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住自己的一思一念 不让旧势力钻思想空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六日】很小的时候,听祖母解梦,说梦到房子大不吉利,家里要死人。“文革”时期,母亲受恶党长期迫害,身心备受摧残,结果得了癌症。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座古庙倒了,没有几天母亲死了。祖母的解梦给我心里打上了很深的烙印。

在我正法修炼的关键时刻,我那二十一岁的很英俊、很帅气的儿子突然得了胃癌,检查出来以后三个月零三天就离世了。在儿子死的前几晚上,我又梦到倒房子;怎么祖母的解梦是这么灵验?

儿子的离世,剜心剔骨。我努力学法,背法,用大法破解我滴血的心结。慢慢的我走过了那一场大难。

一天晚上,我又做了个梦,梦见我和丈夫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古庙里,这庙精工雕刻,连门窗都是精美的艺术品。可是这庙年久失修,很快要倒了,房梁掉下来碰到我丈夫肩上,我们很快被埋在废墟里。醒来后心里胆胆突突“难道这次是我丈夫……”

我们村修大法的人很少,大法刚传到这角落,邪恶迫害就开始了。恶党几年来的造谣宣传,使常人受毒害很深,有些常人收到真相资料看都不看就毁了。讲真相很困难,现在都没打开局面。我是邪恶认为的“顽固”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了两次,靠师父的慈悲呵护,靠我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没有给邪恶留下任何文字上的把柄。相反,派出所和镇政府看了我的修炼心得体会后,明白了真相,认为我的思维很正常,他们迫于无奈,给了我个治安拘留,关了十五天放人,没叫我写什么东西,以后没再来骚扰我。

可是儿子离世后给我造成很大的压力,常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作为常人,他们也病死了不少的人,可是他们却不说什么,可是我修大法人的家里出这事,常人的邪恶说道可多了。如果家里常人再有什么事,那我可真承受不住,要被压垮,埋在废墟中了。

发正念时心里也不稳,老出现那凶梦。自己也觉得很不对劲,怎么修来修去自己修得这么脆弱,被一个梦干扰成了惊弓之鸟。再挖根源,这些念头从哪里来的?是从师父法中来的吗?不是,师父从来就没有这样讲过,是从常人的什么解梦邪说中来的。那不是旧宇宙中派生出来的吗?我修的是师父给我的大法,怎么去加持常人中的解梦邪说呢!修炼人的一思一念不同于常人,在另外空间想破坏大法的邪恶生命可看着的,它可能就会钻你思想的空子,搞坏事。

我也看了吕洞宾修炼的故事:说吕洞宾的师父考验他,让他家人都死了,吕洞宾不为其动心,准备厚葬家人后继续修炼,结果他的家人又活过来了。在儿子病重期间,我也有意无意的受其影响,认为是师父考验我,接着还生出一些不好的念头,有时还生出一种无奈的心。现在想来可真够危险,吕洞宾也是旧时修炼人。他的修道意志可佳,但我却去加持那魔难的本身。师父早就讲过,我们和过去的修炼方法都不一样。可我却掺杂進去不少旧宇宙中派生出来的东西。

再发正念时,我生出一念:“旧势力给我听清楚了,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只走我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旧宇宙中派生出的东西我一律不承认。我还负有救度世人的重任,我家常人在我师父法正人间时自有大法衡量,这对谁都公平,现在谁也别想动他们,谁动谁的罪,谁动解体谁。”此念一出,顿觉全身轻松象挣脱了罗网,心里充满了对师对法的坚定和正信。

对于儿子的离世,我不知道其深层的因果关系。不管怎样,他本人没有做破坏大法的事,也三退了(退队),原来他不相信大法,但看母亲修炼后身心健康,他也不反对。在他将要离开之际,伸出骨瘦如柴的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诚心诚意的说:“妈妈,把你的功传点给我嘛,把你的书读给我听嘛。”我很快拿来《转法轮》从第一页读到第九页,儿子似乎平静了些说:“妈,你休息吧,我也休息了。”几个小时后儿子离世了。

母子缘份已尽,我唯一欣慰的是儿子在最后时刻动了善念,要听大法,我请求师父庇护他的元神,愿他的微观生命更美好。这里还带着人的情,人的心,但是,我会修炼,我会紧跟师父,勇猛精進直至圆满,善解我在转世轮回中结下的冤与怨,福报于曾经被我伤害过的生命。

个人体悟,敬请同修们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