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再疯狂也阻挡不了我救度众生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我看明慧特刊深受感动。前天师父在梦中点化我:该写论文了。我悟到是不是自己也修炼十多年了,也应该总结一下,也是提高心性的机会,同时也是促使自己勇猛精進的过程。

我是九五年得大法的,修炼前有糖尿病、胃病、关节炎等多种疾病。修炼后是恩师给我把所有的病都根除了,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师父说:“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我深深的感到大法的威力、神奇。我无法报答师父的恩情。

一、疯狂的迫害

正当大法洪传之势蓬勃发展,社会道德回升,人心向善的时候,江魔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大造假舆论宣传,整日狂轰滥炸,从机关到工厂,停工停产看恶党制造的假宣传,用“杀人圆满,自焚升天”迷惑百姓,毒害百姓,欺骗百姓。

我一看到电视上对师父的造谣、诬陷,心都碎了,止不住泪流满面,饭吃不下,觉睡不宁,决心去北京上访,为师父说句公道话,还大法与师父清白。

听说信访都军管了。我就做好条幅,一直奔天安门广场,到金水桥打条幅,并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喊声震撼着时空,震撼着宇宙,震撼着邪恶,震撼着众生,就在那一瞬间,我好象進入了另外空间,顿感全身舒服,美妙无比。这时一个穿便衣的恶警向我跑来,夺过横幅,把我推到车上,这些邪恶的暴行怕被众生看到,就拉上了窗帘,在车上对我拳打脚踢,打个不停。我大喊“打人啦”,恶警才住手。

然后我被带到广场派出所,那里边关押了好多大法弟子。到七点多警察把大法弟子分别关押。我和几个同修被关押到大栅栏派出所,恶警非法审讯、搜身、照相,三天三夜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站直、直立、不让靠墙,進行了惨无人道的变相折磨与体罚,最不能容忍的是它们还骂师父、骂大法、撕大法书,我们制止它们,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真是邪恶的流氓集团。

最后照像,让驻京办事处认领回去,关進当地看守所。我在看守所继续绝食,不穿号服,不给它们干活,不配合它们一切,我没干犯法的事,我不应该在这,开始炼功,一个恶警姓刘,说:“你还敢在这炼功,我非把你捆到铁栏杆上,让你尝尝电棍的滋味,看你年纪大,不然先打你两嘴巴子。”我说:“在北京都没怕,难道还怕你吗?我炼功没犯法。”

到第九天,我突然胃疼的厉害,恶警叫家人送医院,我坚决不输液,拔了针头就往家跑。到家后派出所三天两天骚扰我,让街道盯着我,怕我又去北京。邪党两会期间,它们突然闯入家中,让我收拾行李跟它们走,理由是会议结束再放回来。这样连拉带拽把我弄到车上,关押十八天。

在看守所三進三出,它们又制造材料,说我上北京三次,又发真相材料,又给外地送材料,顽固不化。上边批准三年劳教。我心里说:我是大法弟子,我师父说了才算呢。我深感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梦中点化“周旋”。在拉我去劳教所的路上,我也没晕车(平时晕车),可那两个恶警一个犯心脏病,一个重感冒,半路停车吃药,真是迫害好人遭到报应。

到了劳教所,一检查身体,不合格,不收。恶警不甘心,给局长打电话,正好局长的爹死了没在家,它们只好让我回家了。我想这是师父在呵护着弟子,看护着弟子,精心的安排着一切。

单位找到家说:上边批评,影响他们厂子奖金,还挨批了。还罚了三千元钱,单位要对我“双开”,并说地委副书记在大会上点我的名字,上北京公安部都挂号了,并扬言说,把儿子清出公安,还关了儿子两天两夜禁闭,外甥当兵也受到牵连,母亲被它们吓的住了医院。当时来自于社会、家庭、亲朋好友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好象天塌一样。即使这样,也未能动摇我信师信法,坚定修炼的这颗心。当时就抱有一念,就是死也得坚定的跟着师父修炼到底。

二、证实法,救度众生

邪党开始在电视上疯狂造谣,为了让众生明白法轮功是什么,我就找同修写成短稿子,复印之后,往电线杆上贴,用油彩笔在电线杆、楼道上写,每次带五、六百份材料,由市里发到农村。有时转向,找不到回家的路,有一次回家竟夜里两点多,家里人认为我又被抓了呢。

公安家属小区、县政府等恶党直属地他们受毒害比较深,真相看的很少,为了让他们明白,几年来我不间断的去发真相。拿篮子买些菜带着,因为年岁大、门卫对我也不太注意,一次我到公安局小区刚发完一栋楼出来,有人就在阳台上喊:“抓住她!”我一抬头看是对我喊,随身骑车就走,过来一个男的抓住我的衣服,我猛劲甩他的手,他喊门卫:抓住她!只见门卫猛力扑过来,抓住我的手,我用力甩了几甩,心想你不配抓我,我没干坏事,我得走,门卫愣住了松开手,我顺势出了大门。回到家一看,手腕都青了,心想多亏师父保护。

还有一次,当地四、五个大法弟子被抓,为了揭露邪恶,我到恶人所住小区贴材料。贴完刚出来,在门口电线杆上再贴一张,刚贴好,这时一辆警车站在我身边说:“你贴什么呢?”我说:“你看看吧。”我马上骑车边走边发正念:不许你追我。只听它在后面只喊“站住”,也没来追我。

象这样有惊无险的事挺多,当时也没有怕心,只有正念正行,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弟子。

虽然网上也交流了很多发放真相资料的安全措施,我没有这个概念,因为我的时间很紧,这几年母亲、孙子、孙女都在我这里,有点时间赶快出去做,几次白天在公共场合贴真相,被常人看见后大声嚷嚷时,我都是变被动为主动追着他讲真相。结果都是一个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现在很多有缘人还没有三退,抓紧时间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我还有很多执著心没修去,比其他同修差距很大,今后多背法、多学法,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初次写心得体会,文化低难免有不对的地方,请多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