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相的过程是正法修炼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弟子越来越明白:在江××邪恶集团与中共邪教相互利用制造的这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中,真正受害的是那些不明真相的常人。邪恶不仅彻底毁灭了它们自己,也给全人类、特别是给中国人带来了无穷的祸害与劫难。大法弟子讲清真相,这是一个正法修炼的过程,是在法理上不断提高的过程,而不是人在做人的什么事情。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对师父讲的:“我做事最注重过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能叫人认识真相,在过程中能救度世人,在过程中能揭示那真相。”“但是大家往往重视结果,不注意在这个过程中把你们应该讲到的真相都讲到位。应该叫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证实法、讲清真相。”(《法轮佛法 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的法理有了更深的体会。

一、讲清真相的过程是向内修的过程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家里的亲友也开始向我发难,他们害怕因此受到牵连和影响,说:你炼功,我的孩子考学、当兵都要受影响;单位的压力都快让我喘不过气来了,他们颠倒是非的说炼功的最自私,没有人情味,不替我们考虑。他们有的配合六一零、单位、派出所对我進行迫害;在遭受迫害最严重时,他们甚至不让我住到他们家。最开始跟他们讲真相,几乎是一讲他们就蹦:什么迫害,咱们是亲人我们才这样关心你、帮助你。后来我一讲,他们就说,别讲这些来“害”我们。再后来,他们就说,你愿炼就炼,我们不关你的事,你也别管我们的事。再后来,就回避说,我不关心这些,我只关心我自己怎么过的好;或者说,我只关心怎么挣钱、发财和儿子考大学。

亲友毕竟是没有修炼的常人,他们的反应,有被恶党的宣传毒害、欺骗这些原因,有人的思想观念变异和害怕自己受到牵连影响的因素,也有为我担心的一面,并且他们在这场迫害中承受的精神压力是很大的,他们与所有不明真相的常人一样更无意间把自己摆進了可怕的大劫之中,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受害者。看着眼前的他们,自己从心里觉的他们是那么可怜、可悲,对他们没有一丝怨恨、委屈,知道了让他们明白真相的必要性和自己的责任。

在理解他们的同时,更多的是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问题: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场不纯,邪恶迫害开始时,自己在不少问题上对法理是不明或模糊的,存在着这样那样的怕心、争斗心,讲真相中有为私为我的执著,有完成任务的心;另一方面,回顾自己从得法修炼以来,在周围常人印象中,大法修炼祛病健身有奇效他们公认;但炼功后人变的好象除了大法之外别的无话可说,对常人的事情漠不关心,让他们感觉不到亲情。

师父在《转法轮》〈欢喜心〉一节中告诫说:“由于人的高兴,生出来不必要的欢喜心,就引起他在形式上,在常人社会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在常人社会环境当中表现失常,我说这样就不行了。”

认识到自己走极端,还把它当成是精進的表现;遇到的这些魔难,与自己修炼有漏是分不开的,它给了宇宙旧势力及其黑手烂鬼施加迫害的借口(但这不是师父的安排和大法修炼中的内涵,是不能成立和承认的,应当彻底否定)。

师父说:“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的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师父还说:“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和不足,就注意用大法来归正自己。我有一个强烈的愿望:修炼越是艰难,自己越要按照法的要求做好,不能给大法抹黑。

我那个亲友的孩子面临高考时,他们夫妇请求我为这个孩子买菜做饭一个多月,我答应了。晚上给这个孩子吃新做的饭菜,自己吃前一天的剩饭剩菜。自己也有意利用相处的时间找机会给这个孩子和他的父母讲真相。相处一段时间后,这对夫妇彻底转变了对大法的态度,孩子的母亲说,这段时间我们也注意观察你,在单位也认识一个炼法轮功的,你们根本就不象电视中讲的那样。他们明白真相后,不仅自己同意三退,也劝自己的亲友三退,还把捡到的真相光盘和材料放在单位让员工看。

这个孩子对我也由冷淡渐渐变的热情,从心里转变了对大法的态度,最后如愿上了大学。他们一家人感谢我,我告诉他们,那是他们自己明白真相后带来的福份。现在他们中有一个人已经看完了一遍《转法轮》。

当初其中那个最反对我修炼、也听不進真相的亲友和他孩子因参加学习班住在我家半年多。这个孩子平时的行为基本跟公子哥差不多,还三天两头得病。他到我家后,耳濡目染明白了大法真相,看了一遍《转法轮》,半年多没有生病,这在过去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而且原来的头癣也好了,脸上疙瘩也消失了,又白又胖,变的很懂事,回家后象换了一个人似的,他父母高兴的见人就夸儿子变了。带来的生活费我一分没收。经过这件事后,再给他们讲真相对立情绪不再那么大了,慢慢也听進去了。现在亲友都明白了真相,有十四人三退。

回顾几年走过的路,我深深体会到,师父在法中什么都告诉我们了,弟子没有修好、没有做好时,也给自己修炼的道路人为的设置了障碍。

二、讲清真相的过程是证实法的过程

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有一个长辈对我非常关心,也非常信任。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受江××流氓集团造谣诽谤的宣传欺骗,特别是在电视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傅怡彬杀人案后,有人跑到这个长辈家,让他提防我。这个长辈对大法、对我都产生了一种敌意,说炼功人没有亲情;很严厉的警告我,不许我跟他提法轮功;当他知道我跟他儿女讲真相后,就不让我再去他家;还发狠说,他现在还信法轮功、还炼,一定精神有毛病,把他送精神病医院。

