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真善忍国际美展的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得法已经满七年了,回首过去修炼之路,虽然曾经参与了多项证实法的工作、活动,甚至到国外讲真相,但实际上在修炼的路上并没有给我留下深刻的认识与体会。直到这次有幸参与办理本地区真善忍国际美术巡回展览后,才真正的体会到修炼是什么。下面汇报我在美展过程中的一些心得:

缘起

今年初在神韵来台的售票及向高层讲中共活摘器官真相、征求地方民意代表联署谴责中共暴行的过程中,意识到我们周围的众生对中共恶党的认识并不清楚,仍然停留在相信媒体的不实报导中。觉的在我周边这些不明真相、被蒙蔽的众生,他们也应该被救度,我有责任,也是我的使命。这引发了我想办美展的念头,利用艺术这种形式讲真相,应有其特殊的内涵与意义在。

虽然有这个想法,但和几位同修交流后,提及场地、海报设计、广播车及贵宾的邀请等等,好象有数不完的工作要做,让我觉的困难重重,因而延宕下来。直到今年八月份看到三峡区的美展海报,又触动了我尘封的心,和主办同修交流后,给了我许多鼓励和意见,在这同时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经文中说:「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让我悟到了救度众生的急迫性,去掉人心,赶快行动。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选定展览地点后,就约了一位同修去洽租场地,没想到承办人认为法轮功是宗教并不同意租借。于是我们向她说明,真善忍国际美术巡回展已在四十多个国家二百多个城市展出,同时展示世界各国展出的回响及政要支持的报导,并说我们好不容易争取到在本地区展出,是市民的福气。我们一人说另一人在旁发正念,最后承办人终于答应我们先登记日期再补送申请函,事情就这么给定下来了。

在邀请贵宾时,我们希望市长能主持开幕典礼及揭画。回想起今年神韵来台,这位市长原答应去看表演,可当天却临时有事没能去成,很替他惋惜。发出这念后,没想到巧妙安排让我们见到了市长并当面邀请他,但他说当天有行程不能参加,我们不放弃,请他秘书再查查,并不停的发正念,结果秘书说画展开幕当天早上有空档,我真替他高兴。

市长的机要秘书曾上过九天班,可是没有走入修炼,但师父不落下一个众生,给其机会。自送美展企画案开始,他一直在他能力范围内提供许多协助,如场地的安排、免费刊登广告等,让此画展顺利進行。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无论大家做什么,目地都为了世人。看上去是在求得帮助,实质是在救他们。」

考验和干扰

修炼之路不是一帆风顺的,在办理美展过程中也存在着不顺利及被干扰的情况。

美展筹备时间短促,许多事情都挤在一起,这期间邪恶干扰也很大。如办公室电脑资料无故被删除,推延不掉的出差;美展的前二、三天,家里的电脑及印表机亦出状况,受邀贵宾座位卡、开幕式的节目表无法列印,但开幕第二天印表机又好了。

离布置会场还有三天,我的先生突然出现严重的消业状态,体重骤降五公斤,原本要他分摊的很多事情都耽搁了。开始我还帮他发正念,没见改善,这时心里开始有点怨气,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儿出现这种状态。念头一出马上发现不对,赶快归正,他已在难中,我这一念不是更加重了他的魔难吗?我怎么可以这么不慈悲,我是不能承认这一切安排的,还有这么多事等着我去做,旧势力别想拖我下水,我要把心放下、把情放下,不承认邪恶在表面空间安排的这一切,我该做什么还是要去做。后来先生在画展开幕典礼的当天就走出来了。

一连串的干扰,我向内找,是本身没做好、有漏,因为太急于把工作做完,在该发正念时没发,空间场没清理,忙,又忽视了学法,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没做好才给邪恶钻了空子,我后来又找到了是要去我对先生的依赖心。

导览的重要性

为了使美展达到更大面积的讲清真相、救人的目地,我悟到导览是非常关键性的一环。在我的观念中,认为我不懂美术,万一参观画展者问到专业问题怎么办,但在过程中才发现,几乎没人和你谈画,众生是来听真相的,我们看画说故事,告诉人们修炼法轮功的美好、江氏集团残酷无理的迫害、大法弟子大慈大悲坚忍不屈的精神,在解说中把真相带到,清除了众生脑袋中不好的思想,尽量让每位進来的有缘人明明白白的离开,有时参观的人潮实在太多,导览人员顾不到时,就看到观众走進来绕了一圈走了,很惋惜。

