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

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 告山东济宁市金乡县全县乡亲书

  • 是谁迫害拆散了这个和乐的四口之家

  • 告山东济宁市金乡县全县乡亲书

    各位父老乡亲:

    关于法轮功遭受迫害的问题大家都不陌生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曾叫嚣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结果八年过去了,法轮功仍然屹立于天地之间。为什么中共动用举国之力消灭不了法轮功呢?因为法轮功学员修的是真、善、忍,代表了宇宙间的浩然正气。自古邪不压正,中共可以把法轮功学员关进监狱,可以灭掉法轮功学员的肉体,但却灭不掉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正信,改变不了法轮功学员那颗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

    各位乡亲,可以堂堂正正的告诉你们,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都在争取做一个比好人更好的人,当好人也有罪吗?法轮功学员也没有犯法,因为宪法规定中国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如果连这些都不能保证,还说什么“人权”、“民生”?有关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具体消息,在平时发放的资料中都有,此不赘述。

    这里仅就我县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情况告知如下:

    从99年7月20日镇压法轮功以来,仅金乡县就有近20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只要上访或遭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即被关押、拘留,不放弃修炼就判劳教一至几年,对在家修炼的会不定期的办“转化班”,即向法轮功学员灌输污蔑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的言词,并向每人索取2000元不等的费用。有的贫困家庭拿不出,“610”就向其所在村委或单位施压,以挑起他们对法轮功的仇恨。村委或单位就把仇恨记在学员身上,有的被开除,有的被停薪,有的被长期监视,没有人身自由。下面仅举几例:

    县防疫站一女学员被举报,被“610”送到济南劳教,提前释放回到金乡后,“610”办公室头子陈遵峰不同意,在向其家人索要15000元的情况下,执意又把她送回劳教所,还把她的父母送进洗脑班。而陈遵峰第二天到光明商厦用敲诈来的钱买了旅行包等,“潇潇洒洒”到外地旅游去了。

    高河乡一名女法轮功学员于2000年底到北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后拽住头发从车上往下拉,接着就打她、骂她,让人更不能相信却实实在在发生的是:丧失人性的一名执法人员,曾用杯子接了自己的尿让她喝,另一名执法人员都看不下去了,“你以后怎么喝水呀?”,他才没让喝。强迫她在写好的“转化书”上签字,她不依,就接着打,抓住她的手按手印,就这样直到被打的口吐鲜血昏死过去(其后背、臀都呈黑紫色),家属听说后送医院抢救才免一死。就这样公安还命令家属整天监视她(怕她上访),使她失去自由。

    鱼山乡双楼村一位母亲带着儿子、和女儿在2000年年底到北京上访。结果母亲被关押二个多月释放,兄妹二人被劳教。母亲和女儿在从北京接回后被鱼山派出所吊铐在院里,在当时的三九天,在冰天雪地里,只让她女儿穿一薄毛衣,两胳膊伸直,被穿便服的女公安及行政人员轮流打臀、大腿、背、手背。据说这样从外表看不出受刑痕迹。更让人心寒的是让她母亲在一边看着打她女儿,从亲情上折磨她们。他们不敢打她母亲,说年龄大,怕打出事来。她们在被送监狱时,女孩的大腿、臀青紫,手背肿起很高,不能伸蜷。

    酒厂一女职工去北京上访,接回后因不放弃修炼而被非法劳教三年,一对儿女扔给了丈夫一人。据说她在劳教所一次被吊铐七天七夜,手被铐的几个月时间都不能拿东西。

    王丕乡村民老徐因计划生育结扎手术不成功而落下残疾,双腿不能行走,妻子带着孩子改嫁,父母不在世了,他整天拄着要饭棍沿街乞讨,隔三差五到乡政府叫骂,要求赔他损失。有炼功人向他介绍了法轮功。他不认字,学员们送给他一随身听录音机和一套讲法带。他有时间就听,越听越爱听,从中懂得了作为炼功人首先要为别人着想,从此再也不找乡政府闹了。结果浑身的病奇迹般好了,行走快步如飞,骑车正常人都赶不上,整天有使不完的劲。有时间就到市场打工,不怕脏,不怕累,任劳任怨。就这样一个由过去令政府头疼的“叫化子”,因学大法变成了一个自食其力的好人,“610”都不放过。在镇压法轮功最残酷的2000年底,到北京上访的很多,因他独自一人无牵无挂,“610”怕他去北京上访,就把他从打工地方骗到王抷派出所,又送到监狱,关了两个月。当时执法人员骗他说“问你点事,一会儿就回来,”又说“待会送你西边饭店(即监狱)。”当时很实在的老徐也没带衣被,穿的又单薄,又没钱买被子(监狱不让带自家的被子,必须买他们内部的,且都是垃圾棉被,比市场价格贵许多)。结果一关就是两个多月,受尽了在押犯人及看守人员的种种折磨,有时被监号的狱头打的呼叫连天。