在这种情况下,怎样才能让他们明白真相?我是大法弟子,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能象常人那样去对待。我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心里有一股强烈的念头,一定要通过自己的行为把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美好证实给他们看;你对我不好,我对你要更好;让他们从正面认识大法,破除他们头脑中被电视、电台、报纸、文件灌输的,对师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诬陷和恶意中伤的谣言。

他们是长辈,每逢过年过节,我都买东西去看望他们;他们不让我登门,我就把东西送到他们楼下,打电话让他儿女下楼取。不管他们态度如何冷淡,都视而不见,只做我应该做的。

有一次别人给我家送一个水果盒,里面装的都是少见的進口水果,我们自己没有舍的吃,顶着五、六级大风与沙尘给他们送去。他生病住院,我去医院悉心陪护,不断做些他爱吃的送给他。就这样从一件事一件事做起,用实际行动改变了他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态度。他知道我们家的经济条件和状况,也知道我平时生活非常节俭,我对他们没有任何索求,送给他们的都是最好的,和我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一颗真诚、善良的心。

渐渐的他们的态度变了,我用他们能理解接受的方式跟他们讲真相慢慢也能接受了。现在他盼着我去他们家,每次去他总要找各种理由让我多留一会儿跟他说话。在一次又一次讲真相中,他们家有五人退出邪党。

三、讲清真相的过程是整体除恶的过程

我在讲真相、劝三退中分别碰到过这样俩个人,他们都是单位的领导干部,甚至都曾或多或少的直接参与了对本单位大法弟子的迫害。一开始跟他们讲真相,根本听不進去,用的都是一个腔调:“我在这个位置上,这是我的工作,我不这样干,那我也就不用干了”。从此都有意的疏远、回避我。过了一段时间又分别见到他们,再跟他们讲真相,他们的态度与以前比简直判若两人。

原来在这段时间里,其他大法弟子也一直不断的坚持跟他们讲真相,他们已看过真相材料和《九评》,明白后也想退党,但出于安全的原因当时都没有答应。这次我跟他们讲真相,其中的一对夫妇很痛快的就同意退党;后来再见面时还追问给他退了没有,并告诉我说,他已经开始看大法书了,并且还好几次帮大法弟子运送过大法真相资料。另一个见面问了真相材料中他不明白的几个问题后,也是很痛快就同意退党,并告诉我说,他会在一定时间有行动的(指开始炼功)。

还有一个朋友,以前对他讲真相时,他虽然听,但心中仍然有这样那样的保留。近几年他到国外去旅游,每到一地都有当地的大法弟子对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他亲眼看到了大法在国外的洪传盛况和真相,回来后再跟他劝三退,他很高兴的就同意了。

从中我体会到,大法弟子讲真相的过程,就是整体除恶的过程。这就跟接力一样,大家不断的除恶、除恶,没有了邪恶因素的操控,或邪恶因素起不了主导作用时,常人明白的一面就会越来越发挥作用,表现出来就是常人对自己的人生命运能够清醒理智的做出思考和抉择了。

四、讲清真相的过程是破除观念的过程

我曾遇到过这样几件事。有一次我跟一位同事讲真相,用平时跟他们相处的经验分析,当时担心他妻子会干扰、反对。可实际情况正好相反,这位同事能够听真相却不同意三退;而他妻子不但退了党,还要看《转法轮》。

还有三个看起来属于“老顽固”的老干部,跟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他们身边的人都认为他们不可能同意退党,甚至说不定还会出现让我非常难堪的局面。跟他们讲真相中,他们慢慢由不听到能听,最后不但听進去了,还都同意退了党。

还有这样一个家庭,夫妇俩口都在那种思想管制严厉的单位工作,都是受邪党毒害比较深的人;小孩是当代大学生。我觉的年轻人思想开放、观念少,就想先让小孩明白真相,通过他再让他父母明白真相。一次次讲下来,结果却相反,夫妇俩口都已经三退了,隔了半年多后小孩才同意退。

还有一个军人,去他那讲真相好几次,他都不同意三退。这时自己心里没有任何观念,没有急,没有怨,一种慈悲心出来,觉的他太可怜了,受害太深了,面临危险还执迷不醒,一定要想办法救他,就跟他说,你看看《九评》和这些真相材料,再考虑考虑如何选择,过些日子我再来。因为你不从思想上改变对共产邪党的认识,不退出邪党,是极其危险的;我也不能看到你有危险而不管。他突然非常感动的说,我退,你们炼功人太善了,我能感受的到,我真的谢谢你。

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到不带人的任何观念、框框,只用修炼人那颗纯真纯善的慈悲心去做自己应该做的。其实,在讲真相、劝三退过程中遇到的不顺利,很多情况下是我们自己的观念造成的。

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你让它好它就会好;你无意让它好或心里不稳,就不容易正过来。也就是说正念要足。我真的在救度你们,我真的是告诉你真相,效果就会好。”(《法轮大法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五、结语

几年来,自己以面对面为主、送真相材料相辅的形式讲真相,一个一个的讲、一家一家的讲,现在已有近百人三退。

八年的风风雨雨,自己只是在做一个弟子应该做的。而走过的每一步中,无不溶入了师父的巨大承受与付出。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们什么都不是,什么也没有。正法已到最后的阶段,愿我们所有大法弟子共同以法为师,携手兑现史前的誓约,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请慈悲指正。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