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庄稼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我是庄稼人,一天书没念,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学了大法后,有文化的念给我听。这样不到一年的工夫我就能通读《转法轮》了。全身的病也全没了,走路一身轻。通过学法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伟大慈悲的师父给的。

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这么好的功法硬是不让炼。到处抓人、翻书,真是暗无天日。在那黑暗的日子里,我坐在院子里,对着星星叹气:我宁愿人被抓去,书也不能翻去。接着我把所有的大法书、讲法带、炼功带全部藏好。但是二十多天也没人找我。倒是有几个原来的同修来找我交书。我都拒绝了他们。这样找我交书的就有三五次,因为我不动心,后来就算了。这样我所有的大法书完整的保护了下来。

从那以后,我就在家学法、炼功,听师父讲法。后来其他学员慢慢的来我家学法、炼功。我也有时出去散资料、讲真相,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开始老伴由于怕心反对我炼功和出去做资料,后来通过我和他讲真相,同时看到我的真实变化,慢慢的也就不反对了,儿子、儿媳也暗暗的保护我。

可是到了二零零二年底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于全县的大法弟子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就是我县的原两个站长被恶警洗脑后全部转化了。转化以后配合六一零、县公安局给全县的大法弟子开“转化会”。在会上,一犹大说师父在某某银行存了多少钱。我理直气壮的说:师父绝不会这么做,你没有亲眼看见,不要随便这么说,你不能侮辱我们师父。会快结束的时候,让人们写转化书,不少人写了,认为站长转了咱也转吧。他们是学人没学法。我没有写,一犹大看见了,问我:你为什么不写?我说:不会。她说:你找个人给你写。我说:找不着。最后又统计谁家还有书第二天交上。当六一零头目问到我时,我说:俺没有书。这时一犹大说:你不是有一本《转法轮》吗?我反驳了他。他们被我的强有力的声音压倒了,再没有说什么。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坚决不转化,坚决保护好大法书。

回到家后不多几天就听说两个犹大又下户做洗脑。我心想:我可不叫他们来。心里想着,一抬头他们已经来了。我和老伴说:你赶快把她们轰出去。老伴三步两叉的迎到门口,大声说:滚,滚出去。这样把她们轰了出去,以后再也没来。后来我去给别人当保姆,犹大们还不死心,去人家找我,还送我佛教的书,我不要,我就看《转法轮》,他们也死心了,灰溜溜的走了。

我相信那些犹大会意识到自己的罪过,返回大法修炼,加倍弥补。

通过修炼,我身上还出现了很多神奇的事情,在此我仅举几例。

那是在我炼功不久,我去医院看一个病人,不慎三轮车翻在公路上,我狠狠的摔在地上。可是那也没有伤着,连皮也没有破。

一次我骑脚蹬三轮和嫂子一块走娘家,一路上我和嫂子讲真相,讲着讲着,我思想走神了,遇到一个崖子,连人带车摔了下去。就在这时一辆大汽车咯噔一下停在我面前,司机吓的出了一身冷汗,下车后一个劲的叫大姨,问这问那。我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没事,没事。

还有一次我在家看师父的讲法,突然村干部领着一个警察闯进屋里。我马上镇静的让他们坐下。他们说看看有没有枪支和鞭炮。我挥挥没有拿书的手:这么两间屋你查吧。他们一看不象有这些东西,就拿出一张纸让签字。我说:俺没有文化,不会写。村干部说:她没有文化,她不会写。这样警察问问老伴的姓名自己写上了。整个过程师父的书根本没有离开我的手,他们根本没有看到。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