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一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救回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一日】我是一名警察,在公安工作了二十多年。九六年有幸得大法。然而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法轮功受到中共邪党的打压,大法弟子、同修受到迫害,在这红色恐怖下,由于工作及身份的特殊性,单位领导、家庭、亲戚朋友他们极力百般阻止我修炼。不断的往我的脑子里灌输着亲情,用失去工作咋办?孩子谁管,来放大我的执著心。为私,为我的怕心,使我放弃了修炼。在常人的大染缸里就这样的泡着,沉睡了八年。

二零零七年七月中旬,偶然发现我的脖子右侧有个大包,为了弄清此物的性质,我跑遍了各大医院,大包没确诊,彩超又测出甲状腺瘤,医生建议手术。由于老父生病住院,需要照顾,暂时无法脱身。

八月的上旬一天晚上,我刚从父亲住的医院往家走。在起身下公交车的一瞬间,突感后脑象是被谁拍了一下很痛。没等我想清楚咋回事时,我就迈下了车,这时明显感到左半身体不听使唤,半身麻木,头开始冒汗,越走越加重。我心一惊,这时我想起师父,马上说“法轮大法好,师父让我回家,让我走到家”。这时症状再也没有发展,虽然半身麻木,腿软,我加快步子一气上到五楼。

躺在床上我思考了片刻,得上医院,八年没学法炼功已经不是炼功人了,把自己当成了常人,有病就得上医院。于是住進了医大神经科,经过各种仪器的检查,确诊脑梗塞,CT片看脑子里,还有个瘤,在治疗半个月期间,麻木状态虽然消失,可头痛脑晕一直不是好转。

住院中途回家换衣服。我想打一会坐看看咋样,坐了半个小时,状态非常好,不痛也不晕,于是我便和我丈夫说,我打了一会坐,不骗你,头不痛也不晕了,不坐就不行。他说,那你就偷着炼吧,别上外边说去。

半个月,吊针打完,病状不减,还是头晕头痛。大夫说回家吃药,养三个月也不一定能好。回家以后,我又到肿瘤医院做了超声波定位活体穿刺,最后确诊脖子的包是淋巴结核,必须马上去传染病医院治疗,先吃半年抗结核的药。

听了医生的一席话,我没有惊。很平静,因为近些天我思绪万千,问自己为什么发生这么多事情?身体怎么会在一个月内出现这么多病状,甚至要夺我的性命。发病的瞬间,我为什么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大法,想起了打坐,而且坐与不坐天壤之别。这绝不是偶然的。这时我想起了前些天家里奶箱上放着一本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我便马上找出读了起来,一气读完热泪盈眶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要证实法、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你不能够在漫长的时间中改变自己,没那个时间。特别是有些学员在国内做的不好、犯了错误,正法没有结束,你赶快追上来。”

我悟到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利用我的病业点醒了我。当时出现第一个病状时不悟,又出现一个不醒,最后脑血栓了,脑子里有瘤了,看你还醒不醒。这个病业大关终于让我醒悟了。那天要不是我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大法,一头栽那可能起不来了,还能走到家了吗?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重锤击醒了弟子。尽管我在常人中误了八年,可慈悲的师父不放弃一个弟子,救弟子上岸。我明白了我是个修炼人,史前发过誓约和师父回家的。现在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是求安逸过常人生活来的。这名、利、情我要放。

于是九月四日,我就去一个亲戚同修家里,和他们老俩口谈了我的情况,我要修炼了,请他们帮助我该怎么做。他们说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这一天下来,心情无比舒畅,病状全消失了。回到家,我冲着没吃完的那些药说,我要修炼了,再也不吃你们了。

一想学法,几年看不见的同修在菜市场看见了。是慈悲的师父安排我们见了面,我告诉她我要修炼了。过几天,同修就给我送来了师父从二零零零年至今所有的各地讲法,经文、真相资料。我便如饥似渴的学了起来。同时做三件事,讲真相,发正念。

九月末的最后一天,农村的老姨到我家来看望我,在唠嗑中,她告诉我她们屯子某某他哥得了肝癌晚期,每天吐血快不行了,人家炼法轮功现在好多了,不吐血了,也能吃饭了。你过去不炼过吗,你在家偷着炼吧。我说我都开始炼了,你看这些药我都不吃了,现在头也不疼不晕了,脖子也不用手术全好了。老姨说那我就放心了。你给我两片索密痛,我头痛,在家忘吃药了。我问她什么症状?她说快一年了,每天都头痛,晚上失眠,吃点索密痛顶着,好一些。没钱看病很痛苦。这时我问她,你过去入过团少先队吗?她说入过,我告诉她马上退了,天灭邪党,你过去入团队时发过誓,邪党给你打上了兽印,声明退出保命保平安,你要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后在发生什么灾难,你别害怕,都与你没关系。你要是天天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病就能好。老姨说,我信,给我退了吧。当时就闭上眼睛默念了起来。

由于我老姨相信法轮大法好,奇迹出现了。第二天早上起床,老姨说这一宿睡的可真好,头也不痛了。大法真是神奇。三天后回家,打电话告诉我,说给你姨夫,妹妹,妹夫都退了。我听了非常的高兴,又有三个众生得救了。

现在我每天坚持学法统一炼功,发正念,劝退。最近又走出来和同修一起学法,整点发正念,感到每天都在提高,失去的都在回补,名利情看的淡,心也放得快,过了几次关都能守住心性,过的很好。

四个月来在我身上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用重锤击醒了我这迷中人。登上了上天的梯子,找到了回家的路。每当我劝退有些怕心时我就念《洪吟二》〈怕啥〉,有师在,有法在,我啥也不怕了。心中装着法,旧势力再也别想钻空子了。我每天都在发正念清除旧势力邪恶因素,清除我要救度的众生背后共产邪灵的邪恶因素,让他们明白,而被救度。

在同修的劝说下,我提笔写下了四个月以来我所经历的过程。目前可能还有象我以前那样沉睡的同修,你们赶快清醒吧!站起来,走出去,证实法,救度和你们有缘的众生吧!追上来师父在等着我们一起圆满回家。

层次有限一点心得,希望能给同修一些帮助,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