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心路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在我八年的修炼之路上没有象大陆大法弟子轰轰烈烈的证实法的壮举,只是一个平平淡淡的修炼过程,所以一直认为自己没什么可写的。但当我读到师尊在一九九九年《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上的一段法时,我决定无论如何要写一篇心得。师尊说:“昨天记者问我:说你一生中什么事情感到最高兴,当然我一生就是在做这件事情,对于常人东西我说我没有什么最高兴的,当我听到或者看到学员谈心得体会的时候我最欣慰。”那我为何不做一件令师尊最欣慰的事呢 ?

我的心得分四个部份: 一、得法初期;二、孤帆漂游;三、走入整体;四、在正法中归正自己。

一、得法初期

我是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开始迫害大法之初得法的,那时我住在美国,在一家美国高科技公司工作。我的办公室同事给了我一张法轮功传单,我清楚的记得上面的“高德大法”四个字吸引了我。因为我做常人时,我的座右铭是一个英国名人的名言:人的一生就是为了追求知识和美德。追求知识我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可是不知如何追求美德,没有一个大学系科教人这个的,在天主教中转了一圈也没得到要领,这下可找到成为高德之人的方法了,我就是抱着这颗心走入大法的。当我读完一遍《转法轮》后,我的整个世界观和人生观被改变了,深深折服于博大精深的法理。之后的几个星期“真、善、忍”三个字在脑中震荡。

当师尊的经文《走向圆满》在明慧网上发表后,我们当地的学员马上组织集体学法和交流,这是我参加的第一次集体学法交流,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梦见同样的这些学员聚在一个仙洞里围成一圈,师尊在高处俯视我们。这个梦鼓励我要多参加集体学法和交流,而学员们那种诚挚坦率的交流对我的帮助确实很大。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DC法会,我见到了慈悲伟大的师尊,我的眼眶湿润了,感觉这一刻在我生命的长河里等待了好久好久。师尊的周身发出闪闪的金光。师尊讲法做手势时,每当手掌对着我的方向时就有一股热量通遍我的全身。那次法会上看到的和感受到的让我建立起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

自那以后,在同修的带动下,我加入了不同的讲真相项目,利用网络、信件和电子邮件的方式向中国大陆民众传递真相资料。同时我也参加向美国当地民众讲真相的活动,每逢有州政府、市政府或社区活动,我们就去设立法轮功摊位。对我家附近和我公司附近的居民,我把一份份真相报纸装在塑料袋里,然后利用早晨上班前或中午午餐时间,把塑料袋扣在每一家的门锁上。那时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感到很踏实也很充实。

二、孤帆漂游

二零零二年夏我们举家决定搬回法国住,离开美国让我感到最不舍的是我们的炼功点。但当时想,在哪里都应该以法为师,在哪里都能修炼,却不曾料到的是,初来法国的那段时期是我修炼路上走过的最艰难的路程。

这得从两件小事说起:

我在法国的第一封电子邮件是按照我在美国惯例做法发的,内容是全球开始向中国的某个城市集中打电话讲真相了,鼓励大家加入到打电话的项目里来。我期待的是象往常一样马上会有学员响应,可结果是有几个学员批评我不应该在邮件组里发有关具体证实法项目的邮件,我被浇了一头冷水,后来我想,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做法吧。但是在我的心里已有了一丝不满情绪。

第二件事发生在零三年瑞士法会的前两天,因为事先不知道法国学员租一辆大巴士在开法会的当天到,我早早买好了前一天到的机票。当我在出发前一天向法国的协调人打电话打听住哪个旅馆时才知道那个晚上我要自己解决住宿,当问及法会地点时,他却告诉我早晨沿着日内瓦的湖走就一定能碰到其他国家的学员,让我跟着学员就会找到法会地点了。我当时呆住了,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那是我第一次去日内瓦,根本不知道那个湖在哪里。我对这个协调人的做法当时是不满的。这件事让我在心里筑起了一堵墙,把我和法国整体隔开了。

