安

二零零一年阴历正月十四日下午,天下着小雨,界牌镇派出所恶警石矿手握木棍和石头,突然闯到刘晓梅家,满屋里乱翻一气,把新买的大彩电和收录机抢走。

正月十六日,刘晓梅的丈夫刘祥义用摩托车带着她过娘家,刚走到大石龙村,突然被一辆警车挡住去路,从车上下来石矿等四、五个恶警,他们把刘祥义绑架到界牌镇派出所。到中午恶警们吃饭去了,只有一人看管着刘祥义。当时他想自己又没犯法,不能在这里被关押,就堂堂正正的走出大门,但有家不敢归,一直在外面东躲西藏,直到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日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山东省监狱遭受迫害。

恶警发现刘祥义走后气急败坏,围追堵截,抄家找人。当天下午五点多钟,七八个不法之徒到刘晓梅家非法抄家,当晚又来翻了三次,刘祥义的弟弟家当晚也被非法抄家。恶警们为找到刘祥义,正月十七日清晨又闯到刘庄村,刘庄村大法学员家被挨家搜查,就这样持续了好几天。闹得整个刘庄村鸡犬不宁。恶警还到刘晓梅的亲戚家找,刘晓梅被逼无奈,只好躲在桃园里。

二零零一年阴历五月初十,有家不能归的刘晓梅留宿在大法学员刘孝莲家。恶党不法之徒李发兵、薛义增、石磊等十几人突然闯进刘孝莲家,他们不分青红皂白,把刘晓梅打倒在地,然后把刘孝莲、刘晓梅绑架到界牌镇派出所。连续六晚上,恶警强行把刘晓梅的一只手用手铐铐在大排椅上,不准动,不准睡觉。一天,恶警张文家手拿电棍恶狠狠的说:“我们治不了你,有治你的地方,我们共产党整人有的是办法。”随即恶警杨旭开来一辆车,把刘晓梅送到蒙阴县六一零继续迫害。

在蒙阴县六一零遭受肉体和精神双重迫害

在蒙阴县六一零,刘晓梅和其他大法学员一样被单独囚禁。当时天气很热,屋子二十四小时上着锁,窗户用胶合板钉死了,室内象蒸笼一般。室内除了铺在地上的草苫、大、小便用的桶、洗脸用的盆、吃饭用的碗之外别无他物。大法学员被长时间单独关押,精神承受极大痛苦。院子里的小打手们就曾说:“要是这样被关在屋里,二个小时我就会疯的。”可见这种被单独囚禁的酷刑是何等残忍!可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头目类延成却把刘晓梅关押了整整六十天。恶人们就是以这种酷刑来消磨大法学员的意志,让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恶人深夜十二点才让睡觉,早上天刚亮就让起来,加之蚊蝇成群,不少年龄大的学员被折腾出病来。除规定的睡觉时间外,想在草苫子上躺一躺是绝对不行的。蒙阴县“六一零”小头目房思民和二十多个小打手们时常蹑手蹑脚的从门缝往屋里偷看,你一躺,小打手们就砸你的门,砸的你心惊肉跳。有的学员因躺一会甚至遭毒打。

邪恶之徒除用肉体折磨来摧残大法学员的意志外,还逼迫大法学员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象、白皮书、小册子等,用这些歪理邪说给大法学员洗脑,逼迫大法学员骂师父、骂大法,使学员承受比肉体摧残更为阴毒的精神摧残。刘晓梅遭受肉体和精神双重迫害中又被非法勒索一千元后回家。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日,刘晓梅丈夫刘祥义骑摩托车路经蒙阴县汽车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张文家带领恶警把他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被送往山东省监狱遭受迫害。

丈夫被迫害不在家的六年中,尽管刘晓梅一人管理着果园、种着庄稼,供着三个孩子上学,其中的辛苦操劳可想而知,但她依然红光满面、走路生风,让人想象不到她曾患有十多年的颈椎骨质增生等多种疾病。发生在刘晓梅身上的奇迹,是发生在亿万大法弟子身上奇迹的缩影。常听有思想的人这样分析:法轮功还是好,要不然中共这么打压怎么还有那么多人炼?连80多个国家的外国人都跟着炼,而且越来炼的人还越多了,这不最说明问题了吗?

所有善良的人士都有权利接受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佛光普照、得到大法的庇佑,这就是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要把真相传遍四方,让更多的人受益的原因。

参与迫害的部份人员(区号0539):
娄树青,男,原界牌镇镇长,现蒙阴县司法局局长 4270158,宅4272585,13589680699
翟晓林,男,原蒙阴县界牌镇副书记,现蒙阴县水利局,宅4272830,13853939286
宋树福,男,蒙阴县界牌镇副镇长,4568301,宅2166628,13583990386
张德斌,男,蒙阴县界牌镇六一零主任
张文家,男,四十二岁,原界牌镇派出所长,现蒙阴县巡警大队教导员宅4818723, 13605396760
杨旭,男,界牌镇派出所指导员  13853926766,4815269
石矿,男,原界牌镇派出所恶警,已调蒙阴县公安局监管大队 4818919,     13954924800
李法兵,男,综治办主任
类延成,男,蒙阴县宣传部类延成,蒙阴县“六一零”头目,现任旅游局局长 办电0539-- 4275966 宅电 4806956  手机13905392183
房思敏,男 ,现任蒙阴县“六一零”副主任单位电话 0539--4811681 手机1385393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