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和间隔中提高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在这里,我写出近期我们所遇到的一件事,及我们在对待这件事情的过程中是如何提高的。

有一位同修甲,她是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的老学员,由于有一段比较长的时间不精進,三件事没做好,身体一直处于时好时坏的状态。一个多月前,这种状态加重了,出现呼吸困难,脸被憋的肿胀起来,住進了医院。

以前我们并不认识她,她的情况是从另一对同修,同修乙和同修丙那里知道的。当他们告知我们同修甲的情况之后,我们马上决定第二天到医院去看看她。同修乙当即与她家人联系,得知同修甲第二天就要出院了。当时我们悟到,这是师父的安排,让我们赶快去帮助同修。

于是,我们四个同修(我与妻子、同修乙和同修丙)先后四次一同来到同修甲家,第四次我们又联系了另一个阿姨同修戊,共五个人。同修甲见我们到来,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她的家人也十分高兴。在与同修甲的交流切磋中,我们感到她主意识比较强,头脑清醒,知道自己是在被迫害。但我们发现她由于平时学法不够,法理不清,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几年中师父的讲法她一直没看,没有跟上正法的進程,不知道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清除邪恶,总是在迫害中怎样的去承受,还认为是在还业,这样致使迫害没完没了,她自己感到迫害是不停歇的,一次次的,总是挣脱不出来。我们帮她从法理上认识、围着她对她发正念。在第四次我们去看她的时候,看到她的状态明显的在好转,肿胀的脸明显的在往下消,一直没有痰这时也在不断的吐痰,说话也有了底气。

事情似乎進展的比较顺利。我们虽然感到她的情况比较急,但是我们充满信心,我们都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抓紧时间帮助她尽快的闯过这一关。

没过两天就到了十一放长假。我们这边几个同修商量放假这几天再去她家几次,不能拖的时间太长,不要因为放常人的什么假耽误了帮助同修。由于我们没有同修甲的联系电话,只能通过同修乙和丙俩口子了解情况。于是我们与他们联系,打算约他们再去。同修乙说放假这几天先不用去了,特别强调说是同修甲的家人说的。

这样又过了几天,想到同修甲的身体状况还处于很危险的边缘,觉的不能再等了。我们分析同修甲的家人说不让去是一种客气,怕影响别人,其实是希望我们去的。由此想到,这几次去同修甲家,同修丙的表现显的没有耐心,坐不住,多次想要走。这几日我们总是向他们催问同修甲的情况,他们却让我们不要执著,不要有着急的心。尽管表面上说的在理,但我们感到他们的话里边掺杂着怕心、顾虑心,怕同修甲如果“病”的严重了将来受埋怨等的心。我们想,不管怎样,都不能因为常人心而耽误救人。师父让我们不要落下一个弟子,现在同修有难,我们不帮谁帮?如果我们见困难就退谁高兴?只能让邪恶高兴。查找一下自己,是有什么执著心吗?看到同修甲的状态,着急帮助她没有错。于是更产生了对同修乙、丙的不满,也对妻子(同修)表示了这种不满。

这样,长假过后一个星期,一天早上我们又与同修乙联系,得知了同修甲的情况,说还是那样。我们感到事情有些复杂了,在我们之间似乎有了间隔。紧接着他们又打来电话告诉我们,同修甲突然感到喘不过气来,又住進了医院,详细的情况也不知道。他们也没有对我们表示任何再去看望帮助同修甲的意思。

我们通过查地图清楚了医院的地址和确实情况后,决定不再等、靠,马上主动与医院联系,决定去医院看望同修甲。打电话联系,明明知道同修甲就在急诊室,可医院却说没有这个人。这时我们冷静下来了,开始想是不是我们自己这儿有了什么问题了?经过向内找,我发现,我的人心出来了,不满的心已经很强了。一直在强调同修乙、同修丙的问题,没有反过来看看自己,一味的强调对方的不对,认为自己对。这时强烈的不满之心、争斗心都出来了,可一直没有意识到,还在强调对方的不对,这种心被放大、加强了。在这样的状态下怎么能做好帮助同修的事呢?同时又很后悔,后悔的是我们没有尽心去做好。为什么我们不主动到同修甲家去?为什么让等、靠的思想障碍了我们?如果我们在第四次同修甲的状况已有了明显的好转之后,连续再去几次,很可能就帮助同修甲闯过了这一关,不致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我们知道,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只有想办法再做好。妻子向师父请求,请求师父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一定会做好我们该做的。问题认识到了之后,第二天很顺利的一下就联系上了同修甲的家人,感到很“巧”,他们已办理好转院手续。当同修甲的家人(常人)接到我妻子的电话时,第一句话就说“谢谢师父!”然后将同修甲的身体情况及所转医院告诉了我们。我们感到他当时是多么高兴、多么盼望着我们来啊!

