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走好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当时浑身是病,就是为了治病進入大法中来,通过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发生了奇迹般变化,真的尝到了没病一身轻的滋味,整天笑脸见人,家人看到了我在大法中奇迹般的变化都说大法好。通过我的身体变化和心性的提高,也使我周围的很多人也走入到大法中来了。在那个时候大街小巷也都能看到“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横幅,人心向善,社会也安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恶党在全国开始打压法轮功,使得一些刚得法的人迷失了方向,我也开始犹豫起来,有时精進,有时放松自己,因为在当时某种原因我周围的环境换了,人生地不熟。我心里很着急,心想师父啊,让大法弟子和我见面吧!我需要和同修们沟通,我离不开大法,也离不开这个整体。就在这时遇到一位大法弟子向我洪法,我和她就这样认识了,她对大法对师父的坚定信心对我促進很大同时也增加我的正念,怕心不知什么时候也没了,我很快走入到正法洪流中来,在她带动下我们很快组成了个学法小组,有好几位同修也加入進来,当时我的身心整天都在法上,心态祥和,满脸笑容,走路一身轻。在一次讲真相中让一位干部得了法。

有一天晚上五点多钟的时候我的头胀胀的,眼睛也很不舒服。于是我就下楼去走一走。当我走到楼下自然仰脸望天时,只见从天边飘来几朵白云,悠悠的从南向东飘去。当白云从远而近时,我看到白云上坐着一尊佛,头发卷卷的,打着坐,手结着印,有两至三米多高,这时我高兴的双手合十,但我又忽然想不能这样,只有师尊我才能这样礼拜,就在这时看到白云的侧面出现“真、善、忍”三个字,字是上下写的有一米多高闪闪发光,我当时激动的热泪盈眶,双手合十,喊师父啊!师父!泪水在脸上不停的流着,几乎都忘记周围有没有人了,直到看不见了才回过神来,好在周围没有人。我回到家里,有位同修问我在看什么,我就把刚才看到的景象跟她们说了,当时我又说只要按照“真、善、忍”真修的一定都是好事。这时脑中一下想起师尊一段法来:“你的功能也好,你的开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转法轮》),心想谢谢师尊,这是师尊在鼓励我啊,我要更加精進。

随着生活需要我又换了住的地方,这里的亲戚多来往也就不断了,时间一长我的心被人情所带动开始松懈起来,这时就被邪恶钻了空子,一炼功就困,我心里着急可不知是什么原因,也不知向内找。一天晚上炼完了静功,心想我今天一定要把动功炼完。可不知怎么了动功刚炼一半眼睛就睁不开了,就在客厅里睡着了,这时耳边就听到下大雨声音(当时外面没有下雨),我睡的很沉。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在睡着的肉身旁边出现一个和我长的一样的我,跪在我肉身旁边在给睡着的那个我磕头,一连磕了三个头,意思是快起来炼功吧!可我就是睁不开眼,于是那个我就上厨房拿一个碗,又在碗里接了半碗水,然后跪在我身边用手指头从碗里沾上一点水,往我眼上一点一点的,这时我一下子就醒了。可我当时没有马上就去接着炼功,后来师尊又一次一次的点悟我还是不醒悟,直到有一天在乳腺上长了个肿块,越长越大而且还很痛。家人知道后送我去医院检查,告知是乳腺癌,医生说赶快手术,否则有生命危险。当时我没有悟到这是邪恶的干扰,心想这是业力我要承受,直到后来又一次送進医院时,我躺在病床上心想我是炼功人吗?炼功人怎么混于同常人?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正念一出什么病也没了,而且还来了例假(四年没有来)。这使我更加坚信大法,我就开始背法抄书,看着看着悟到自己的一切不正确状态都是因为自己对法对师不坚定,学法炼功不精進,被邪恶钻了空子。这时我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一切邪恶因素,让我主意识清醒起来,正念加强发挥大法弟子的威力,有法在有师在,只要师尊承认我,我就一修到底。是因为我不精進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所谓什么消业我不承认,全盘否认决不承受,我的身体很快恢复了正常,正念也加强了。

我想了很久才把自己这些经历写出来,目地是叫大家别象我这样,要走好修炼的每一步。让我们共同精進,互相促進,在最后正法时刻不负师尊期许,不负众生期盼,兑现我们当初的诺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