    看守所所长周××(现已退休 )执法犯法,让在押男犯随意进女监室,为绝食抗议的学员野蛮灌食。周××也亲自上阵,把学员的双手反铐,按倒在板铺上,让男犯人按住双腿,把灌食胶管轮番插入学员食管里,不经任何清洗消毒,还有从中医院请去的一男一女两医生,他们不守医德,拿人生命当儿戏,有的被灌的鼻口出血,插不进去胶管了还说:“往下插,往下插”看守所人员就在走廊内叫嚣:“灌、灌”。其场面惨不忍睹,同监室的女刑事犯吓的躲到厕所里直哭。周××不停的疯了似的说:“你们这些玩意儿,要死死在外面,不能死在我这里,……也不是说,在全济宁市没有比我的监狱条件再好的……”堂堂的国家机构,成了他的私人发泄场所。副所长刘××提起法轮功就恨的咬牙切齿。经他手释放的几乎都要被罚款且不给开任何收据。(据说现在有所收敛)

    就在2004年年底的时候,吉术镇派出所一次绑架四名法轮功学员,有六十岁的老人,有年幼孩子的母亲。交公安局后把她们非法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期间,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天让她们干十几小时的活,让给假发厂捡头发(从黑发里把白发挑出来)、剥蒜米。头天晚上把当天的交上,再把第二天的领到监室里,第二天一早起来天不明就得干,不然完不成任务就得挨训。就在过年前,冰天雪地的,邪恶的“610”与公安局(主管人员王玉新)仍将一名法轮功学员送济南劳教。

    本县从去年九月份以来,接连不断的又出现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事件:2006年9月19日早晨,由于坚持修炼大法,躲避恶人跟踪,被迫长期在外流离失所的王杰村法轮功学员王伟朋在金乡“大三角”绿地被绑架。据目击的市民说:五、六个警察对王伟朋拳打脚踢,强行把王伟朋抬上警车。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未经公开的法律程序非法判劳教三年,现被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淄博王村劳教所内,每天承受高强度劳动,有事打电话也得晚上九点收工以后。在看守人员监视、监听的情况下通话,不许说在劳教所受的苦役,只许说管教人员对他很好之类的话。家属探望须说反对法轮功的口号才能接见,否则不让接见。其家属已多半年没见过王伟朋了。

    年幼的孩子想念爸爸了,在她爸爸往家打电话时,哭着问:“爸爸你啥时候回家?我想你。”她爸爸为了哄她不哭,就说:“等你上一年级的时候就回去。”还在上学前班的孩子太天真了,挂了电话就缠着她妈妈说:“妈妈,我这就想上一年级去。”其情其景让人心酸落泪。他家收获的大蒜,因无劳力往家拾掇,在家门口就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卖掉了,而这微薄的收入即要扶养两个年幼的孩子上学又要照顾八十多岁的老母亲。

    另外,王伟朋在被绑架时随身电动车、手机、MP3及现金现仍被扣押在公安局,家人去要时执法人员却说要交2000元现金才给电动车。公安治安整天喊打恶除霸,自己抢了别人的东西还要被抢的人花钱买回,这是哪家的王法?谁是恶霸咱老百姓心里可跟明镜似的。

    2006年腊月二十几快要过年时,法轮功学员画家高月林在卜集乡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被卜集派出所绑架。在看守所被强行灌食时,舌根一大动脉被撬断,鲜血直流,直到生命危险才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在做完手术后,高月林已不能说话,张口发不出声音。执法人员看高月林生命危险,怕承担责任,以国保大队王玉新为首的几人立即把高月林送往济南劳教所。 劳教所也怕承担责任,说什么也不收留,无奈只好把高月林送回家。而王玉新跟高月林的家人及中间说情人交待时,反而说是他们在中间说情,劳教所才没收留,这样的事他们就能做得出来,说得出口。

    6月13日法轮功学员李福连、杜瑞玲在卜集乡又被绑架。她们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在绝食7天时,她们的生命已很危险,“610”、公安局、看守所设下奸计,让她们家拿5000元作担保放人。

    回家没呆几天,在身体还没完全恢复的情况下,于6月26日,执法人员又急不可待的到她们家中强行绑架她们,非法判一年半劳教。杜瑞玲现被关押在济南劳教所内。

    乡亲们,这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真实的迫害事实!类似以上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凡是在册的几乎都受到过传讯、拘留、罚款、监视、跟踪等等迫害。有的家庭到现在仍负债累累。“610”迫害大法什么招都用,他们几乎对每一个学员的家人都说你们家××是“重点”,是“头”,是“骨干份子”不能让他(她)再炼啦,不然连累了你的孩子或你的什么人,再炼下去有可能到天安门去自焚等等鬼话,有的不明真相的家人怕受牵连就打骂自己的亲人,迫使他们放弃修炼。

