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环境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八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很荣幸有这个机会和大家交流修炼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炼功忍苦去执著

自从几年前在宜兰文化中心建立了炼功点,我的炼功动作似乎没有多大進步,始终停留在忍受腿痛,总会身体倾斜一边,才感觉疼痛缓和一些。长久下来,都是在这样的状态下而不知精進。直到今年出国参与服装小组,才暴露自己炼功时怕痛的心态。每天晨炼时,腿痛的难受,身体过份倾斜,同修好意提醒我是不是炼功睡着了,我推说并没睡着,只是腿太痛了才如此。

自己回头检视,前半个钟头较舒服,昏昏欲睡而不自知;后半个钟头疼痛,身体过份倾斜,乍看之下,犹如睡倒了一样。修佛要象个修佛的样,怎能东倒西歪的。我下决心回台湾前,一定要达到打坐时金刚不动,所以我暂时睁开眼睛炼静功。前半个钟头提醒自己不能打瞌睡,后半个钟头注意身体不要倾斜,尽量保持正确的姿势。几个月下来,我真的去掉了怕痛的执著心。有时在阵痛当下,感觉师父帮我灌顶,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炼完功格外的舒畅。

回台湾后,炼功点的杨伯伯说我進步了,打坐时身体坐的真挺直。听他这一讲,才知道自己在炼功吃苦这方面提高上来了。集体炼功是难能可贵的修炼环境,但是同修间互相切磋、能认识自己的不足是很大的关键,自己越纯净,集体炼功那个场越能纠正不正确的状态。

再来谈一谈在集体学法方面的体会。服装小组没加班时,每天晚上都集体学法一讲,学法时我总是打瞌睡,严重受到干扰。本来心想,如果读快一点就不会打瞌睡。这种情形持续一段时间,想想不太对劲,向内找一找,自己的主意识不强,对业力的干扰妥协了,没有正念,怎能学好法。我下决心,随时提醒自己「主意识要强」,正念要足,渐渐的就不再被瞌睡虫干扰了,我觉的能静下心来才能真正学好法,也才是敬师敬法的表现。

去香港讲真相

每逢香港有讲真相或游行活动,如果条件许可,我都尽量参与。从一开始不敢讲到主动去讲,从而知道了如何去讲清,使众生明白真相。起先因为怕心,和女儿发传单,有的大陆游客会问我说:「你来这发传单资料,一天赚多少钱啊。」我回答他说:「我是利用自己的假期,义务来这里,没有支领任何工资,为的就是良知、正义,就象被中共迫害的大法弟子,为真理可以舍弃一切、甚至失去生命是一样的道理。」说完了,发现原来讲真相不是那么困难,只要心态纯净,抱着救度众生的愿望,师父都会开启我们的智慧。

有一次,我一边发真相资料,一边说着:「天要灭中共,赶快退出共产党啊。」一位大陆游客就说:「你们民進党、国民党也好不到哪里去啦!」我回答说:「且不说民進党或国民党好不好,台湾是自由的社会,重视人权,人民可以讲民進党、国民党或哪个政党不好,监督政党与政府做好。大陆人民能批评中共吗?」那位大陆游客听了就拿真相资料,在场许多大陆游客也跟着拿了。经常就这样,手上的真相资料很快发完了。那时我真的体会到《洪吟二》〈快讲〉经文中所讲:「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的威力。

地方电台广播讲真相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外县市希望之声的同修告知宜兰地方电台有时段给学员做广播节目,但必须是当地学员自己来做闽南语节目。同修说:「谁不上班,较有空档?」当时我正休业一段时日,准备全心做讲真相工作。内心有个声音说:「那你最有空,你做好了。」让我听到、碰到也不是偶然的,就该我做吧。自己没有任何想法,把工作接下来。

