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作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四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零零年一月得法的,得法后大部份是以写作的方式证实法。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无论是写文章的本身,或是与同修的互动中,都是暴露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也是自我提升的过程。

首先讲一下认识自己表面是在证实法,实质上是证实自己的经过。得法不久我就开始写文章,前后算来已经有七年多了。在这一段期间,经常可听到一些赞美的话,甚至有一位同修还说我的文章是同修中他见过最好的。虽然当时都会提醒自己不能产生任何欢喜心,但类似的话听多了以后,还是会自觉不自觉的认为自己的文笔比别人好,从而产生欢喜心、显示心及想要证实自己等等许多不好的心。

比如有时同修会以电子邮件交换心得,当我认为这些认识不在法上时,我就会直接指出同修的问题,而且往往写的义正词严、头头是道,从而经常与同修产生矛盾,事后发现有些其实是自己心放不下造成的。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有一次集体学法交流时,同时与几位同修发生矛盾。回家后,心里一直放不下,于是就将自己的想法写下来,然后投稿到正悟网。等文章发表以后,再寄给跟我产生矛盾的几位同修,意思是:我是正悟的,你们都不是正悟的。事后在学法中,我发现我的认识并不完全都是在法上,因此总归来说还是想要证实自己,才放不下那颗心。

我有时也会帮同修写修炼心得,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心性的考验。例如,曾经有一位同修在我写完后,发现与事实有所出入,就表示文章不发表了,让我白白花费了很多心血;也有一位同修个性比较急,抱怨我写的速度太慢,可是相反的我却认为自己在时间很紧的情况下,几天之内就整理出一篇有一定水平的文章,已经是很快、很不容易了。

虽然帮同修写作的过程中,有时会遇到一些心性的考验,但我还是乐此不疲。毕竟就象宝藏埋在土里,只有挖掘出来才能显出它的价值一样,大法弟子长期剜心透骨的修炼过程,我只用几天的时间就能将这么宝贵的资源呈现出来,何乐而不为呢?

我太太最近参加大纪元记者的采访工作,往往她采访回来,接着就是我的工作了。面对此一额外强加的工作,我有些不愿意,对她讲话的口气也不太友善。事后想了一想:同样是证实法的事,为什么帮同修写就愿意,帮太太写就不高兴了呢?向内找以后,发现还是有一颗想要证实自己的心:帮同修写可以显示,我是强者,我有这方面的才能;帮太太写,就没有什么好显示的,相反的如果没有写好,搞不好还会被唠叨两句。找到自己这颗不好的心之后,想要证实自己的心就逐渐放淡了。

接着谈一谈参与大纪元及认识自己执著的过程。一次在大纪元集体学法交流后,我才知道参与大纪元的同修很少,而且绝大部份都不是专业的,经营的很辛苦,从而想要为大纪元做一些事。过后决定在大纪元报纸的副刊开辟一个专栏,并经常性的写一些常人喜闻乐见的文章,等文章累积到一定的数量以后,再请同修帮忙出书,出书所赚的钱全部归大纪元。如此的话,既可丰富大纪元的内容,还可以减少同修经营的压力,可谓一举两得。这是我当时一厢情愿的想法,也是我持续写作的动力。

后来也真的在副刊开辟了一个专栏,但不是在实际的报纸上,而是在大纪元网站上。报纸上没有开辟专栏,我有一点失望,于是就把目标放在出书上。随着时间的过去,专栏的文章也累积到一百多篇了,我把出书的想法以电子邮件告诉大纪元的一些同修,但信寄出去后就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虽然负责发表专栏的同修对我出书的想法给予肯定,但过后我还是怀疑出书的可能性,毕竟其他的同修可能都不看好,才没有任何反应。想到这里,我的心开始动摇了,写作的热忱也消失了,从而也不再写专栏了。