下面举个我在导览过程中印象比较深刻的例子:

一天下午快关门时,来了二位女士,一高一矮,问她们需不需要导览,她们说要自己看,但我还是悄悄跟在旁,快到法轮功无辜受迫害主题时,我适时插進去说,每幅画的背后都有个真实的故事,指着锥刑说,中共是如何用这酷刑迫害修真善忍的学员,矮的默默在听,高的反应强烈说,「我常去大陆,没听说这些,那是以前的大陆,现在不会这样了。」我说不但有,而且还在发生着,这些画都不及真实的残酷迫害手段的万分之一,有些对女学员使用的下流手段是无法用绘画表现出来的,她还是不相信。

我就举文化大革命,中共摧毁中华文化又杀死很多同胞,她说那是个别的,日本人也杀死很多中国人,我说中共是杀自己的百姓,中共只重利益,如最近的纸箱包子、黑心食品等。中共是无神论者,它不仅对法轮功迫害,也打压其他宗教,她开始不说话了。当她看到《无家可归》的小女孩及《天使的审判》画作中天使惩治恶人等等,我说,您看哪,不论大法弟子遭受多么大的酷刑折磨,他们的脸上始终保持着祥和慈悲,无怨无恨。我耐心的一一说故事给她听,看到《摆位图》说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她说你们也讲这个呀?我说当然呀,善恶有报是天理!最后她说:「我知道了,经过你的说明,我明白了,谢谢你的解说,祝法轮功发扬光大。」

经过这次美展,才深刻体会到,我们千言万语讲不清的问题,甚至讲清了也引不起人们注意的问题,众生站在画作前两秒钟就解决了,这种全面的视觉信息传递,直接的打入了人的内心深处,唤醒了人们的善念良知,是暴露一切谎言欺骗的克星。

所以希望更多地区都能尽量找场地办美展,让真善忍国际美展遍地开花。

去掉根本执著,生命得到真正升华

画展在整体同修正念对待及师父加持下圆满成功,但是参与其中就象经历了一场风风雨雨的修炼过程,也暴露了自己许多心,心性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画展只剩下最后一个假日,我对看美展人潮有期盼,但到展场一看,这里正有一个佛教团体在开大会,他们人员散布整个一楼,完全掩盖了美展讯息,也不见同修发简介,上二楼展场也只见二位同修,一位在吃东西。我急躁的心起来了,心想,这些宗教团体简直就在干扰嘛,这不阻碍众生得救吗。在第二天比较大型的学法组上,就把这事拿出来交流,没想到好几位同修热烈回应,同修指出,看到没人发简介我不该动心,每位同修都很认真值班,不该指责埋怨,中午也要吃饭啊,其他法门也该救度等等,师父借同修的口一一点出了我的不足,字字敲在我的心上。

学法组结束,回到家拿起桌上的大法书一翻开,就看到「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这段话有如当头棒喝,直接触及到自己心灵深处。

第二天,在浏览明慧网时,无意中点选了一篇大陆同修的文章,内容谈到证实自我、无条件向内找的问题,全是冲着我的心、针对我的执著写的。慈悲的师父连续二次点化于我,是心急,要我赶快悟上来呀。

回想画展筹办期间在各方面问题看法上我就与一位同修出现了不同的意见,我一直坚持己见而不自觉,直到有一次同修回我一句话:「你什么事心里都有底了还问我干什么?」从此以后问他什么他都回答:「没意见,你自己决定就好」。那时因为忙,没意识到自己的执著,还觉的自己有本事、能力强,只想把工作做好,忘了是修炼。

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师父说:「其实你们知道吗,那些大觉者呀,他们在天上有很多事情也是要互相协调、商量的。」又说「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这不正是在说我吗?我太执著于常人的得失,非得要怎么样,不听同修的意见,自以为是。

终于挖到自己的根了,原来从小到大即被后天形成为私为我的观念制约着,对同修不善不慈悲,老爱指责别人而不看自己,向内找也只是表面。法在修,书在看,但遇到问题不实修自己,各种执著就是紧抓不放。找到执著后,整个人仿如脱胎换骨,有种重生后的喜悦。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