我和妻子还有同修戊阿姨一起到同修甲新转的医院去了,这里的条件很好,很适合我们進行切磋。同修甲的家人正在窗前向外看,等着我们的到来呢,见到我们后非常高兴。我们与同修甲共同切磋、发正念,让她增强信师信法的信念,坚信自己一定能闯过这一关,有师在,有法在,全面否定旧势力对自己的迫害,自己的不足不应该成为旧势力迫害的理由,今后要在法中提高上来,做好三件事。

第二天,我们三个同修又联系了一个同修丁,再次去医院看望同修甲。这一次,我们看到同修甲的状态比前一天又好了,精神状态也很好。我们围着她发正念时,都感到能量场特别强,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我们。我们这次给她带去了明慧网上前一天的一篇很有针对性的文章,帮助她认识到了自己存在的许多问题。这样,我们每次去都能使她有所收获,明确下一步应该如何做。

在我们要走时,同修甲表现出依依不舍。我们决定隔一天再来看她,到时给她带来MP3,让她能在医院听法,她表示非常高兴。其实我们早就应该做到这一点的。

晚上回到家里,回想这些天来所经历的事,想到这几位同修在对待这件事上的表现,心里不能平静。

向内找一下,在对待这件事情上,我的责任心并没有妻子强,虽然在做的过程中我也是尽全力的在做,但还是不如她的那份对同修的理解、无私的就是要帮助同修解脱危难、一点没有考虑个人得失的表现;还有同修戊阿姨,也是纯纯净净的没有私心杂念,说走就走,说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她们高境界的表现感染着我,使我也能够不断的越做越好。

那么,在对待同修乙和同修丙的态度问题上,我就显的不够理智了。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这个我想啊,现在还不能够说学员怎么样,也不能下结论,因为修炼的过程中都有不同的表现,常人心都会表现出来。他只要不去掉它,一定会表现出来;而修的好的那一部份看不见了,因为他修好了的部份也表现不出来了。修的不好的那一部份一表现出来就会被别人看见。关键是别人指出来的时候,或者是他的执著碰到冲突的时候怎么去对待、能不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这才是关键。认识到了就要克服它,那才是修炼。”

师父还说:“也就是说不怕修炼过程中还有常人心反映出来,关键是大家都能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有问题出现后要向内找,都能这样做,那么这个地区的修炼状态一定会非常好,矛盾一定会少。”(《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今天,又从新学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师父在讲法中又讲到了这个问题,要我们慈悲的对待众生,包括同修。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向内找,向内找。

法理早就知道,但是我为什么遇到问题时就想不到向内找呢?当问题触及到人心时,不是马上意识到应该在这个问题上提高了,向内找,而是任由人心在放大,一味的向外找,一味的在证实自己,暴露出来很多不好的心,争斗心、证实自己的心、显示心等等,放不下自己,甚至僵持不下,总是向外找,总是说对方的不对,甚至带有怨气。这是修炼吗?在正法到了现在阶段,大法弟子都在救度众生这件事上争分夺秒的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时,我却发现还存在着这么多肮脏的人心没有去。实在是愧对师父啊!虽然后来冷静下来,想到了向内找,但是我并没有做到一开始就向内找。还是学法不够。人在修炼中就会表现出人心来,要能够宽容对待同修表现出来的一些人心,有人心不怕,但是不能让这些人心、这些没修去的心被旧势力利用,造成我们大法弟子之间的间隔,使的我们不能形成一个更强有力的整体,削弱了我们的整体力量。

我也认识到,我们所做的这一切是按照师父要求的在做,是最对的事,在救度众生中能够救了一个大法弟子不是更重要吗?如果我们能够把她救了,不就在解体旧势力、就在破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和间隔、不就在证实法吗?只是在做的过程中要理性、理智,不能盲目、草率,不能带有人的东西。

由于我们在帮助同修甲的过程中,始终是以纯真、纯善的心态去做的,我们的心性在提高,也都体会到做的过程中师父一直在加持我们。同时我们的真诚和善心感动了同修甲的家人,说我们这些人都不一般,说三四个小时那么多的话却不口渴,不喝一口水,他表示钦佩。当我们第二次到医院去的时候,他特意去买来水果和饮料招待我们,我们走之后对到来的子女夸奖我们等。我们也向他讲明了我们的想法,使他更明白、理解和支持我们了。

我有信心在今后更加理智、理性的对待一切事情。师父看的是我们的心,我们就是要做好我们应该做的,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会越做越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