前一段时间上大纪元网站,赫然发现大纪元副刊竟有密密麻麻的一堆专题,大略浏览一下至少有五、六百个专题以上,而我的专栏只是其中一个专题而已。这个发现让我联想到:如果每个专题都要求在报纸上刊登,那就算整份报纸从头到尾都登副刊的文章,十份台湾大纪元也不够用;同样的,如果每个专题都要求出书,那大纪元所出的书,也许就可以开个书局了。想到这些,对于自己证实自己的心那么强烈,顿时觉的很惭愧。

经过整整一年的时间,我都没有再写专栏的文章。最近大纪元负责协调的同修鼓励我再写,才又开始提笔。可能是师父看到这么不精進的弟子,就帮忙推了一把吧!那几天写的出奇的顺利,不到十天的时间就写好十五篇专栏文章寄出去了。此次文章之所以会写的这么快,还有一段插曲。

提到这一段插曲,就必须从头说起。我从小就很怕别人唠叨,也很怕吵闹的声音。曾经因为上班时,同事聊天的声音太大,影响自己处理公文的思绪,而大发脾气;也曾因为某位同修在交流时发言冗长,而与那位同修产生很大的矛盾;还曾经因为电脑主机运转的声音过大,影响自己写作的情绪,从而想要跟同修交换电脑。

也许是师父见到我这么容易动心,让我「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洪吟》)吧!得法后我的耳朵经常象有一个无形的耳塞塞住一样,听不到什么声音。大部份的时间都是一个耳朵塞住,不是右耳就是左耳。长期塞住一个耳朵对我来说,可说是利多于弊,不仅比较不会因为听太清楚而干扰写文章的情绪,而且因为还有一个耳朵可以听,对日常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可是最近竟然连续十几天两个耳朵都塞住了。当然不是完全都听不见,如果声音很大,还是可以听到一些。这一段期间,同在一个屋檐下,别人在讲话时,往往好象看默剧一样;当我知道别人在对我说话时,如果听不清楚,我通常会再问一次,然后正面对着他读唇语,这样就可以知道大概的意思了;在炼功时,音乐必须放很大声才能听到,为不干扰到别人,我都尽量选择到人少的地方炼。面对此一突发状况,我心里产生一丝莫名的恐惧,心想:如果长此下去,应该如何是好?

有一天单位主管叫我下礼拜代表他去开会,虽然我当时满口答应,可是过后心里一直在思考是否要告诉主管,请他另找别人,以免开会时听不到声音,而闹出笑话。但是后来又想:如果告诉主管我耳朵听不见,不能参加会议,那岂不是给大法抹黑了吗?后来透过不断的学法,我意识到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于是决定横下一条心:不管它!什么都不想,就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结果开会前两天,不但耳朵通了,而且是两个耳朵都通,这是得法以后很少出现的现象。耳朵通了之后,我发现没有象以前一听到吵闹声就产生反感的情绪了。想一想也是应该这样,毕竟都修那么久了,怕嘈杂的执著心也应该去掉了才对。此事也让我悟到:在魔难或过关时,就是在考验我们是否信师信法,如果能坚定一条心,遵照大法的要求做,往往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在耳朵塞住这一段时间,我什么都不想就专心写作,结果很快完成前面所提到的十五篇文章。大纪元协调的同修见我十天以内就写好十五篇文章,称我是「快笔」,意思是写作的速度很快。我从中也认识到:只要我们能全心全意的做证实法的工作,「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相信每个大法弟子都能以一当十、以一当百,都会是自己所在项目中的「快笔」。

最后谈一谈写法会发言稿的一些心得。前两年开法会时,我都是写两篇发言稿,一篇写自己、一篇帮同修写,结果两次同修都上台发言,我自己写的都没有被采用。由此可知,会写的不一定有好的体会或触动人心的正念正行;不会写或没有时间写的,不一定就没有体会,因此我认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会写文章的人有责任把同修正念正行的事迹记录下来。如此的话,每次的法会必定都是能促進提高、加强正念的盛会。

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令我印象很深刻的一句话是:恨铁不成钢,也没有办法。听了以后想到自己长期许多执著心都没有去,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从而也愿每一位大法弟子都能不再让师父操心,勇猛精進、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