后来其他同修相继参与進来,从去花莲学录音到后制、再实际去录音、做后制,都存在许多干扰,提高心性也在其中。因为我没安装过录音软体,过程中频频当机,连当三次。自己向内找,发现做事心太强,因此归正自己,先学法、发正念,从开机到灌好一气呵成,很自然的按着操作说明一步一步的完成。当时感到正念很足,思想很纯净,就没有任何干扰。后来学员要再安装录音软体,就说:「找郭千华,她安装过。」学员来问我时,我很不好意思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安装好的,好象师父帮忙做的一样。」

其后,每天花很多时间找资料、录音、后制、配乐,因为是带状节目,一星期要出六个片子送往三个地方电台,睡眠时间很少。有时搭档的同修在录音时,我还打瞌睡,讲错了。有时晚上没时间睡觉,但白天在一睁眼一闭眼霎那间,就象睡很久、睡饱了。与同修分享此段体会,同修说:「可能另外空间的你都睡饱,所以人这层次可以不用睡了」。

播出一段时日之后,电台对我们广播的内容有意见,把节目放在深夜冷门时段,我特去跟电台讲清真相。后来他们明白了,从新给予我们节目播出。在做「黄金时段」与「冷门时段」播出时的要求不一样,难免会影响录音质量,向内找,是不是自己修的不扎实?法学好了吗?后来悟到自己修炼状态若不好,就会影响具体工作的成效。有时状态比较好,电台就把节目安排在好时段播出,收听效果也好;有时修的不够精進,就会被安排在冷门时段播出,收听效果不好或收听不到。在证实法的工作中修好自己,才能救度众生,这也是大法弟子应该尽到的责任。

参与服装小组

最后谈一谈到国外参加服装制作的体会。前几年我很羡慕同修们各自具备了职业专长,可以直接为证实法所用,如今自己在常人中做衣服的专长,可以用来助师世间行,间接起到讲清真相的作用,感谢师尊给予这殊胜的机会来证实法。在参与过程中,才知道以往所学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和自己的执著所在。

就拿车衣服来讲,从年轻到现在,我都在大姐开的成衣工厂做衣服,做的很迅速,但手工方面比较粗糙,没有做时装的工那么细。刚去服装小组我做出的成品难免受到同修的指正,有一阵子心里放不下。心想,同修们都是做时装高手,甚至有的是什么设计师的头衔,退一步想,是不是自己法没学好,才做不好证实法的工作。

我翻开《精進要旨》,看到〈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这篇经文里有提到:「来学法的人不管学问多高、生意做的多大、官职多显赫、有什么特殊技能、存在什么功能,都必须实修。」心里才释怀,仔细想想,实修才是根本之道,唯有学好法,提高心性,才会做好具体工作。果然,如果那天法学的好,本来觉的很难做的衣服,不知不觉做的很好;如果法没学好,本来很简单的衣服,也会车错,还得拆掉从新做呢!

有时完成车工的服装,试穿不合适,退回来再修改,同修的口气与言词,不时会刺激到心灵。我深挖根,是不是有证实自己的执著心才做不好?是不是为了表现自己做的快或者比别的同修好?有时这位同修说这样做,那位同修讲那样做,我不加思索,只一味的按照同修讲的做,抱着「你好我也好,不产生矛盾」的心态。结果做好的衣服,最后还是需要修改。自己没有用心思去想该怎么做才能让舞者穿的舒适、方便、好看。修炼人要有自己的主见,更要有处处为他人考虑的胸怀。

有时飞天学校的小弟子在试穿衣服时,看到他们那纯净的神情,轻盈的舞动,瑰丽的服装色彩,就象佛的光辉,所以就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一些观众看了神韵的表演会不由自主的流泪,从头哭到演出结束,就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体现。参与今年神韵舞蹈团的服装制作,暴露了自己方方面面的不足,也修去不少执著心,在此感谢服装组同修对我慈悲的指正。

结语

我觉的修炼环境对每位修炼者犹如明灯一样,指引每位修炼人在大法的熔炼中走正了通向神的路,每个人都有责任维护好这环境,塑造这环境,来修好自己,走到哪儿都得是个修炼人的风范,都不能辜负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个称号。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