    平心而论,这些人都知晓法律,都清楚国家宪法的明文规定,同时也应该明白法轮功学员并未真的违法,然而他们知法犯法,这正是他们的悲哀之处。

    乡亲们啊,做人要有原则,越在大的问题上越要有标准。难道中共要我们杀人放火,我们也去干吗?要说法律,哪一个法律能大于宪法?谁不知道在中国是权大于法,大家都知道文化大革命在那个狂热的年代,疯狂折腾了10年,国家倒退了10年,造下了天数冤假错案,后来搞打、砸、抢的头头,一个个不都受到了处理了吗?个人的罪责是不能用国家的名义来逃脱的!这血的历史教训难道还不应该牢记吗?

    其次,做人要讲正义,要讲是非。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为他的生命,这是宇宙间最正的,也是人间最好的。中共镇压法轮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不正是其“假恶暴”本质的体现吗?不信,大家看看中共几十年的发展史,看看当今的社会,还不明白到底谁正谁邪吗?

    第三,做人要讲良知。法轮功学员在修炼中身体健康,心性升华,各方面都受益匪浅,当他们所炼的功法、所信仰的“真、善、忍”,所敬重的师父受到恶毒攻击和污蔑陷害时,出于良知,他们走出来向人们讲讲真相,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凭良心而作,何错之有?被抄家、劳教、判刑,开除公职,被迫害而死,这与法西斯的做法有什么不同?人心都是肉长的,谁没有家庭、父母、子女和兄弟姐妹。试问所谓的“执法”抓人者,你们在迫害这些好人时下的了手吗?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他们的父母谁来赡养?他们的孩子谁来关心、照顾?他们的家人又怎么生活?这无异于一个家庭面临的灭顶之灾啊!不知你们想到没有,在不久的将来法轮功冤案得到平反昭雪时,直接参与迫害者能逃得了正义的惩罚吗?其实,这恰恰说明你们既是害人者又是受害者。俗话说,害人如害己,害不了人家害自己。特别是执法官在公开大会上讲“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时候是否也想过自己的将来呢?

    但愿迫害法轮功的人能良心发现,别在干这些害人又害己的傻事了。“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许多人不理解,法轮功学员冒这么大的危险,非要讲什么真相,到底图个啥?其实,不管大家能不能相信,法轮功学员真的是在救人!中国镇压法轮功就是在与天斗、与神斗,而且老天一再给中共和江氏集团改过的机会,奈何中共和江氏集团一意孤行,一条黑道走到底,其结果将是——天灭中共!其实苏共的灭亡,及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解体,就是天神给中共的警告。天灭中共,谁是中共?千千万万的中共党员、团员、少先队员不正是组成中共的一个个分子吗?你说法轮功学员冒着生死,千方百计的揭穿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谎言,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让曾经入过党、团、队的人们,用化名、小名(为防止迫害,且不用在社会上公开)退出来,不就是为了让大家不做中共的殉葬品,不就是在救人吗?

    在法轮功问题上,连胡锦涛、温家宝都不愿意替江氏集团背这个“黑锅”,这说明了什么?但愿乡亲们有机会要多看看法轮功学员送给你们的真相资料,读一读《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这两本奇书。读了 ,看了,就有福份,上天留给人的机会不多了!不信请暗暗打听一下——各地政法委、610、公安局迫害法轮功的人中有多少非正常死亡或突发癌症去世?就我们金乡县在2001、2002年迫害大法最疯狂的时候,公安系统特别是中层干部总是离奇的出事甚至死亡,这不是报应是什么?现在绝大部份公安人员都已明白真相,不在参与迫害大法及法轮功学员,以免给自己及家人带来危险的情况下,2007年12月12日星期三晚上8点左右,金乡电视台受公安局、“610”及相关部门的指令,播放污蔑迫害法轮功的宣传,教唆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炼功、传发真相、接收新唐人电视明慧广播的法轮功学员及世人。称奖赏200至2000元,欲把危害推向不明真相的世人。乡亲们啊,千万不能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去干那伤天害理的事呀!要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害人就是害自己”。

    看到此信,即是有缘,万望珍惜这天赐良机,摆放好自己的位置,为恶为善,皆在一念间!

