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信师信法 才能随师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九八年下半年才开始接触大法的,正式学法炼功是在九九年一月。在这之前就听说过此功法好,但究竟怎么好,知道的就不多了。而且听说这功法好后,也想学炼此功法,但总以自己工作忙,还要料理家务及管孩子,没时间炼为由一拖再拖,还说等退休后再炼。自从开始修炼大法以后才知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真正的性命双修的功法,而且能使人有一个洗心革面的改变,能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我得法过程也是比较神奇的,因我跟孩子陪读需租房,找了一个多月也没找到合适的,而我给朋友打电话要她帮助找房时,无意间让同事听到了,这位同事就给我介绍了一个房主。房主是一位单身老太太与我们合住。租金及条件都比较合适,我就租了下来。住下来后才知道房主吴姨是位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学员,她心地善良,处处宽以待人;六十多岁的人,比我这四十岁刚出头的人还精力充沛,对生活的态度也非常乐观,总是乐呵呵的。受她的影响我从九八年十一月份开始读《转法轮》,对法轮大法有了進一步的了解,也坚定了学法的信念。这样,就从九九年一月十八日开始真正修炼法轮大法了。

开始修炼后才知,我从租房到得法的过程,这都是师父安排的,是师父的法身把我带到了房主家让我早日得法。没炼功前,我虽然没有什么大病,但也是常年小病不断,而且还有许多慢性病经常复发。由于职业的关系,我患有慢性咽喉炎二十多年,在我开始学动作时,咽炎犯了,吴姨告诉我是在给我消业,不要把它当回事。这样我就跟吴姨到炼功点上去炼功,三天后咽炎的症状就完全消失了,真是太神奇了。以前每次犯咽炎时,我都要吃很多消炎药,还要持续十天半月的才能好,而这次竟短短的三天就完全好了,还没吃药,而且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犯过。刚开始炼功师父就管我了,开始的几天浑身难受,就象师父说的哪儿都难受,没有一个地方好受的,就连骨头都疼;这时吴姨告诉我这是好事,是师父管你呢。几天后这种症状完全消失了。从此以后我觉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很多慢性疾病也一个个的消失了。自从修炼以后多年来没得过一次感冒,也没吃过一粒药。偶尔出现过几次象感冒的症状时,每次都找自己哪做的不好,且多学法,第二天症状就完全消失。以前我经常感冒,而且是周期性的。每次感冒都要持续两周左右还要吃很多药才能好。修炼后从以前的离不开药,变为现在的不吃药,这是多么大的变化呀。不仅我不吃药,连我儿子也不再感冒、发烧,很少吃药了。因此,从我身心的变化能说大法不神奇吗?

另外,还有更神奇的事情,那是我修炼二个月后的事情,孩子要吃罐头,是带拉环的铁盒草莓罐头,由于没拉好环,拉环掉了,罐头没打开,此时只能用刀开了,我就一手拿菜刀,一手把着罐头砍下去,可一刀下去砍偏了,砍在了我的手上,当时把孩子吓坏了,赶紧过来拉起我的手看,还不住的说“妈呀、妈呀!你的手。”我对孩子说没事,一看也确实没事,连皮都没破,只是刀砍的地方有些疼。我心里非常激动,是师父的法身保护了我,我真是从内心感谢师父。这事情如果放在常人身上,菜刀再钝,一刀砍下去就是骨头不断,也会皮开肉绽的,而且菜刀砍下的力量和速度都是不小的。真象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一念,当时我如果想手一定砍坏了,那可能就真的砍坏了,而且可能连骨头都砍断了。可是我当时一点都没有害怕。自从开始修炼,我的身体和心理等各方面都有很大的变化,以前总以为命运对自己不公,而且脾气大,动不动就爱发火。学了大法后才知道是我自身的业力太大,这是在还业债。因此,我除了认真学法及坚持炼功外,我还重视提高心性,脾气也不象以前那么大了,也不爱发火了,遇到事情也能用炼功人的标准去衡量了。这样使自己的心性得到不断的提高。

可是在我得法后正在不断的提高自己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疯狂的铺天盖地的利用一切资源,来迫害大法及污蔑大法和师父,当时我也曾彷徨过,但是我对大法的坚信一天也没有动摇过。只是在迫害开始后的一段时间内放松了学法与炼功,但是从来没有放弃大法,那时就跟亲朋好友讲大法好,告诉他们电视和媒体说的不是真的,他们肯定搞错了。后来天安门自焚事件在电视中播出后,我也一直在跟亲朋好友讲,如果是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肯定不会去自焚的,那么做是不符合大法的标准的。迫害八年多来,我有所懈怠,从二零零三年开始,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后才觉的自己太不精進了,如果再不抓紧实修,就赶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了。因此我们几个同修经常到一起切磋,交流讲真相的经验及学法后的感受等,遇到关或难时经常到一起交流,互相督促,共同提高。在此期间,我也遇到多次关和难的考验,每次都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用法衡量,都能顺利的过关。

