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在我身边呵护着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我是一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于九七年下半年得法。

刚得法时特别爱看大法书,拿起书来就想一口气看完;看讲法录像,看到师父就觉的特别亲切,眼泪不知不觉的往下流。那时对大法认识不高,但心里却想,我一定要学。从得法到现在,跟着师父的正法進程摔摔打打走到今天。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零零四年四月和二零零六年七月三次因为同修出卖被邪恶的“六一零”绑架進洗脑班進行迫害。后来我被关在精神病院,一个月前在师父的呵护下从精神病院逃了出来,至今流离失所。

回想几年来的修炼历程,自己虽然不是太精進,悟性也差,但认识到自己的使命是助师世间行,是救度众生,所以“七二零”大法受迫害后,自己虽然没有象别的功友那样進京上访,但在当地也做了一些讲真相的工作,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真相。

熟人、能谈得来的我就面对面的讲,有些不能面谈的就以邮信的方式寄真相资料给他们看或送到家门口。有一段时间资料紧缺,我就自己想办法。功友给了我一盘“法轮大法电台节目”磁带,我听后觉的挺好,就买了一些空白磁带录制,送给那些有缘人,心想,不管怎样,只要是人能听到、看到真相,就有得救的机会。一次和一位功友切磋,得知他那个地区很长时间与资料点失去了联系,师父讲法、洪法资料都接不到,怎么办呢?师父的法看不到怎么能行?我突然想到复印店,但邪恶迫害这么紧,他们能给复印吗?如果被邪恶发现怎么办?转念一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的是最神圣的事,怕什么?于是拿上师父讲法到了复印店。我告诉店老板我是学法轮功的,想复印大法资料,问他敢不敢印,他说:没事,我不怕。乘他印资料的功夫,我抓紧向他洪法,告诉他能为大法做事,大法会给他带来好运。当我把复印好的师父讲法送给同修的时候,心里特别高兴,我能尽我所能为大法、为同修做点事了。后来,洪法资料、真相光盘只要需要我就随时到复印店去做,需要多少做多少,虽然价格稍贵一点,但也节省时间,这样自己不象以前那样等、靠、要了,又给别的功友提供了资料,给资料点的同修减轻了负担。

《九评共产党》问世后,我们也大量的做劝“三退”的工作,让人们摆脱邪党的束缚,从而清醒的认识法轮功真相。我把天灭邪党的预言、《觉醒》等资料放在一起,装在信封里,寄给每个村的干部、单位领导、党员等,或把《九评》和洪法资料装在方便袋里送到人们的家门口,让他们明白真相及退出邪党的原因,为以后劝“三退”打下基础,有些熟人、亲朋好友就面对面讲,劝他们“三退”,使许多世人清醒了,退出了邪党组织。

以前我对发正念不重视,总以为不管用。一天晚上,家人打开电视,正播放诬蔑大法的节目,心想,决不能让这些东西毒害众生,就发正念铲除,一会儿停电了,半个多小时后才来电。还有一次,走在街上,听到大喇叭里播放恶党歌曲毒害众生,就发正念铲除,一会儿,喇叭就停了。通过这两件事,我认识到正念的威力。

二零零四年四月,由于功友邪悟后出卖了我,被邪恶非法抓到“六一零”迫害。这期间,师父每天晚上在梦中点化我,可我由于悟性差就是悟不透。一天我想:我虽然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但也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发出这一念后,奇迹出现了,一天早饭后,我突然胸闷、憋气、四肢抽搐,邪恶见后赶紧把我送到医院,症状好转后,又带回去,回去后又出现上述症状,邪恶怕出事,把我送回了家。

二零零六年七月,也是由于邪悟者出卖,我在单位上班,邪恶从班上给我戴上手铐非法抓到“六一零”進行迫害,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和《明慧周刊》和其它资料等。邪恶对我一阵毒打,把我打昏过去又送到医院抢救。醒来后又带我回去,我不断发正念,请师父加持,邪恶黑窝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接着又出现了上次出现的症状,抽了一上午,邪恶之人才叫单位来车把我接回去治疗。这又一次显示了正念的威力。在医院输完液体后我准备出走,就到了亲戚家,叫其到我家拿件衣服,结果被家人知道后把我又送了回去。当时起了人心,怕失去工作,怕这怕那,因邪恶扬言要劳教我,家人就把我骗到精神病院,说那样邪恶就不动你了,出来后你爱怎么炼就怎么炼,再也没人管了。结果進去后,才发现错了,这不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吗?在里面受尽非人的折磨,刚進去时,胳臂、腿捆绑在床上,脸上捂上一床厚被,不准出声,手又不能动,差点把我捂死,强迫注射精神病药物,不配合就捆绑起来强迫注射。自己脑子里虽然装着法,不断的发正念,但身体越来越消瘦,精神上处于崩溃的边缘。我要出院,大夫和家人不让,家人把脸一翻,说你死也的死在里头,并当我的面叫大夫给我加大药量,我一听,醒悟了,旧势力就是想千方百计的阻挠我学大法,不让我修成,想害死我,不行,我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没听您的话,救救我吧”。那天,紧锁的铁门突然开了,电梯也开了,我知道这是师父救我来了。我走進电梯,逃出了魔窟,流离失所至今。事后得知,大法弟子整体配合,一直在发正念营救我,我由衷的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想想这次,太危险了,真是后怕,差点毁了我。正像师父说的:“正法传,难上加难。万魔拦,险中有险。”(《洪吟》)这都是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事前,师父在梦中就点化我,我拿个蜂窝煤,这不是漏洞百出吗?自己就是不悟,没有及时找到自己的执著心去掉它。平时,自己还以为对名、利、情都看淡了,通过这次迫害,我才发现,名、利、情我一样都没放下。师父在梦中点化我应该往外走,但自己不悟,怕自己失去工作给家人生活带来影响,怕走后孩子没人照顾,影响孩子学习成绩,怕常人说三道四,这不正是人心吗?师父说:“有的人讲:我多挣点钱,把家里安顿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另外,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什么麻烦都没有了,你还修炼什么?舒舒服服的在那炼功?哪有那种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转法轮》)我为什么就不按师父的法做呢?

回想二零零四年、二零零六年这两次被邪恶抓捕的状态,都是学法少、心态不稳、不重视发正念、得知功友被抓后心里怕功友出卖自己,有时甚至脑子里想如果邪恶再抓我,我一定做好,我一定怎么样、怎么样。这不是求吗?做大法的事起了干事心、自满心、显示心。关键时不是以法来衡量,而是动了人心,正象师父讲的,“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挖根》)

我虽然现在流离失所,一无所有,但我有师父在我身边呵护着我,我还求什么呢?通过这次被邪恶迫害,我找到了自己很多执著心,认识了修炼的严肃性。在最后的正法路程上,我一定要去掉它,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圆满跟师父回家。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