后来亲眼见到一些老学员没修去的执著表现和听闻一些有关法国学员负面的说法,让我觉的这里很复杂,使我对法国的整体修炼环境非常失望,我和这个整体间隔似乎越来越大,老想着再度回美国,因为在我的内心里不愿走入这个整体。虽然三件事也在努力的做,我也知道自己的修炼状态是不对的,但我无法逾越这种孤帆漂游的状态。

三、走入整体

当明知修炼状态不对又不能自拔的时候是很痛苦的,不能自拔是因为陷在执著的泥坑里没有勇气和毅力挣脱出来。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的美国绿卡被偷,美国暂时回不去了,我知道应该安心在这里修炼了,也应该直面不愿走入整体这个问题了。当时我知道我对法坚信不疑,也记得师尊在《排除干扰》经文中的一句法:“法能破一切执著”。于是我比往常更用心的学法,终于有一天当我读到《转法轮》第九讲“清净心”一节时,我的心结一下被打开了一半,师尊说:“大家想想,只有最复杂的人群,最复杂的环境才能修出高功来,是这个意思。”是啊,在美国修炼的头三年里,我几乎不曾经历过与同修间的心性摩擦,那边的环境真的是那么纯净,互相配合的那么默契,大家互相信任,根本不存在怀疑这个人是特务指责那个人是精神病的现象。法国的修炼环境确实要复杂一些,这不正好是修出高功的好环境吗?于是我不再拒绝这个环境,但还是出于私心的,想利用这个环境提高自己。

当我挖到以前不愿走入整体的执著的时候,我的心结才完全解开。其实我因为执著于世外桃源式的修炼环境,不愿意看到学员之间的矛盾和争执,才与整体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认识到执著之后,我试图把自己当作整体的一份子,每当发现法国在证实法项目中有不尽人意的地方,心中要埋怨协调人时,我尽量抑制住,自己首先向内找,问自己是否尽了力。法国的整体修炼环境是靠每个法国学员去创造的、去圆容的。

四、在正法中归正自己

各种证实法项目虽然形式上不同,但其目地是一样的,都是在救度众生。大部份证实法项目都需要大法弟子间的相互配合,在配合的过程中就会发生心性摩擦,在心性摩擦中暴露出隐藏的执著心,从而去掉它们,在正法中归正自己。

通过这三年的新年晚会工作, 我发现自己暴露出好多执著心。

筹备二零零六年晚会的时候,有一个学员称是巴黎晚会网页的协调人,我觉的他什么实事都不做,却挂着这个名,心里甚是不快,后来发现自己的妒嫉心在作怪,此其一。

筹备二零零七年晚会的时候,当时只有法国和德国是非英语国家,一次无意中与一个德国协调人谈到晚会网页的事,他问我:“你们法国的网页真不怎么样,是谁负责的?”我当即回答他:“法国网页和你们德国网页差不多吧,而且法国网页上线时,你们德国网页还不见踪影呢 !我是负责法国网页的,告诉我们哪里不怎么样了。”他见我这么咄咄逼人,忙说:“还行吧,还行吧。”当时我立刻意识到自己的争斗心在作怪,此其二。

筹备二零零八年晚会的时候,一个负责媒体的学员让我赶快着手协调巴黎晚会网页,并告诉我网页对媒体赞助很重要,二零零七年的一个媒体就是在浏览了晚会网页后才决定赞助我们的,我一听,心里暖洋洋的,觉的自己对媒体赞助也间接出了力。这时又发现了自己的欢喜心在作怪,此其三。

认识到执著心还比较容易,去执著心就难多了。师尊在《 转法轮 》第一讲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即使是剜心般的痛苦,我们也要经历这个过程。当执著心去掉之后,身心一定是轻快的。

如果二零零九年巴黎办晚会,我一定再做网页工作,一定还会暴露出其它的执著心,那我再尽力去掉它们,直到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大觉。

大法弟子是全宇宙最幸福的生命,与正法同在是我们的殊荣,师尊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现在的时间要珍惜利用,这时间是留给众弟子的。”让我们在正法最后阶段的每一天里精進修炼、救度更多的众生,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二零零七年法国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