二零零四年我的前夫意外身亡,责任方给了一定的经济赔偿,在分配赔偿金时只给了我儿子总额的三分之一。按正常也应得到二分之一还多点,而且遗产孩子也没得到一分一毫。对这件事从始至终我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如果一分不给我也不会去争的,因为我知道我是修炼人,虽然孩子小我也不会为孩子去争。可是这事引起了亲朋好友的不平,都说要我去起诉,把孩子该得的都要回来,而我却反过来一个个的做通了他们的工作。虽然我儿子奶奶家人对我们母子不公平,而对他们家的事情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我从来都能做到有求必应,而至今还时常帮助他们办一些琐碎的事情。我妹妹气的说我学大法学傻了,他们对你们这么不好,你能不能不管他们的事啊!对此我只一笑了之。

二零零六年初我经历了一次病业关,当时正是《转法轮》大批量改字,我同时改三本书的字,量很大,干扰也很大,孩子还不听话,而且身体也出现不舒服,全身出现一片片的小红疙瘩,特别痒,特别难受,白天还能忍受,到了晚上痒的难以入睡,在这样的状态下,《转法轮》的改字我一天也没有耽误,同时还正常学法炼功,不把它当回事,就当作一次对我的考验,不管是什么关什么难都无法阻挡我的修炼,今天我是大法弟子了,什么都别想动了我信师信法的决心,这样一个星期后身上的疙瘩开始消,半个月后基本上消的差不多了,可是却结了一层痂,一个多月后痂才退净,新出的皮肤却非常细嫩。接下来真象师父说的那样,炼功人不会让你舒舒服服的修炼的,总是让你一关一难的过,就看你能否把握好。

二零零六年三月份的时候孩子临近高考了,而表现却非常的反常,处处与我顶着做,我越让他抓紧时间学习,他却反而越不学了,我们母子俩的关系搞的非常紧张。那时我已经不理智了,我只觉的让他抓紧机会学习,考个好学校将来能有个好出路没有错。当我静下心来学法时,我明白了,我这是用常人的想法,想去左右别人的命运,而且我内心深处有让孩子考上好学校的执著,同时还有孩子如果考上好学校,我也有面子的想法,这不都是常人的追求吗?!我是炼功人,怎么能执著这些呢?同时我又在周刊上看到关于怎样放下对孩子学习执著的文章,深受启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后,我真的轻松了很多,我想我都已经修炼大法了,怎么还能执著这些呢?!我的事情都是由师父安排的,连我的孩子的事情都会由师父来管的,我还担心什么?!想到这儿,我把对孩子的执著完全放下了之后,他也听话了,也不和我对着干了,最后还考上了他比较喜欢的学校和专业。

还有一次考验是在两个多月前,一次无意间发现我右侧乳房有一个鹌鹑蛋那么大的一个疙瘩,摸上去还有些疼,当时我就想这又是假的,是来考验我对大法的坚信程度的,我是大法修炼者,还怕什么,谁都不能动了我坚修大法的心。这样想后,我再也不去理它了。一个星期再摸那个疙瘩已经不翼而飞了,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我当时把它当回事,像常人一样对待,认为是瘤去医院检查,那可能就真的是瘤了,还可能是一个大麻烦呢!所以遇到问题时就看你把自己摆到什么位置上。从以上的事情说明,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只要能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修炼的人,能坚定的信师信法,就能过好每一关每一难,就象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要的就是我们这颗坚定的信师信法的心,一切都是师父为我们做的。所以遇到困难和问题时,能不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能不能用法去衡量,能不能坚定的信师信法就非常关键,也是我们能不能跟随师父返本归真的根本保证。

修炼八年多来,还有很多的关和难,我只是举出几例来与同修交流,而且还有很多的关没有过好。在这八年多的修炼中我尽量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处处以法为师,用“真、善、忍”的标准去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要把做好“三件事”放在第一位。在目前的传“九评”,劝“三退”中,和做的好的同修相比,我做的还很不够,愧对师父的苦度,这也说明与我学法不够有关。因此,我会加强学法,努力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放下一切为私为我的人心,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赋予我们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

以上是我修炼的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