    金乡县法轮功学员


    是谁迫害拆散了这个和乐的四口之家

    ——致承德市城镇父老乡亲

    父老乡亲们,这里我们要告诉您的是发生在我们承德本地的事,也是与您密切相关的事。为什么说与您密切相关?看完信您自明白。

    刘金鑫,男,家住承德市四道沟村,平时靠人力板车拉活为生,妻子在家照顾两个孩子,大的今年八岁,小的刚满周岁,他们的生活虽穷困,但很和乐融融。可是,今年6月30日晚,一场灾祸却降临了个幸福之家--一群恶警未经任何法律手续,非法闯进刘金鑫家,把他绑架了。

    要问警察为什么要抓刘金鑫?很简单,只因为刘金鑫家穷没钱看病,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又能提高他的心性,所以他修炼了法轮功。

    他家生活本来就困难,这一被抓,家里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家中妻女顿失依靠。因为刘金鑫父母和岳母都过世了,只能由妻子在家照顾刚上学的大女儿和离不开怀的小女儿,还要自己下山挑水喝。刘金鑫无辜被抓后,他的妻子曾带着两个孩子到公安局、看守所,检察院等处讨个说法,在公安局办公室,她甚至给恶警下跪,祈求他们为了两个小孩把她丈夫放回家。警察哪里会管老百姓的死活?据说,他们不但不放刘金鑫,相反,还要开庭审判他呢!

    总不能眼看俩孩子饿死,刘金鑫的妻子不得不咬牙将还未断奶的七个月大的孩子和8岁大的女儿,分别托付给街坊看管,自己去外面打工去。为了多挣点钱,她还坚持上黑白两个班。如今,这个四口之家身处四方,村子里的人都说:“谁能想到就连刘金鑫这样一个老实、本分的人都能被抓,这是什么世道!”

    其实法轮功就是一种信仰,是佛家修炼大法,他要求弟子按“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又由于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所以炼的人很多。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国民道德越高尚、身体越健康,那不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吗?可是在中国,这个理就反过来了。在共产党的眼里,炼法轮功的人多,炼功人的道德越高,身体越健康,它认为对它中共是个威胁,对江某人也好,对其他当权者来说也好,好象别人每天都在算计他的那点权力似的。所以,对有成千上万的拥护者的法轮功,对法轮功创始人,就得千方百计的镇压。为了让全国人民拥护和支持这场非法的镇压,他们就采用了谎言、栽赃、陷害来欺骗,还觉得不够,费尽心机编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挑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

    真是在这样一系列不公的情况下,广大的炼功人为了澄清事实,才不得不从家中走出来,以各种方式向世人讲清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要坚持修炼法轮功。

    再说,中国宪法黑纸白字写着人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上访自由,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就是为了维护这个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基本人权,是为了揭露和制止非法迫害。炼功人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对权力更是毫无兴趣,我们只是告诉世人,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我们讲的都是真话,人总得活个明白吧!人总得有个天地良心吧!不能总被共产党牵着思想走。有人说:共产党的政策象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确实是这样,通过共产党的历次运动(如:土改、三反、五反、大跃进、大饥荒、反右、四清、文革、六四)人们也都知道共产党的“假、恶、暴”,也都明白共产党为了自己的利益是不断变化原则和立场的。比如:从“文革”鼓动红卫兵砸烂公检法到现在操纵公检法死整老百姓(事后红卫兵都被“卸磨杀驴”了);从“文革”教唆学生打老师到现在纵容老师体罚学生、乱收费挟制学生;从当年的“打土豪分田地”到现在的共产党的高官与富商大贾相互勾结非法抢占、剥夺农民土地;从当年的工人老大哥到现在的工人下岗失业;从当年消灭地主和资本家到现在党政官员都争当地主和资本家,等等等等。共产党的社会真让人感觉“世事多变幻”呀,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也。就是这样一个党在迫害法轮功,人们怎么不动脑子想一想为什么,怎么还去相信它的谎话呢?共产党的的确确又在搞阴谋和玩伎俩了,用什么“围攻中南海”、“天安门自焚伪案”、“法轮功搞政治”等等谎言来欺骗民众,把百姓骗得晕头转向。

    按照共产党的惯例,如果哪一天给法轮功平反也不足为怪。但是,中国人都讲“天时、地利、人和”,共产党已经病入膏肓,它已经穷途末路,它正在走向灭亡,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因为目前的中国天象异常、灾难不断、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工人失业、农民失地、贪官横行、腐败成风、官商勾结、警匪一家、民不聊生,由《九评共产党》一书引发的国人的退党大潮来势凶猛,而且古今中外的所有预言都预测到法轮功的出现和共产党的灭亡(诸如唐朝《推背图》、明朝刘伯温的《烧饼歌》、宋朝邵雍《梅花诗》、法国人诺查丹玛斯预言等等)。

    如今,人们应该关心一下自己如何做才是“顺天意”,从而“保平安”呀!再说,为了正义和良知,您是否也应该伸出援手,帮助营救被迫害的炼功人,共同制止这场长达八年的对善良民众的迫害。

    承德法轮功修炼者
    2007年1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