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凡事有度》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五日】读《明慧周刊》〈凡事有度〉(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一文,引起来一直存在心里的一些想法。我认为这个同修谈的有道理。在举例中他提到了过份极端的“行善”恰恰不是真善,而是伪善。因为他要说的“取中”,没有就这个问题深入的谈下去,而我觉的这是个严重的问题。在劳教所、洗脑班等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里,邪悟者都是以伪善的灌输来破坏大法弟子的正信正念的。他们把维护表面的和气称为“善”,从而说同修抵制迫害是“不善”,说发正念是“不善”,说讲真相是“破坏常人这一层的法”,也是“不善”等。一些学员出于放不下对人的执著,有意无意的去接受这种邪说,许多学员掉下去,抹上了污点,维持和加重了环境的邪恶。说到底,邪悟者是站在邪恶一方的基点上维护迫害,维护旧有的一切,那是对“真、善、忍”大法的直接迫害。

师父早在法中就讲过:“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体现,绝不是人所认为的人的什么思想与常人生活的准则。”(《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作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我们必须一切从师父正法的角度考虑问题,圆容师父所要的,心中只有法中的事,没有个人利益之私念,怎么能做诸如“给恶人洗衣服”等等在《凡事有度》中提到的带有讨好意味的事呢?

二零零一年就有同修思想很清晰,在这方面建立了正念。当有个人想赖他的车撞了那个人的车,以讹诈他的钱财,他开始也是想到:他给我德了。后来一转念,这不是私心吗?站在师父正法角度上去衡量,他想讹钱那不是变异败坏后的思想行为吗?不能够承认它。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为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为正的生命负责。于是他想:如果是我欠他的,我可以还,但我不允许被讹。这一念之差,场为之一正,那人换了态度,说不是他的车撞的。这个同修才是真正的善,是慈悲于人。不让人干坏事,当然是对这个人好,这是我们都明白的法理。

无度的、无原则的维护表面的和气,乃至纵容邪恶的迫害,那绝对不是“善”。一、它没有维护宇宙的真理;二、纵容了邪恶,助长了变异败坏了的思想和行为;三、说严重点,它干扰了师父正法。因为宇宙众生都偏离了法,师父才来正法,而那些不可救要的、执着于它们的安排操控下层生命干扰正法的不好的生命和因素不清除,就会阻碍众生得救。许多被所谓“转化”的,就是被邪悟者伪善的歪理所迷惑,才做出了真正不善的事,来诬蔑师父和大法。而犹大们在配合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时一点也不善,积极主动的限制不转化或所谓“转化”的学员的行动,逼迫他们按恶警的指示去做,甚至打骂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等,而邪悟者对恶警一味的顺从迎合。

我本人也有被所谓“转化”的经历,对这些问题也有很多的思想。之所以走弯路,除了有私心(怕心、求安逸心、保护自己的心、不愿承受痛苦)外,还有学法少、对师父、对正法和旧势力是怎么回事不理解,法理不清造成的,说到根子上还是个信师信法的问题。师父每次讲法都要讲关于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的法理,发正念和讲真相的法理也一再讲,已经讲的很清楚了。如果我们真正坚信师父和大法,就算我们在不同境界中理解不同,只要坚定的照着法去做,没有怀疑,就一定能够做好。那么不信师不信法还算是大法弟子吗?许多同修在另外空间看到的也证实了师父所讲的关于发正念的理。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这个问题再搞不清,会影响了我们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的。

以上是自己在面临有关问题,感到迷惑,想了很久,后来通过学法和读同修的切磋文章后,自己的感悟。希望对一些问题有更清晰的认识,同时希望同修写出自己的体会,以帮助被邪说迷惑的同修清醒,被高压洗脑的同修坚定正念。

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