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日】

师父好 !
同修好 !

我叫马蒂厄·希尔万斯(Mathieu Sirvins)。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定力多深是层次的体现”。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我能够真切的感受到这点,随着修炼,我对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变的越来越专注。在修炼中,我让自己尽量保持精力越来越集中、主意识越来越强的状态,特别是学法。

师父在《致澳洲法会》中说:“要真正自己在学” 。我想做每件事都该如此,在做事的时候,是真正自己在做。我相信有一个确定可行的方法来达到这种状态,那就是用忍来平静自己。有一个现象常常发生着:当我们读法时,一些学员很累,有时他们睡着了,有时迷糊状态中他们读错字,他们的眼睛在读《转法轮》,可是嘴里出来的却是另外的字。前一段时间,我也经历过这个状态,当我很累的时候我读着读着睡着了。之后这种情况不再发生了,我明白这是我修炼中的一个状态。实际上,做到真正自己在学法就能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最近有一个学员跟我就一个具体问题進行交流:“你是否曾有过向下掉的感觉?会不会有些关你过不去,而且一次次的过关失败,这些关又一次又一次的让你过?” 当我对自己的修炼失望时,我会这样想:如果你是大法弟子,就修炼,你真心的想修炼,你的心会带你走出困境。如果你不想修炼,那就停下来,没人强求你。 把《转法轮》一书拿在手里,看着师父的照片,心静下来,那么我们会提出切中要害的问题,并找到正确的答案。在关键的时刻,在我看来就是一个选择的问题,离开修炼还是继续修炼,向前走或向后退,当然还有是自身提高还是过不了关也随它去的选择,这里的自身提高不是指在悲苦中提高。我也认为对于某些很严重的问题是很难一次解决的,就象盲人摸象,我们从高处、低处、右边和左边去摸,都找不到象头和象尾,也似乎没有象的全貌,但最后我们一定能摸清楚象的全貌。经常我在读法时,会特别的有一句法漏掉,这句法在白天会在我的脑子里出现,我发现恰恰这句法在点出我该去的某个执著,然后另一句法又代替了这一句法,也帮我去同一个执著。我体会到每次换了一句话,标志着我走过了一段修炼之路。

最近,我悟到了一个修炼中的理,在做事的时候一定要真正的用心去做,这种用心不是陷入常规式的去做,而是出自于心底深处的、怀着救度众生的慈悲去做。

在修炼的过程中,我遇到一个问题。时间长了,事情累积多了,从早忙到晚,会迷失方向。我做很多的证实法工作,但是在做很多事的过程中,如果我们没有一个缓冲的余地,没有一个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心态,我们会忘了我们为何要做这些事,什么是最主要的。如果我们不向后退一步看一看我们在做什么,最终会变成在证实自己而不是在证实法,我们会执著于自己的意见,不加思索的往前冲,一旦有人跟自己意见相左就恼怒。

我觉的做一天或一个星期大法弟子容易,但是要经过时间的检验就不那么容易了。

不久前的一天,我静静的坐在床沿上,我想起了师父,我已经很久没有想到师父的法身了,我们常说:“这是师父安排的”或者是“这是师父在另外空间做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可能忘了或者忽视了这些话的内在涵义。

几天前,我静心的坐着,想着师父。不带任何执著,只是让自己对大法更坚信,从法中得到力量。师父每时每刻都在我们的身旁。我体会到越经常想到师父,就越能够感受到大法的伟大。

当我刚刚开始修炼的时候,经常在发正念后,保持打坐的姿势心里想着救度众生和证实法。对自己的修炼回顾一下,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最重要的是什么,特别是不能忘了自己神圣的使命。渐渐的,随着证实法工作的增多,就不是经常这样做了。这很遗憾,因为不应该忽视静下心来思考,尤其是忙的时候。我觉的越到最后,时间加快了,(如果把握不好)也越容易往下掉。我想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师父告诉我们“越最后越精進”的原因。

我想和大家交流的另一点是工作和修炼的关系。虽然我的学习成绩还可以,但我并不觉的学业上有个好成绩在这个阶段是极其重要的。我认为救度众生是最重要的,所以对学习就有一点放松。我甚至不认为应该尽量获得最好的成绩。这方面我有点走极端,甚至为了参加大纪元报纸的会议而缺课。我觉的后来我考试通过真的要感谢师父,因为我实在有点过份放松。我悟到因为我应该尊重别人,所以就应该尊重老师给我们上课,认真学好功课。最近,我的学业已经到了要非要多投入精力不可的地步了,结果发现尽管在学业上时间花费多一些,根本就不影响我参与证实法项目。相反,我的效率提高了,而且在学校里讲真相的环境改善了。

我希望今后把应该做的事做的更好,和其他大法弟子配合的更好,和大家形成一个整体。

谢谢!

(二零零七年法国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