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信了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二零零五年十月末至十一月初,逐渐感到自己精進的步伐懈怠了,停顿了。以前在半夜闹铃一响就起来了,而且很精神的发正念,炼静功。但后来渐渐有一个念头在慢慢增强,要我注意休息增加睡眠。随着这一想法的加强,半夜里我只起来发发正念就接着睡,有时甚至起不来,即使发正念也是敷衍了事,走过场。

再后来的日子,在半梦半醒之间常看到挺可怕的景象,渐渐一天比一天糊涂,学法效率低,甚至有一次心里突然冒出一句佛号来。而且我最近发现我接触的一些常人很多都信别的去了。面对这种形式我反应迟钝甚至麻木。

十一月五日,晚饭后,将近六点,孩子突然主动提出要和我发正念,发完正念后孩子说:“看到许多大法弟子,把一个大魔绳捆索绑的围在中间,然后他和那些大法弟子一齐发正念,强大的功排山倒海般从宇宙中灌下,把魔炸的粉碎。碎片向四周飞散,然后又说他就通过一个个象灯笼似的一个一个圆往上升,再后来看到自己旁边及身下全是一朵一朵的白云。”他问我怎么回事。我说:说明你提高了。他听后转身想去玩,我随即叫住他,让他帮我发正念,他说:“你不挺好的吗?”我说:今天感觉头顶总有凉凉的物质我很难驱散它。

很快孩子发完正念,然后非常非常严肃的问我:“你真信了吗?”我非常震惊,不敢轻易回答这个问题,也真正的从内心里开始搜索答案,寻找答案,最后我的回答竟是“没有真信。”孩子说:你世界的众生都信别的去了,也招来各种邪的东西,有乌鸦等各种怪兽,正在说你世界的众生呢,他们过得可苦了,面临很大危险。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后,他们都高兴的出来了,都高喊着“法轮大法好”,并且让我经常去看看他们。

我听了可惭愧了,自己不知不觉滑到如此危险边缘,不警醒,给众生带来这么大的伤害,他们对我得寄予多大的希望啊,我真正的为他们做了什么?再联系最近所接触的人,劝三退时的效果许多人嘴上挂着的都是现在所谓的佛法(佛教),我的话很难打到他们心里去,很难说服他们,有时说说觉的自己都没有底气了。

我现在才找到原因所在,是我体系范围之间的变异。因自己思想不纯净,主意识不清醒,加强放大了这种变异,也就是没有看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从而是影响了众生的被救度。甚至被淘汰,痛心之余,我开始大量学法。《明慧周刊》中的一篇文章《当自己的家》这篇文章让我受益非浅,可以及时的分清一思一念在不在法上,是不是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