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在我修炼过程中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我的家庭是一个典型的中国现代家庭模式。一家三口。我得法时三十岁,丈夫三十四岁,孩子十岁。当时在事业上也是正值拼搏的年龄,争斗心很强,对钱财的执着心很强。我从事个体经营,因为当时头脑中想的就是怎么赚钱。九七年得法后一直不精進,有时间看看书,事一忙就忘了修了。心里也想趁年轻多挣点钱,以后年龄大了再修。

直到九八年下半年,我原来单位的一位阿姨得法后一直很精進,经常劝我到小组去学法。可时间对我来说是大问题,出去晨炼挤一挤还行,晚上去学法小组就安排不开了。具体问题就都出现了,我工作时间长、孩子小、丈夫不同意,家务活也需要时间。苦思苦想哪一样也扔不掉,忽然想到晚饭不吃正好能赶上学法时间,于是我就带着孩子一起先去小组学法,晚九点钟回家后我做饭,孩子写作业。可是家庭矛盾也随之而来,因丈夫的工作很忙,很少回家吃饭。本来他已经吃过饭了还要管着我俩,每天家中气氛很紧张,不给我好脸色,说我不正常,到吃饭时不让孩子吃饭,整栋楼里都知道你带着孩子去炼功,认为丢了他的脸,就和我吵吵闹闹。因为我当时学法少,只知道法好,也给他讲不出什么道理来。对他持反对意见,我只是硬撑着,还是每天去学法组学法,他气的简直要疯了。

回来路上我告诉孩子,你爸要问你饿不饿,你就说不饿。把孩子交代好后,我心里有底了,想这回你可管不着我俩了。可是回到家情况就变了,丈夫坐在沙发上运气,见我俩回来了就大吵大嚷。我也来气了,我说晚上时间是由我个人支配的业余时间,我干什么是我个人爱好,你管不着。他一听更生气了,说我就得管你。我说你这是找茬,家里卫生我已经打扫干干净净,白天的工作我也尽心了,你还想咋的。他说,我不管你这些,我每天这个时间要洗脚,你就不能走。我说袜子我给你洗,鞋给你擦,我就是不能给你洗脚。就在这种摔摔打打中我和孩子坚持小组学法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

由于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的迫害,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到省政府上访,因为当时信访办不接待法轮功上访,直接动用公安镇压,我和十几名同修被强行拉回当地公安局,然后对我们進行非法盘查、审问,以各种恐吓方式逼迫写保证书,我们十几名同修轮流给他们讲真相,不听他们的无理要求。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晚上我们就回家了。

由于电视的邪恶宣传,也因为我走了两天没有消息,我回家当晚在楼梯口遇到刚从家里出来的婆婆,投来不解的目光。丈夫也知道我去干啥了,我進屋就看见他挂着一脸的恨。虽然刚刚在公安局正念还很强,可是回到家怨气就都来了,和丈夫顶了几句又急着向他要书。由于我的心性没有把握好,丈夫一气之下将大法书和炼功带都毁了,还交给了片警。我知道后,我当时的心真是要碎了,眼泪也流了出来。丈夫看到后就骂我说一本书就那么重要?

看着电视污蔑大法、污蔑师父,丈夫的不理解,还有邻居们的目光,面对当时的环境,我的心里很压抑,我真真切切尝到了修炼中的这种苦。

就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中,同修们都各自突破着这种种困难,社会的歧视,冲破各种人心的障碍,于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三我们三十几位同修去北京上访,在丰台被公安劫持,强行拉回当地,这次上访我被非法拘留二十天。上访前就听说政府为了镇压打死、打残了好多大法弟子,我当时也没想到能活着回来,我从家里走时有意留给了丈夫两样东西,一把家里的钥匙,一本《转法轮》。我这一次从拘留所回来后,丈夫平静了许多,他说心里难受、寂寞的时候就想起了我留给他的《转法轮》,就这样二十天时间他看了四遍。

