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在法上 堂堂正正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

一.被绑架,慈悲讲真相

我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被绑架,到八月二十三日,我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只剩一副骨架,被送回家中。在身体没有恢复正常的情况下,又于二零零三年八月份的一天早五点左右,被突然闯入我家中的七、八个恶人绑架,非法送我到给七区十二县办的洗脑班迫害,将我直接送進看守所。

我一直跟他们讲真相,喊“法轮大法好”。由于当时法理不清,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心里带着常人的理,有一念,我七天回来。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证实法,救度众生。我不配合他们,只是为他们着想,给他们讲真相。讲明白一拨又换一拨,我深感师尊大法的威力,用慈悲去救度世人。

在师尊的保护下,他们什么办法都没有,我心里想我一定能灭掉洗脑班和另外空间操纵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对表面人我真的慈悲救度,因为他们都明白真相了,表面的人对我什么办法都没有用,只是看到他自己折腾得筋疲力尽。

二.扎针的小护士逃走了

当我绝食七天时,表面看不行了,恶人就要给我打点滴。四、五个人按着我,这时来一个年轻女护士,恶人说他们是我的家属。我对女护士说:“他们骗你的,说是我的家属,根本就不是,我也没有病。是警察非法把我抓来的。因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江泽民利用你们对大法犯罪,告诉你们善恶必报是天理。现在天灾人祸你们都看的见,迫害大法天理不容,你们儿孙后代都得跟着你们遭殃。”

我对小护士说,“你这么年轻,咱们见面是缘份。我告诉你,我没有病,是他们把我迫害成这样的。你想我又不是精神病,病人哪有按着打针的,你今天给我打针是在迫害我。萨斯病来了你当大夫的也不好使,我真的为你好。”按着我的恶人说“打,要不打出现生命危险怎么办?”

我心里想你真要打,我让你打不進去,我让你脑袋疼。说着,护士一扬头,低头扎针。一扎,我手一动,它们都感到奇怪,人都这样了还能动。这时,护士扔下针就跑着说,“我可不扎了。”他们拽住说:“不行,不扎针咋整啊?”

这时,小护士没办法,拿起针时,她没有扎,只是想找机会跑。趁他们不备时,她“蹭”就跑了,边说“我可不扎了,百分之百头疼了。”

三.正念走出医院手术室

整个过程我就按师尊说的:“用慈悲去救度世人”(《理性》),都是心平气和对他们讲,他们说什么,我都不生气。知道他们是被江氏谎言骗的。这时他们都睡觉去了,时间是后半夜3点多钟。

这时,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弟子是继续留下来到灭洗脑班一切邪恶呢?还是现在走呢?如果我现在走,师父救我。我就这一想,由原来象一瘫泥似的我,浑身变得有劲了。当时就象做梦一样,太神奇了。我立即坐起来了,非常冷静的,我对睡着的他们本性那一面说,“你们睡吧。我走脱是在救你们,我跟我师父走了。”就这样我从肃静的手术室走到楼梯往下下,大约三楼,下到底一看是后门,没锁。我拉开横栓出门一关,回头一看是一面墙。心想,我师父能领我过去,感觉手往上扒三下,不知怎么上来的,看自己站在民房铁皮盖上了,从后坡跳下走脱。

四.被迫流离失所

我被迫流离失所,直到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二日。法轮大法日那天晚上,公安抓人,同修与亲人告诉我千万别出去了,公安六点抓人。我当时心里想,见着矛盾不能绕着走。这不是让我灭另外空间操控警察非法抓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的好机会吗?

接着我就发正念。五点半发到六点半。然后,我就静心背法,背到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背完这段法之后,我把早已准备的五条横幅带好。这时想起这五条横幅是法器,别提当时多么的威武。敏感抓人的面包车、轿车来回跑,从我身边过,我当时感觉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想怎么样选择地点,把他挂好。挂完后,坦坦然然回家。

回家坐那又发正念,学法。第二天,我就堂堂正正回了自己现住的这个家。当时悟到,我只有救人的份,他们没有理由抓我的份,他们是我要救度的众生,而不是抓我,让他们造业。我们是最正的,正一切不正,他们只有被我们改变。当时我明白这层法理时,不管我做多少证实法的事没有抓的概念。我想有被抓这一念都是对师对法不敬,一切生命一个是同化法,一个是被淘汰掉。

五.堂堂正正回到家中

回到家中时,当时我丈夫和孩子都不理解,说你不是顶着“烟”干吗?我说,你们不要害怕,我心里有底。我丈夫说你快走,这回抓住得判刑,言外之意是对我好,实质是邪恶因素利用家人迫害我,让我上旧势力的当,使家人得不到救度。我郑重的对我丈夫说,“你老伴做啥了?杀人了?放火了……犯罪了吗?”他说没有。那你老伴做的是最正的事,是他们犯法,是他们干扰咱们正常生活,你要害怕就躲躲。我心里非常有底,因为我明白了师父的法理。他们也是我要救度的众生。以前是被动,这次我知道我得占主动。我说以前咱家总是锁着门,他们来了我就跟他们讲真相(心性提高上来,觉的这都是默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第二天早八点多,警察真来了。在他们来之前,我悟到法理。当悟到后,已经把他们背后不好的因素化掉了。可是,当时恶人進来的一刹那,人这一面又反应出那些不好的观念和怕心来,这些想法正是旧势力压進的观念,阻碍救度他们的。我一下想到,这不是我,师父,我不要这个,说着他们就進屋了。

这时我的心态非常平静的说,“你们来了,我正好想找你们,上次你们因为啥把我抓去了,这次谁让你们来的,谁派你们来的,执行什么任务?你们叫什么名?”警察说:“啊,想找你唠唠。”“唠什么?”他们说,“这不是么,你炼法轮功。”我问他,“你们叫什么名?”他们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名,而是说“我姓张”、“我姓王。”我说,“你叫张啥?”他说,“我叫张宏伟(民警)。”另一个说“我叫王宏宇(指导员)。”他说,“你炼功别对你孩子有影响。”我说:“要说这个我就给你们说说。”我从得法前身体的状况和修炼之后身心的变化,讲到有了好的身体,才能抚养孩子上大学,为国家培养人才,父母是第一重要的,我一天不干活,孩子没有钱花。可是江泽民利用你们给我抓去了,又说我们不要家,不要孩子。法轮功对社会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你们好自为之吧,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吧。

这时,王宏宇说,“听你说的还有一番道理啊。”张宏伟说,“王宏宇快别跟她说了,快让她炼吧。再说给咱俩也说進去了。”他们就走了。

从这以后,他们见到我直躲,我主动找他们讲真相,直到现在我还在堂堂正正面对面讲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