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在修炼中,我们每遇到一些事时,怎样才能做到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否定迫害?

前一段时间,我们都知道恶党要召开十七大了,他们会对以前所掌握抓捕过的大法弟子進行监视、跟踪,那些曾被抓捕过的大法弟子的处境这时好象又变得困难了。其实这些都是表面,是因大法弟子的怕心不放,以及邪恶内心的恐惧才采取的这些行动来迫害大法弟子。

师父讲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如果我们平时认真学法、炼功、做三件事时是修炼人的心态,每遇到一件事都能按修炼人自己所修到的层次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而没有害怕、畏惧,也就是当我们做的很正的时候,恶人这时的迫害也就不存在了。

在看明慧时,记的有这样的例子:一个女大法弟子被抓后正念走脱,她回来后认真找自己被抓的真正原因,同时做好三件事,认真学法,调整每次讲真相及做其它证实法事时的心态,心里没有怕的念头,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正面直视邪恶。而每到所谓的敏感日,那些不精進的、修得不稳的不是被叫去、抓去,就是被监视限制了行动。也许他们出于为同修考虑,而不再与同修相见、联系,也许是怕心,总是在家里呆着,三件事也放下不敢做了。同修啊,你想一想,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不就是承认了迫害了吗?邪恶这样做的目地不是已经达到了吗!在行动上我们不就是起到了配合邪恶的作用了吗?而那位女同修呢,她不管你是否是敏感日,就跟没有这回事一样似的,就是做自己该做的事,不承认这一切,只是与同修联系时加倍注意安全,不给同修带来麻烦。结果邪恶好象把她忘了,她再也没有被骚扰过,就跟没有发生过她被抓捕的事一样。

其实她的做法是真正否定了旧势力、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才有的结果。

在修炼中我们当然会有很多执著心还没有修掉,但我们会在法理的指导下向内找,将它修掉,而邪恶因我们还没有修去的执著心而对我们進行迫害,师父是不承认的。再说我们修炼做好人,我们却害怕,而迫害好人的恶人们却气势汹汹,这样对吗?他们作恶应该怕好人、怕我们才对,为什么我们有些人却要害怕呢?其实是变异了的人的观念。

我们许多人嘴上都说彻底否定旧势力,否定迫害,可人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观念,却让你做不到真正从心里否定迫害,因为你走了旧势力给你安排的一切。特别是,在恶党的暴力统治下,恶党文化的奴役下,今天哪有人敢反对恶党政府,反恶官恶警的,百姓有了委屈除了告知上方,还能做什么呢?特别是遇到恶官,许多人只好忍气吞声,打落牙齿往肚里咽,所以没有人说真话,坚持真理,从而就形成了一种变异观念——惧怕邪恶。那么我们有的修炼人一听到警车响,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心里就怕,那这一怕不就是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了吗?而这种怕的根源就是认为恶党太恶,它是政府,你是百姓,是被它管的百姓,而没有想到你是修炼人,真理正义在你这边。“怕政府”这种人骨子里形成的东西,在人的潜意识里隐藏的很深让人认识不到,这也就是邪恶敢迫害有怕心的学员的原因。

所以我们修炼之人,应时时向内找,我们还有多少人心没去,如怕心,被迫害后不想再被迫害而生出的求安逸心,觉的正法快结束了,只等结束的求圆满心,不精進放纵自己的懒惰之心,长期做三件事时间长而生出的做事心等。而找自己执著心产生时,不能只找表面呈现出来的各种执著心,而要从根本找,找这样执著心产生的原因,从根上将它去掉,这样才能真的消去它,不再被它困扰。

我们都知道正法快要结束了,而越到最后,我们越不能松懈,这时的邪恶已清楚的知道等待它们的是毁灭,它们已失去理智,更加疯狂,我们唯有抓紧学法、炼功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修去自己的一切执著,才能真正从根本上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一点粗浅的认识,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