二零零二年二月,邪恶又加剧迫害,主要针对法轮功学员挨家挨户盘查,逼写保证书。当时的环境真是阴森恐怖,原来的辅导员和传送资料的同修被迫流离失所后相继被抓。一时间我们当地三个多月得不到师父经文和真相资料,同修们的心里都很着急。

有一天,我在路边竟奇迹的遇到外地来送资料的同修。我们见面后都很高兴,心里都知道是师父安排我们相见,体会到师父时刻就在我们身边,心里很温暖。经文和资料都能得到了,随之而来的取资料又成问题了,因为我当时的个体经营已经扩大了营业面积,时间对我来说又成了很难解决的问题。并且每次取资料坐车就需要三个多小时,要想解决问题,我还是要拿出吃饭时间,孩子已经上初中,中午吃饭时间很紧。丈夫全身心投入工作中,家务事一概不管,偶尔回家早也是看电视等着。取资料一时也找不出合适人选,临时落在我身上。每次去取材料除坐车时间外我下车几乎都是用小跑走路,赶到家经常是中午十二点多钟,只好是顺路买回一些冷面简单吃一下。

面对这种生活方式,丈夫从心里往外不是滋味。嘴里嚼着饭,眼睛还瞪着我,把筷子摔得“啪啪”响。我当时真的是没有时间抱怨,放下这件事那一件还等着我。由于邪恶的疯狂,有的同修不敢看资料,真相不敢讲。在这种情况下我和同修想办法沟通、交流,到乡下去找同修等。这样我的时间更紧了,连给孩子买饭的时间都少有了,丈夫一气之下将孩子送到了住宿学校。每周的真相资料靠两三个同修做,我每晚十点才能下班,下班后又要出去做真相。丈夫不放心,带着帮我的心态和我一起出去做真相。邪恶的迫害形势对他的压力很大,眼里含着眼泪对我说,这些年你什么事都能听我的,怎么这件事(指我炼功)我一直说不了你呢,你要恒下心非学不可那我就陪着你。

由于资料点同修被迫害,邪恶在他那查到我的电话号后,于二零零三年五月,当地恶警用尽办法抓捕我,由于我放不下自己的生意,邪恶骗得丈夫的信任后将我绑架。丈夫明白被骗之后和他们理论,恶警竟毫无人性的给丈夫定个妨碍公务罪要非法拘留,后被丈夫单位领导给阻拦。恶人为了达到迫害目地,又非法抄家,把我非法拘留两个月。

二零零六年春,我托同修给我买回电脑和打印机准备建立家庭资料点,丈夫知道后心里压力很大,和我商量说:你把这些东西都给人送回去吧。我说是我自己求人家给买的,你让我给谁送去呀。随着一份份真相资料的诞生,丈夫也变得成熟起来,我每次做出新的真相内容,他都是第一个受益者,逐渐的他也帮我做资料了。后来也学着上网发三退了,也发表了自己的严正声明,郑重向师父忏悔自己毁坏大法书籍的行为。每临节日发短文向师父问好。

现在丈夫也学法炼功了,我也用“同修”称呼他了。心里有了他是同修的概念之后,我俩之间也发生很大的变化,人的情少了,色欲之心没了,真正感到生命沐浴在法中那种纯净、美好。

看到同修们在证实法项目中做的很辛苦,丈夫就发了一愿,说我要有一台车就能帮上很多忙,大法中的事一定是第一位的。果然,没过多久,我家的生意特别好,丈夫真的如愿以偿买了一台新车,也了了他生命中最大的愿──走入正法的洪流中。

这篇心得文章是我十年来修炼过程中所经历的一部份,在我摔摔打打的去人心修炼过程中不知溶入了多少师尊的心血,我坚信“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一定会走好今后的修炼路,珍惜师父给我的再生机缘。

请同修不吝指正我修炼中的不足,以示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