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讲真相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两年来我主要以打电话的形式向中国人讲真相,劝三退。我平时很注意阅读明慧网上有关打电话讲真相的文章,受到很多启发,我想也应该写些自己的体会。

我想讲真相内容应根据不同对像区别对待,如打制止迫害的电话时,我主要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天安门自焚真相、因果报应等。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很多参与迫害者在电话中静静的听,讲文革后期一些公安人员被拉到云南秘密处决,现在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不仅要受世间法律的制裁,还将受到天理的报应,例如郑州公安局的任长霞以及河北恶警何雪健遭报的例子,是能够震慑邪恶的。有两个甘肃的警察听完报应的例子后问,那你说说人是怎么来的?我回答人是神造的。两个人听了嘀咕嘀咕说,啊是神造的。似有所醒悟。

有一些什么公安局长、“六一零”头子,对这些人我先叫一声,××局长,我有事要申诉,你的部下绑架人、打人、抄家,这是违反宪法的。一般情况下他们听完后一声不吭放下电话,也是能够起到震慑作用。有些恶人表面上很凶,有一个内蒙的、“六一零”头头说:“我们执行这里的法律,你说这些我们不管。”我能感到他们内心的空虚与恐惧。

对于一般民众,我主要讲九评、劝三退。有些人因为对恶党的恐惧,不敢说话,但是能看到他们一直在听。有一个人听我讲九评,却不说话,当我念到“所以,中国农民才会如此贫穷辛苦,因为他们不但要负担传统的国家官员,还要负担和行政官员同样人数甚至更多的附体官员。所以,中国的工人才会如此大规模下岗,因为那些无所不在的吸血管道,多年来就一直在吸取企业的资金。所以,中国知识份子才会发现自由是如此的困难,因为除了主管的行政机构外,还有那个无所不在却又无所事事而专门监视着他们的影子。”他那边哽咽起来,快哭出声了,直到他挂断也没说什么。我知道很多中国人在恶党的淫威下的无奈与恐惧。

我想不要执著于打电话的次数与劝退的人数,我有时间就尽量多打,几乎每天都能打,少时打三个四个,多时能打五十个。电话接通的比例越来越大,我想是正法形势带来的变化吧。有的电话能讲到一小时,也有听几句就挂断的,所以我尽心去做,不执著于打了多少电话。近来我参与了打回拨电话,三退的人比过去多一些,但有时好几天也没有一个要退的,我不应执著于我劝退的人数,劝退是大法弟子们共同努力的事,有些人我说了几句就退了,那是前边的人讲真相的基础上才达到的,我在这里讲真相,他可能在其它的机会三退。

打电话讲真相是便捷、有效的讲真相方式,让我们共同努力,各尽所能采用各种方法,尽快解体邪恶、结束迫害吧。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